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在了他们的脑壳里。

    “嘿,就像两颗椰子。”青年笑著说。

    生日後的第四天,他带了把斧头劈开了富婆家的门。富婆正压在一个新上手的小男孩身上,摇著硕大的肥屁股上下律动,而身下的小男孩已经哭的不成样子。

    当她尖叫著达到高潮时,突然得脖子上传来一阵痛楚,然後,她就看见床上有一个肥胖的女人正坐在小男孩身上,身上全是血,白花花的肥肉一抖一抖的,不停的抽搐。

    为何那女人看起来如此熟悉?咦?那不是自己麽?

    肥婆又看见有一双脚来到了自己眼皮底下,拖著一把大斧头,地上延著一条长长的血痕。

    那人是个美男。

    美男对她微微一笑,温柔的说:“阿姨,您好,我来送你下地狱。”

    肥婆这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她尖叫一声,脑袋又被劈成了两半,脑浆迸裂。

    小男孩已经吓得浑身抽搐了,他的性器还卡在肥婆的身体里,一动不能动,眼睁睁看著凶手拖著大斧头来到床边。

    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杀手没有取他的命,而是当著他的面,将肥婆的身体切成了几十块。

    杀手临走前,问了小男孩一句话:

    “哭有什麽用呢?反抗不好吗?”

    ──────────────────────

    接上更新:

    生日後的第五天,雅刀带著把猎枪,横扫了所有侮辱过他的富婆。就像一把行走的屠刀。

    生日後的第六天,他终於抵达了最後的目标──生父,生母。给予他人生第一场抛弃的人。

    父亲是强奸犯,母亲是受害者。受害者生下了孽种,从孽种在繈褓里开始,就想尽办法去谋杀。

    特殊的记忆力使孽种记得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他记得全部的事情。记得母亲是如何谋杀的自己──譬如两岁的他被母亲抱在怀里,忽地用力摔在床上。母亲大概是担心犯法,亦或者终究不能

    忍心弑子,於是便叫他吃足苦头,故意推到小孩子,使他摔跤,又或者故意用开水浇在他腿上,使他尖叫。

    雅刀的腿上至今还留有那些烫伤,偶尔被碰触的时候,仍觉剧痛难忍。

    妈妈,妈妈。

    我们叫妈妈,不是因为血缘,而是因为爱。我叫你妈妈,因为我爱你。

    可是你不爱我。

    所以,我时常觉得饥渴,饥渴的十分痛苦,全身的骨头都在痛。

    雅刀命大,活了下来,却没有逃过被抛弃的命运。

    他最终还是被母亲丢在了大雪里。

    他记得母亲离去时的背影,那麽的决绝,丝毫不犹豫的。他想叫声妈妈,但是稚嫩的他完全无法发出声来。

    雅刀先找到的是强奸母亲的家夥。

    这家夥是个肮脏的流氓,从十几岁开始就在社会上打混混了,没读过书,没有修养。只知道饿了要吃饭,困了要睡觉,性欲来了就要做爱。

    如果没有可做爱的对象呢?

    没有钱,找不起妓女。没有好相貌,碰不到豔遇。

    那就只有强奸,这是唯一不花钱又可以发泄性欲的途径。

    他猎守了母亲,这个可怜又可恨的日本女人,将她拖到草丛里,强奸了,还很拙劣的将精液留在了她体内,留下了他污秽的种。

    二十年里,他逍遥法外,完全忘了自己曾经犯过的这场罪。现在的他已经有五十多岁了,有了个家,有了一对儿女,生活清贫,每天都为生计奔波争吵,日子过得非常的庸碌劳苦。

    或许人活成这样,已经就是一种变相的惩罚了吧。

    但是雅刀觉得还不够。

    他憎恨这家夥,因为他,自己才会来到这肮脏的世界。所以,他必须要亲手斩杀这份关系。

    必须复仇!

    他带著屠刀切开了父亲家的门,切断了父亲生下的一对儿女的咽喉,切掉了父亲妻子的头颅。末了,舔干净屠刀上的血,望著父亲的眼睛,微微笑开来:“你好,父亲,我是送你下地狱的。”

    父亲完全不记得他,恐惧得瘫软在地上,簌簌发抖:“什、什麽……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

    雅刀说:“你记得我吗? 哦,你不记得。因为你没见过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哦,你不知道。因为当年你把我喷射在一个日本女人的体内时,我还没成形呢。”

    男人的脸顿时如骨灰般惨白,素肌微微的抖动,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你、你……你……!”

    很显然,他已经回想起来了,记起自己曾经犯过的罪。

    “是的。”雅刀坦然的承认,“我是你的儿子。你的杂种。”

    这个杂种,今天来就是为了取走你的狗命的!

    屠刀落下後,男人的眼睛长久的闭合不上,大大的睁著,死不瞑目的样子。

    而雅刀,身体又感觉饥渴起来,那种饥渴由内部渗透到外部,渗透到每一片肌肤,每一颗毛孔,都在叫嚣著“饥渴”,与性欲无关的饥渴。

    最後,轮到了他的母亲。

    这个把自己丢掉的女人,目前正活在大阪的乡下,成了一个普通的农妇。

    隔了二十多年再见,他依然能一眼认出来她来。那样的眉眼,那样的姿态,烦恼时眉心蹙起的忧愁水雾……

    母亲老了,皮肤不再白皙,额头上也起了皱纹。

    她却没有认出雅刀来。

    她去便利店买菜,回来的途中,装橘子的口袋突然破了,橘子一颗颗从上坡滚到下坡,滚的满地都是金黄色的小圆球。

    “别著急,我来帮你。”雅刀对她说。

    她以为他只是个好心的过路人,便感激地冲他一笑:“谢谢啊,你可真是个好心的年轻人。”

    雅刀见他没有认出自己来,心里既不感欣喜,也不觉得失望。默默的把橘子全部拾起来,放回女人手中。

    女人又一次感谢了他。

    雅刀摆摆手,笑的十分温和:“您住的远吗?不如我送你一程吧。”

    女人看看手中沈重的菜篮子,掂量了下,很不好意思的答应了:“那真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雅刀提过她的篮子,与她肩并肩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那天傍晚的夕阳特别美,晚霞铺满了天空,像著了火一般。空中飞舞著红蜻蜓,还有小蜜蜂与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