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的滋味是苦的,臭的,酸的,唯独没有甜的。

    leo和狗抢过食物,被狗追的到处跑。

    leo偷过一个胖女人的面包,被人捉到吊起来打了三天,几乎断气。後来被丢到垃圾桶里躺了好多天,没人发现他。老鼠在他身上乱窜,苍蝇围著他到处飞,身上的伤化脓,生蛆,痛到麻木。

    leo还杀过人,在他六岁的时候。那次,他实在是饿疯了,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吃过饭了,只觉得胃里有一把厉爪在里面拼命的挖!

    伦敦的冬天又阴又冷,大雪覆盖了整座城市,什麽食物都找不到。他躲到桥洞下,突然看见了一个睡熟的小乞丐。

    小乞丐怀里有半个干面包。

    饿疯了的绵羊,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冲了过去。但他还算有礼貌,不忘记叫醒面包的主人,乞求他分一小半给自己。

    可是小乞丐不肯给他。毕竟这半块面包是他的全部存粮,是他的全部生命。

    这个冬天实在太冷了,没有一丁点食物。

    绵羊说:求求你了,给我一点点吧,只要一点点。我好饿,我不想死。求求你了。

    乞丐冷漠的别过身:不给,我也不想死!

    绵羊哭了,给他磕头:求求你,求求你。

    乞丐不耐烦的拿脚踹他:滚!别烦我!

    绵羊尖叫了。

    他盯著乞丐手中的面包,眼睛变成了赤红色。

    为何这世界如此冷漠?

    既然他对我冷漠,那我为何又要对他客气呢?想要什麽不要请求,自己动手啊!

    绵羊的心一点点暗沈下去。

    最後,他动手了。

    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趁著乞丐背过身时,用力砸了过去。

    乞丐的脑袋顿时开花!

    鲜血溅了他一脸。

    台下的leo浑身发冷。

    台上的绵羊木偶用颤抖的双手,捧起了那只洒满鲜血的面包,送入口中,大口大口咀嚼。

    绵羊想,为什麽他要这麽穷?

    难道他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著这样的生活吗?

    不!他一定要变强,过的比任何人都好!

    他不要死!他要有钱!他要把所有人都踩在脚底下!

    所以,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参与了贩毒团夥。

    虽然表面上他还是个为了念大学而努力打工的少年人,背地里却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老大,双手沾满了肮脏的鲜血与欲望。

    幽默的是,被alex亲手杀死的叔叔,就是leo的直系下属。

    所有的一切原来都由leo掌控。

    “原来绵羊并不是绵羊,而是一头食人狼。”有人说。

    leo的身体更加寒冷。

    alex则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眼里充满了绝望。

    最後,舞台落幕时,还爆出了一条更加惊人的消息──当年,被alex亲手处决的妓女,就是leo的母亲。

    一对情人。

    情人1杀掉了情人2的母亲,令他过上畜生不如的生活。

    情人2令情人1的信仰彻底崩塌。

    雅刀说:他们俩,完了。

    李昂说:这不是他们的错。

    雅刀摇摇头:的确不是他们的错,可是,他们肯定完了。

    事实证明,雅刀说的总是对的。当天晚上,李昂听见了隔壁房间里传来剧烈的殴打声,尖叫声,痛苦声……持续了一整夜。

    好像alex在一直质问,为什麽。

    leo也反问,为什麽!

    然後就是二人低沈压抑的哭声。

    没有人给他们正确的指引,两只绵羊只能对著彼此尖叫。

    第二天一大早,alex敲响了李昂的门。

    他的眼睛是红的,甚至有点儿肿。看起来夜里哭了很久。

    他穿著崭新的警服,戴著警帽,站姿笔直,英姿飒爽,只是脸容有种说不出的疲倦。

    alex说:“有句抱歉必须要对你说。真的对不起。”

    李昂不吭声,知道他是为了什麽而道歉。

    alex又说:“戴维是个好男人,你们要对彼此坦诚,爱就别隐瞒,不要变成我和leo那样……”

    “嗯。”

    “以後的日子,小心点。我祝你能顺利逃脱。你一定能的。”说完,他伸出手,郑重的和李昂握了握,再转身,离去。

    李昂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觉得alex这是在道别!就和小宙一样,只不过小宙是生别,他是死别。

    “alex!”李昂也不知道为什麽,突然就叫出了他。

    alex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事情……或许没有那麽糟糕……”李昂轻声,“为什麽不试著原谅彼此呢?”

    “因为,犯了法就不可饶恕。这是……我的天职。”

    上午八点。alex的房间里传来两声枪响。

    那两声枪响几乎是同时响起的。

    有人在枪响发生的前一秒,刚好路过他们的房间。那人听见alex说:这样,也算是带你离开了。

    leo说:是的,alex,我累了。你带我走吧。

    alex说:leo我爱你。

    “我也爱你。”

    等亨利带人冲进去时,二人已经熟睡了。手牵著手,平静的躺在地上,脸上没有任何痛苦,只有平静与解脱。

    反正也逃不出去,生活在这样的炼狱里,早死晚死,都是死。

    反正也逃不出去,生活在这样的炼狱里,多受一点折磨,不如早点解脱。

    反正……也逃不出去。那起码让我用这种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承诺。

    “懦弱。”雅刀看著他俩的尸体被仆人抬出去,不屑的嗤鼻。

    李昂却并不这样认为。他觉得死亡是自由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