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里有我的种!”

    “滚!我早就……”李昂激动的差点就没把真相脱口而出,幸亏反应及时,打住了。

    “早就什麽?”雅刀眼睛危险一眯,已经嗅到了不妙的气味。

    戴维突然接上去:“早就把把你当成一只畜生了。”

    三人僵持不动。

    这时,亨利突然又鬼魅般的出现在了他们身後,带著几位奴仆,手上拿著遥控器。

    “伯爵的命令,李昂先生的电影将在一个月後的圣诞夜播出。在此之前,他将被隔离。现在,请李昂先生跟我们走吧。”

    “你们也可以反抗,但是伯爵说,如果你们反抗,我将代他行权,按下遥控器。”

    李昂被单独关进了一间黑暗的地下室。

    潮湿黑暗的地下空间,没有灯,没有光,一张破床,一张木桌,空气里弥漫著植物潮湿发霉的气味。

    脏兮兮的棉被下面,有一件红色的羊绒睡衣,李昂记得它,这是母亲送自己的唯一礼物。儿时的自己不舍得穿,每天晚上只是把它拿出来看一看,摸一摸,就好像母亲在自己身边一样。然後

    又小心翼翼的放在被子下面,抱著它入睡。

    在十几年後的今天,它又出现了这个地方,在地下室脏兮兮的棉被下面,静静的躺著。透过蜡烛微薄的光,他甚至还能看见有个削瘦的少年卷缩在被子下面,抱著睡衣安静的哭泣。

    李昂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没有前进过。

    他还是十几岁,还停留在那个充满孤独冰冷的年纪,还是那个从没有见过太阳的可怜少年。

    他的人生,从头到尾,就没有改变过。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

    嗯,明天放假了,今晚我打算熬夜赶。让大家久等了~~羞涩鞠躬。

    匹诺曹的鼻子(15)

    一个月的期限,伯爵的意思,要让李昂在那座潮湿黑暗的地下室生存一个月。

    戴维和雅刀不得不同意,当爱人的性命被拿来做威胁时,二人就算再英勇,也赌不起这场局。

    在一个月结束之前,不得任何人去探视。

    这简直与坐牢无异。

    每天,仆人们按时将三餐、生活用品送到,由铁门的小窗口递进去。一句话都不说,就算李昂问他们什麽,他们也只会用笔写在纸张回答他。

    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的让人想发疯。

    每到夜里,李昂就觉得浑身难受,睡不著,噩梦一重接著一重来。

    有时候梦见在山庄里死去的人,有时候梦见谨言,有时候是父母。梦里的父母的脸早已看不清,李昂知道并不是看不清,而是他根本不记得他们的脸。

    真失败,长这麽大,居然没见过几次父母。在别家小孩还窝在父母怀里撒娇时,与他为伴的却只有地下室的老鼠。

    人最大的伤害往往就是来自最亲近的人。

    亲人给予的伤是永远都无法抹平的。

    地下室的时间太充裕了,没有电视没有书,每天除了等著吃饭就是发呆。再这期间,他想了很多事情,比如生死,比如山庄,比如伯爵。想的最多的,还是戴维。

    只要想起戴维,就觉得内心平和,总觉得和戴维在一起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能够消除掉内心那些戾气的东西。就好像很久之前和谨言在一起时一样。不,比谨言感觉更快乐。

    以前谨言说,爱一个人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就好像用杯子装满水,在大热天清清凉凉的喝下去。你的身体需要它,就感觉健康快乐。从此认为这是一个好习惯,所以愿意日日夜夜的重复。

    李昂现在就日日夜夜重复著思念戴维。

    他知道自己不能停止思念,一旦停下,就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这里实在太静了,静得找不到生存的意义。

    无聊时,他就卷缩在地上,一根根的划著火柴。

    火光燃起时,他在心里给戴维写著情诗:

    戴维.普雷维尔

    在点燃三根火柴的夜里

    一开始是为了看到你的脸

    接下来是为了看到你的眼睛

    最後是为了看到你的嘴唇

    余下的黑暗是为了想起你的全部

    把你紧拥

    可是,即使天天想著戴维,也不能完全将他从恐惧里解救出来。

    李昂觉得自己越来越神经质了。在地下室里,他经常会产生一种想毁掉一切的冲动。不能容忍,厌恶这狭窄潮湿的地方。母亲送的大红睡衣被他卷成一团丢在角落里。被他用脚一次次的踩著。恨之入骨。

    踩著踩著,他又会产生大哭的冲动。

    总之,精神衰弱到了极致,如果再没有人进来救救他,他一定会马上死去。

    可是没有人来。

    在关进地下室的第七天,李昂开始严重失眠,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总是闪烁在眼前,他不知道那些片段的内容具体是什麽,但却能感觉到,那些碎片是非常可怕的、不可碰触的记忆。

    千万不要碰触,不要回想。他在心里警告著自己。

    第十天,他在房间里大声唱著歌,自己给自己制造噪声。如果不这麽做,他马上就要疯了。

    第十五天,他疯狂的思念著戴维,渴望下一秒就能见到戴维。亲吻著戴维。

    第二十天……第二十天夜里,有人来了。来的却不是戴维,而是雅刀。

    雅刀趴在地下室狭小的窗口外面,轻声叫他:“李昂,李昂。”

    李昂起先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不相信这时候会有人来看他。但是雅刀又叫了一句,“李昂,你睡了吗?”

    碰!

    房间里的椅子被撞倒了。李昂立刻像疯子一样冲到了门口,踮起脚尖朝外看去。

    他看见了黑暗里的雅刀,满头大汗,只穿著一件单薄的衬衫,衬衫上还有血渍,脸上却挂著满足的单纯笑容──看来进来并不容易,一定费了很大的周章。

    李昂有点失望,可是又有点高兴。

    失望的是,为什麽来的不是戴维,而是这家夥。高兴的是,终於有人来了,有声音了。

    他张了张嘴,哑哑的问:“你……你怎麽来了?”

    “我想你啊。我想你就来了。”

    “你是怎麽进来的?”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