里。

    亨利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将没有食物,没有水,也没有药物。每天晚上六点,伯爵会让人按时送来一份晚餐。这份晚餐只够一个人的。

    想得到它,就要凭自己的实力。”

    “同样的,想得到药物,你们就必须向伯爵奉献一样东西。这样东西是什麽,由伯爵提出。”

    “那麽,祝你们游戏愉快。”

    为了生而死(一)

    第四十三章:为了生而死(一)

    一只铁笼里住两个人,“笼友”是随机选择的。这一次,李昂没有太倒霉,和他住一起的,是无害的leo。

    而比较出人意料的是,雅刀和戴维住在了一起。这两人冤家路窄,味道德行一样臭,住在一个笼子里,不知道会不会把整座楼掀翻。

    小宙和alex则分别与其他人住著。

    小宙在选择笼友时,还出现了一个比较搞笑的小插曲,他那位笼友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一听见和小宙住一起,立马就晕了过去。醒来後,拼命挠墙,大喊:我不要和这个冰块住一起啊!放了我吧!放了我啊!我不要和他住一起啊!呜呜呜。

    小宙看著他:“继续。”

    大叔嘴巴一扁,泪眼朦胧:“呜呜呜。”

    小宙皱皱眉头:“不许哭。”

    大叔抽噎道:“可是老子就是很想哭啊!你让老子不哭老子就能不哭了嘛!老子就是很想哭!呜呜呜呜。”

    最後,大叔的哭声在小宙一个耳光中结束了,乖乖蹲墙角画圈圈了。

    leo笑著对李昂说:“总感觉那位大人物遇到对手了啊。”

    笼子里什麽都没有,只有一张简陋的床铺,和一个由布帘子遮住的抽水马桶。地也是最粗糙的水泥地,连双拖鞋都没有。

    要在这里生活两星期,没有浴室,没有食物和水资源,简直比坐牢还差劲。

    尽管大多数人都对这样的环境很不满,但碍於山庄的残酷,也只能默默忍受著。

    一切安排好後,亨利就离去了,四楼的走廊里只吊著盏小荧灯,光线昏暗。

    李昂刚流过产,身体极度虚弱,本应该好好调理才对,现在被拉到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笼子里只有一张小床,只能容纳下一个成年人。leo见李昂脸色不好,便好心的将床让给了他,怕他冷,还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

    李昂有些过意不去,问他晚上睡哪儿。

    leo笑著说,我随便找个地方对付一晚就行了。等你好点了,咱俩再轮流著吧。

    李昂不再拒绝。他实在太累了,必须靠睡眠来补充体力。睡前,对面传来雅刀的声音:“喂,那小子,把床让给我老婆!不然我一定会干掉你哦,一定会的哦!”说著,还很幼稚的扬扬拳头,示威。

    住在隔壁笼子里的alex立刻回应:“你试试看。”

    雅刀说:“在那之前,我一定会先把你干掉。”

    alex面无表情,还是那句话:“你试试看。”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隔著铁笼吵了起来。大半夜的,吵的人都不能入睡,不过也没人敢吭声,只有小宙笼子里的大叔可怜兮兮的小声问:“能不吵了吗?”

    “滚!”二人异口同声。

    大叔怕怕的又缩了回去,继续画圈圈。画了几个,抬头看看床上的小宙大人正在闭目养神,很舒服的样子,不禁更心酸。

    呜呜,老子也想睡床啊!可是……可是老子哪敢跟冰山抢床啊!

    李昂闭上眼前,朝对面看了一眼。戴维坐在黑暗中,闭著眼睛,眉头紧锁,十分难受的模样。

    半夜时,李昂醒过来一次,是leo在给他盖被子。他看看身上多出来的另一件外套,用眼神好奇的询问。leo指指对面,小声说:“戴维丢过来的。”

    李昂点点头,拽紧外套。

    “你再睡会儿吧。”

    “那你呢?要不要跟我挤一挤?”

    “不用了。”leo忙摆摆手,“你睡吧,我睡不著,有alex陪我聊天呢。”

    李昂朝左边看了看,alex果然靠在隔壁的笼子边坐著。leo一走过去,他就把手从笼子缝隙间伸过去,替他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别著凉了。”

    leo回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容。

    第一夜就这样过去了,还算平静。

    因为当晚大家都吃过晚饭,所以还不算饿。可是到了第二天中午,人们就开始感觉到危机了。

    肚子饿。

    没有食物,也没有水。肚子饿还可以对付,可是口渴就实在很难忍受了,尤其李昂,刚受过大伤,身体虚弱的一塌糊涂,半天没有水,喉咙都快冒烟了。

    为了节省体力,他尽量不开口说话。leo也很难受,他的肾很不好,口干的比常人还要快。更不能忍受。alex便把自己的手划破,让他喝自己的血。

    leo当然不肯喝,眼睛红了。alex却说:“你不喝,它也已经流了出来,别浪费。”

    “我不能。alex,我不能。”leo痛苦的掩著脸。

    alex摸摸他的头,把手指放到了他的唇边,“一点点血而已,没事的。我保证就这一次,快点,别让它白流了。”

    leo也只能含著眼泪吮吸了他的血。

    李昂在一旁看著,忽然就很想哭。

    没有食物,其他都很不淡定,尤其是雅刀,从早晨开始,他就焦虑的在笼子里走来走去,到了下午,更是跳起脚来了。

    他也很饿,但是他不是为了自己的饥饿而跳脚。他是为了李昂和他肚子里的孩子。

    他甚至不能像alex那样,哪怕离的近点儿,也可以用自己的血让他老婆和孩子暂时解解渴。

    “叫人过来!fuck!亨利,你这个婊子养的!你他吗给老子滚过来!”雅刀拍著笼子的门,大骂,“我老婆怀著孕!你他妈不能让他饿肚子!”

    “哦,fuck!fuck!fuck!!!!”

    根本没人理他,他只能不停的痛骂,像一头失控的狼。骂一会,就对著李昂喊道:“喂,老婆,你饿不饿?我知道你很难受,再忍一忍!忍一忍啊!”然後继续叫人,继续骂!

    李昂翻了个身,根本不去理他。

    其他人听见了,也只是偷偷取笑。

    到了下午六点,亨利终於过来了,端著一盘食物。

    人们唰的就站了起来,目光牢牢的锁在他手中的食物和水上。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