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

    他的世界观、人生观已经全部天翻地覆。

    旁白说:一直追逐的光明,到头来却是一道黑暗的深渊。黑暗消失前对追随者说:你看到的只是表象而已,其实我一直是黑暗的。

    那为什麽会产生是光明的错觉呢?

    因为黑暗原本也是光,只是被欲望熏染成了黑色。

    黑暗还说:这不是我的错,这是世界的错。是他们将我熏染成了黑色。

    这时候,李昂突然发现,台下的alex,脸上不知何时已被落寞的泪水爬满,泣不成声。

    匹诺曹的鼻子(五)

    第五十一章:

    很多事情,你或许以为已经没事了,像一把带血的折扇,小心折叠起来,放在暗处,结果到最後展开来,依旧是一把带血的折扇。

    所以,观完了影片的alex突然就崩溃了。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不可触及的秘密。他的秘密就是叔叔的死。

    一直被自己视为信仰的叔叔,被自己亲手击毙。这已经不仅仅是击毙一条人命,更是自己亲手摧毁了自己的信仰。

    “leo。我不明白,为什麽他在告诉我那些高尚的道理之後,又非得去干那些事。这不对啊,简直就像自己打自己耳光一样。”alex蹲在墙角,情绪极度的失控,“我做错了吗?不!我没有错!如果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决定!”

    leo紧紧地抱著他,亲吻著他,一遍遍地告诉他,你没有错,alex,你是对的。你没有错,上帝会原谅你的。

    “这是阴谋!alex。别让他们击垮你!”

    alex大脑轰隆隆的,巨响,脑袋里不停的闪过那些画面,叔叔温柔的笑容,对自己的循循善诱的样子,刚正不阿的样子……期许越大,失望就越大,痛苦也就更加剧烈。

    临睡前,leo给他念了一句《失乐园》里的诗句:“强有力的威力和胜利者的狂暴都不能叫我沮丧或改变初衷;虽然光环消失了,但不移的信念和岸然的骄矜绝不改变。”

    别让他们击垮你,alex。

    同样的话,戴维也对李昂说了,李昂,别让他们击垮你。

    李昂不吭声。

    从电影结束後,他就一直沈默著,情绪极度地不稳定。

    这就是伯爵的阴谋。肉体折磨完了,再从精神上去一层一层的摧毁你。

    这到底是什麽见鬼的世界?

    雅刀半夜回来,告诉了他。

    他一身大汗淋漓,似乎刚从一个不可知的地方逃出来。

    他对李昂说:“这里的确是地狱。”

    “地狱?”

    “是的,地狱。”

    雅刀往嘴里猛灌了一大口水,从别人口中他已得知下午发生的事了。alex被那一场电影摧毁了,接下来,会是leo,会是他,会是戴维,最後,是李昂。

    他可不允许这些见鬼的事发生。

    “小宙曾经和我做的交易是,他让我模仿一个人的声音去骗另外一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哦,我可猜不到。”李昂压下心悸说。

    雅刀对他眨眨眼,神色突然变得诡谲,“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英国的女王。

    这位大人物,怎麽又会牵扯进来?

    李昂怔住。

    “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对话,伯爵的口风很紧,我说到第三句就被识破了,然後我被赶出去,只留下了小宙。不过让我比较在意的是,我居然没有事。”

    “虽然我不明白为什麽女王陛下会和这荒诞的游戏牵扯到一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进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会是什麽原因?该死的,我从来不认识他们!凭什麽要把我关在这儿!”李昂暴躁的吼道。

    “别生气,对宝宝不好。”雅刀忙安抚他,大手温柔地抚摸著他的肚子。李昂觉得一阵恶心,强忍著没去推开他的手。

    雅刀没有把话说全,这只狡猾的眼镜蛇,虽然被感情蒙蔽了双眼,但还不是傻瓜。他知道李昂与戴维有一腿,所以绝对不会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下,把自己的计划泄露出去。

    夜晚的时间,大多数都是属於雅刀的。雅刀以自己是孩子生父为借口,向亨利申请了“陪睡”的专利。戴维为此还大发了一场火,但最後还是被李昂劝住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

    不能忍也得忍。

    在床上,雅刀还算安分守己,大概是顾及著肚子里的孩子吧,大多数时候,也只是动手胡乱摸摸而已。但偶尔也会有忍不住的时候。毕竟躺在身边的李昂是如此美丽的海尔玛芙罗。

    雅刀的手慢慢伸进了李昂的睡裤里,睡裤下面没有内裤,空荡荡的一片。不是李昂不穿,而是雅刀不让穿,理由也是很坑爹的──内裤太紧,怕勒伤了宝宝。

    李昂正烦躁不堪,突然觉得双腿间的私处上多了一只手,不禁身体一僵,脸都青了:“你、你干什麽?”

    “你说呢?”雅刀贴了过来,轻轻咬住他一只耳垂含在嘴里吮吸,左手则覆盖在他柔软地蜜花上,温柔而色情的抚摸著,“这麽久没搞你了,难道你不想要吗?”

    “你──”李昂挣扎著,想要推开他,“放开我!你别这样!”

    “嘘!别说话。让我好好摸摸你。”雅刀困住他挣扎的双手举至头顶,另只手则往更深处探去。手法老道的拨开两片湿漉漉的肉唇,指腹在肉唇内部轻扫一遍,然後摸到那颗可爱的小阴蒂,以食指和中指夹起,轻轻一拧──

    “啊……”李昂就如被电击中一般。

    很久没做爱,他的身体又非常敏感,根本经不起如此挑逗。只觉随著阴蒂被玩弄後,小腹处涌起一阵温热,一股热流就缓缓地流了出来。

    “听说怀孕了的人特别敏感……果真如此。”雅刀把手抽出来,修长的手指上已被淫水沾满,脸上露出坏坏的笑来,“就知道你喜欢被我搞。”

    “滚!”李昂气的脸通红,也顾不得形象就破口大骂开了,“你是畜生吗?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

    说著这样大言不惭的谎话,他也只有半秒锺的脸红而已。

    所以後来很久很久,有人对他说,李昂,你是个天生的说谎者。

    “没事,我会小心点的。不会伤到宝宝。”雅刀非常高兴他在乎宝宝的样子,一高兴,就觉得这次要好好的伺候对方,不让他像以前那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