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来不及躲开,心脏部位就被掏出了一个洞。

    谨言捧著他新鲜的心脏,癫狂笑道:“瞧瞧,这上面都是什麽名字?戴维?婊子!”

    李昂自梦中惊醒,冷汗披了一身。

    屋内黑漆漆的,没有掌灯。雅刀今晚也没过来。

    那畜生大概……也不好受吧,被那样一次次的丢弃,难怪现在的性格会这样的畸形。

    这种对疼痛的需要,应该就是医学上所谓的感觉饥渴症。而病状大多都是心理缺陷引起的,因为被一次次抛弃,所以对爱极度的饥渴,得不到满足便渐渐衍变成了扭曲。

    也正因为如此,这种人才会比一般人更看重家的吧?

    如果有一天,雅刀知道他的孩子已经没了,他所谓的“家”不过是幻影一场,不知道会作何反应。

    李昂心惊肉跳,这种时候,他觉得自己。需要力量,需要指引,需要方向,需要拯救,需要戴维。

    好像只有戴维,才能让自己暂时远离恐惧。他披上外套,去敲戴维的房门。敲了很久门才开,戴维站在门後,半边脸都隐没在黑暗里。

    “有事吗?”戴维问,语气疏离。

    李昂一愣,似有些不习惯:“没、没事……”

    “没事的话就回房间去吧。这麽晚在外面晃荡不安全。”

    “可是……”

    “怎麽?睡不著?你不是有雅刀陪著你吗?”戴维讽刺地看著他,毫无疑问的,他的确吃醋了。尽管他知道李昂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叫对方更痛苦,但仍旧无法控制嫉妒之心。他厌恶雅刀每个晚上都霸著自己的恋人,厌恶恋人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甚至有肌肤之亲。

    然而,他最厌恶的是自己。

    厌恶自己如此软弱,什麽都做不到。

    李昂低下头,削瘦的肩微微颤动著:“戴维,你别这样对我讲话……”

    “不这样是怎样?你希望我怎样对你?是像雅刀那样吗?”戴维反问。

    “你知道,我和他之间是因为什麽才在一起的,你知道我为什麽要这样忍辱负──”

    话没说完,便被戴维粗暴的呵断:“够了!”

    他一把将李昂扯进屋子,用力按到墙壁上去,尔後将门用力踹上,恶狠狠地吼道:“你不就是想要报仇吗?折腾那麽多花样干什麽!有什麽用!你想报仇老子现在就能替你报!老子一只手就可以拧断他的脖子!不用你卖肉!”

    卖肉!

    李昂被这个辛辣的词惊呆掉,不可置信地抬头望著眼前的男人。他不相信戴维会这样形容他。

    “你……你说什麽?”

    “我说你不用这样卖肉!”

    “你再说一遍。”

    “你这样和婊子有什麽区别?陪人睡觉报仇,这样做到底是报复自己还是便宜他人!”

    啪!

    耳光响亮。

    戴维静下来,脸上印了一道五指印。

    这不是他第一次挨打,却是第一次挨耳光,却并没有感到特别的羞辱,定在那里费力的思索,要不要还手。

    李昂说:“如你所见,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你也别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说完,转身就走。每跨出一步,就觉得心脏快要被涌出的血液所撕裂。

    他愤怒,并且极度羞耻,一言不发的往前走,紧紧地攥紧拳头,生怕再逗留下去会给自己招来更多的羞辱。

    戴维并不放过他,跟在後面快速追上来,粗暴的扯住了他的头发。

    李昂一怒之下,转身脱口而出:“你滚开!人渣!别碰我这个婊子!”

    戴维不滚,手像钢钳一样掐著他的手腕,仇恨而暴躁的说:“对,我是人渣,你是婊子!婊子配人渣!婊子只能被人渣碰人渣干!婊子的肚子只能被人渣搞大!”

    一边说一边撕扯李昂的衣服。

    李昂闷声挣扎,在盛怒之下又扬起手打戴维的耳光,戴维也不躲,就这麽任著他打,粗鲁的撕开他的衬衫,扯掉他的裤子,扒掉他的内裤,然後就粗鲁的将自己的性器往他两腿间挤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

    = = 投票的孩子有肉吃,不投的孩子有**(你懂得)吃 哈哈哈哈哈

    其实,下面是一场很温柔的h哦。还会有包子哦= =

    匹诺曹的鼻子(10)

    第五十六章: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精神仿佛要被疯狂侵蚀尽了,戴维用全身的力量撑住自己。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著,如果再得不到合理的宣泄,他一定会立刻爆炸。

    他将灼热的性器往李昂大腿间挤去,狂躁的寻觅著那处柔软。

    他要和李昂性交,做爱,交配,他要再一次强奸他!

    李昂一挣扎,戴维的动作就更加粗鲁,用皮带将他的双手捆绑起来,吊到钢筋衣架上,使他失去挣扎的资本。

    衣架很高,双手被高高吊起,只能以脚尖著地。裤子被扯开,脱落在脚腕处,露出两条修长笔直的腿;白衬衫凌乱地挂在身上,险险的遮住臀部,那起伏的胸口,苍白的肌肤,鲜美如水蜜桃一般的双唇,在黑暗中如莲花盛开的美丽肉体。

    毫无疑问,无论从脸蛋还是身材,李昂都是一个叫人发狂的尤物。

    戴维将他的双腿大大的分开。他的下面没有穿内裤,腿一分开就冷空气就漫了过来,使得那朵敏感的蜜花不可自抑的颤了颤。

    “唔……你到底要干什麽!”摆出这样羞耻的姿势来,李昂虽然生气,可是更多的是羞耻和惊恐。他不太相信戴维会这样对待自己,因为……因为戴维不是爱著自己的吗?

    “干什麽?”戴维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看著自己,蓝眼睛里翻滚著情欲的火焰,“当然干你啊!”

    “你敢!你这个混蛋!你敢!!”

    “我怎麽不敢?我有什麽不敢!”戴维压制住对方听完自己的话後更加剧烈的挣扎动作,恶狠狠道,“你这麽淫荡,难道不想让我干吗?你这样淫荡的身体,可以忍受这麽久都没男人吗!”

    说完,又立刻自嘲的笑了一下,“哦,我忘了。你不是没有男人,你是每个晚上都被那小日本干的很爽。他把你喂饱了吗!”

    “你滚!你闭嘴!”

    “为什麽你能给他干就不能给我干?你不让我操!我偏要操你!”

    李昂这时候才真的慌了,戴维的样子不像在说笑,这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