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谨言告白,把谨言吓了一大跳。

    不过谨言什麽都没说,依然决定带他离开。

    可是,李昂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这个结局。

    他需要有人来爱自己。

    他觉得谨言是爱自己的,必须爱自己,必须爱!他绝对不能失去谨言!

    所以,在离开的前一晚,下著大雪的日子,他用枪,杀死了谨言。

    只有这样,谨言才不会离去,永远的属於自己。

    杀死了爱人的少年,沈著冷静的把尸体掩盖好,在房间里等待著父亲的光临。

    父亲来了。

    父亲把他推倒在床上,脱去他的衣服,粗鲁而直接的把性器插入他的身体,然後抽动,抽动,抽出,再插入,膨胀,高潮,射精。

    性事过後,男人依然如往常一样,就把性器插在他身体里,入睡。

    李昂在黑暗中睁大眼睛,看著这肥胖的男人。

    每一个夜晚,他都这样看著这男人,男人的脸像放在地上的木盆,宽大而臃肿,身体像一头吃了发酵剂的猪。

    太大意了!难道惯性作恶的人,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有这样的结局吗?

    李昂把手伸过去,放在他的脖子上,然後卡住。

    肥胖的脖子在他的手心狠命地抽搐。

    他又用刀子割破了他的咽喉,慢慢的割著,一刀一刀的划著。男人不知何时被他捆绑在了床上,只能瞪大眼睛充满恐惧地看著他,动弹不得。

    李昂慢慢地放著他的血,让男人清楚地听见血滴在盆里的声音。

    这是父亲的血!

    父亲脖子上的黑洞,在抽搐时涌出一股又一股热气腾腾的鲜血。肮脏污秽的血液……

    木盆里的血渐渐凝固成了黑色,父亲的皮肤也渐渐褪成了白色,好像一张撕下来的白纸。

    父亲的血终於流干了。

    李昂丢开了尸体,拿起父亲的枪支和电话,按照上面的号码,一个一个的拨了过去。

    整整六十六个,曾经上过他的人。

    他甜美地在电话里呻吟著:“喂,是xx吗?我被父亲喂了春药,他要我亲自求你们……唔……快来操我……快来……”

    这些人都忘不了那漂亮少年的身体,立刻精虫上脑,赶了过来。

    李昂就藏在门後,人一进来,他就给一枪。

    一个一个的召唤,一个一个的杀。

    子弹没了就用匕首命搏。

    杀红了眼的少年,几乎无人能敌。

    他的身体每一根血管都在汹涌著快乐,寒冷却透彻骨髓。他忍不住颤抖地发出呻吟,仿佛只有闻著血腥味,他才能平静下来。

    这些仇恨,他必须报!否则,死!

    天亮了。

    雪也停了。

    他把所有的尸体堆在一起,一把火烧了,除了谨言的。谨言的尸体,被他用泥土小心翼翼地埋了起来。

    他不忍心,把谨言和那堆人渣丢在一起接受烈火的焚烧。

    做完这些勾搭後的李昂,却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承家产,学习,做生意,打拼。

    他用谎言安慰著自己。

    他觉得这些事都不是自己做的,自己不是双手沾满肮脏鲜血的犯人,不是被人凌辱的贱人,不是亲手结束了爱人生命的人渣……谨言更不是不爱自己的人。

    他活在自己铸造的世界里,活的非常平静。

    日子久了,连他自己也忘了真相。而自己编造出来的谎言,才是真正的事实。

    问题是,天下总有长著驴耳朵而又必须去理发的国王,总会有人去遇到他。匹诺曹的鼻子变长,最後也会被仙女发现。

    这就是生命的困境。

    君子一诺(上)

    第六十三章:君子一诺

    李昂醒过来,面如死灰,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逃!快逃!逃到天涯海角,哪怕是死在路上,也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可是他的身体就像被施了法术一样,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著电影里的木偶浑身浴血,杀了一个又一个,狰狞面孔不断闪烁

    匹诺曹的梦醒了,长鼻子被仙女变回了原样。

    李昂也就崩了。

    因为睡的太久,早就分不清梦与现实了。这麽多年来,他之所以能够活下去,靠的就是不断给自己编织美梦。可是现在,梦突然被打破,他被粗暴的叫醒来,还被告知:嗨,夥计,醒醒了,你的梦到头了。

    这多余的仙女!

    李昂看著自己发抖的双手。

    这双手,杀了谨言,杀了父母,杀了那麽多的人。

    李昂又看著自己被衣服包裹著的身体。

    这具身体如此肮脏污秽。

    太可怕了!

    往事一幕幕呈现在他的眼前,逼的他快要发疯,呼吸困难,浑身冷汗,如溺水的厉鬼。

    可是不对啊!他又有什麽错呢?

    他只是做了一个人该做的事而已。谨言不爱自己,自己当然要杀了他。父亲那样对待自己,自己当然要杀了他。那群嫖客那样侮辱自己,自己当然要杀了他!

    不甘愿做行尸走肉,不愿失去离婚,宁愿自毁至形容狰狞,沾满罪恶。也绝不肯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是的,所以他没有错!

    他是对的!

    像是为了求证一般,他抬起头来,无助地对那些人说:“我没有错!错的是他们!不是我!”

    亨利微微笑:“不,错的是你。”

    “不是我!”

    “是你。”

    李昂已支撑不住,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不是我!错的不是我!我没有撒谎!谨言是爱我的!父亲没有那样对待我!不,不对,谨言是不爱我的,父亲也强暴了我……啊,到底哪个才是真实?

    李昂觉得自己的头快要爆炸。

    他终於记起那些在梦里闪现出来的人影到底是谁了。

    是谨言。

    也是父亲。

    他们满脸的鲜血,化作厉鬼,在梦里来向自己索命了。

    李昂仍不肯面对这残酷现实,浑浑噩噩的抬起头来,无助地望向戴维。他希望戴维能够告诉自己正确的答案──他李昂没有错的答案。然而戴维已经和亨利那帮人打在了一起。

    已经没有多余时间可供他们挥霍了。今晚必须逃离出去,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只有得到了自由,才能得到真正的救赎。

    戴维在人群里搏命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