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人。”

    说完,便朝人群里扑去,疯狂的屠杀起来。

    君子一诺(下)

    君子一诺(下)

    血,染红了整座山庄。

    不断的有人死去,又不断的有人扑上来。

    所有人都杀红了眼,就连李昂,也开始举起屠刀,以杀人来发泄情绪。

    然而,人越杀越多,好像永远杀不完似地。

    三人与几百人搏斗,早就体力不支,身体多处负伤。如果再不撤退,完全处於下风的他们就算不被乱刀砍死,也会活生生累死。

    可是人这麽多,根本没办法脱身。

    现在他们被包围在离门大约两百米的地方,钥匙还在雅刀手里,可就是过不去。亨利让人在门口堵了一道人墙,要想杀过去,必须有个人先堵住他们,以保护另一个人在开门时不被乱刀砍死。

    戴维喘著粗气说:“再这麽下去谁都逃不去!”

    “不,能逃出去!”雅刀挥刀,用力砍死一个朝李昂袭击的仆人,说,“我把钥匙给你,你带著他先去开门,我在後面掩护。”

    “做不到!人太多了!”

    “怕个毛!有老子在!你他妈的只要把眼睛放灵光点儿,开门速度点,就能出去!”

    李昂说:“我来掩护,你们开门。”

    反正他已经没了活著的希望,死与不死都一样。

    “放屁!”雅刀恶狠狠地瞪他一眼,“你这种小贱人,只能留著命出去被老子操死!谁允许你死在这儿了?操!你老实跟在乞丐後面!别他妈的乱跑!”

    “……”

    “那就这麽说定了。没时间了!”雅刀迅速把钥匙扔到戴维手里,“我喊一二三,就闭著眼睛往前冲,别管那麽多!只要看好自己的脑袋和手就行!”

    “ok!没问题!”

    这种时候,戴维也别无选择,只好答应。接过钥匙护著李昂就往门口冲去。

    血肉喷溅的到处都是,迷蒙了三人的眼睛。很累,可是走投无路,必须挥刀,只有这样才能前进,才可走下去。

    是不是每个人来时的道路上,都沾满了鲜血的呢?

    血肉,断肢,尖叫,呻吟,尸体,喷溅,腐烂……李昂彻底杀红了眼,把这些扑上来的仆人当做曾经那些侮辱过自己的嫖客们,拼了命的砍杀。很快,门口的人墙便被三人摧毁殆尽。

    戴维把李昂护在胸前,用血糊糊的双手将钥匙对准钥匙孔,快速的插进去。还没来得及拧动,就听见身後雅刀低咒一句,“操,又来了。”

    李昂和戴维同时回过头去,只见後面又涌了大量的人,像潮水一般,汹涌地朝门口这边涌来。

    乍一看,黑压压的一片,几乎数不清有多少人。

    莱恩何时在山庄内养了这麽一大批看家狗?

    不待二人多做思想,雅刀便焦躁的朝他二人吼去:“还愣著干嘛!操!开门啊!”说完,便举著刀朝後面扑过来的人群砍去。

    钥匙是雅刀自己用塑料做的,所以不如正版钥匙开的那麽顺利,戴维很怕把它弄断,只能小心翼翼的拧著。而这道门也很特殊,钥匙必须左右转15下才能把门打开,每个十秒锺等钥匙齿轮滑到指定的格子上,才能继续下一次。

    冷汗和著血水越流越多,情况越来越危机。戴维觉得压力深重──他并不是个会紧张的人,可一旦他的双手上托著李昂的生命时,他就不可自控的紧张起来。

    越是紧张,手的动作就愈发不准。

    相比起来,李昂倒是冷静许多,见他总是出错,便说:“我来吧。”

    有人扑了过来,被雅刀一刀砍掉了脑袋。血淋淋的脑袋咕噜噜滚到二人脚边,戴维立刻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低声说,“不要看,我来。我可以。”

    李昂便静心等待,双眼在戴维的掌心中,平静地合上。

    只要有戴维在,他就觉得安心,觉得心中的戾气与不甘都可轻易抹平。

    这是漫长的一分半锺。

    不断的有人来进攻,阻止他们离开。不知道伯爵喂了他们吃了什麽药,各个都不怕死,完全就是几百条疯了的野狗,见人就咬。

    雅刀早已浑身是伤,累的气喘吁吁,不断催促,快点,快点!你他妈吃什麽了,快给老子速度点!

    最後一道格子拧开时,几百号人已袭近门边。若不是有雅刀护在後面,戴维的身体恐怕早已被砍成肉泥。

    只是,虽然门开了,但是想逃出去,也已来不及。

    对方的人,实在太多了。就算他们跑了出去,恐怕还没见到小宙,就已死在雪地里。

    这时候,雅刀突然转过了身,将李昂从戴维怀里拉了出来,拥在浑身是血的怀抱里。

    李昂下意识地挣扎,却被雅刀制住。

    雅刀抱著他,在他的嘴唇上狠狠的吻了几下,什麽都没说,然後重新将他推回了戴维的怀里。

    李昂不解。

    雅刀擦擦脸上的血渍,突然间,嘴角绽开一朵温柔的笑容。

    他说:“李昂,虽然只有几个月,但是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的美梦。谢谢你。”

    李昂看著他。

    雅刀又说:“虽然我伤害了你,但我绝对不会向你道歉。因为我的字典里永远没有对不起这个单词。”

    “我很伤心你没留下我们的宝宝,但是我还是会让你离开。因为这是我的承诺。”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偶尔想想我?”

    “也请你偶尔想想我这个坏人吧。”

    李昂说不出话来。

    雅刀对戴维说:“带他走吧。”

    “你要做好人吗?”戴维问。

    雅刀点点头。

    中国有部电影叫《无间道》,里面有句经典台词,说:我也想做个好人,可是这世界不给我机会。

    雅刀觉得,他也一直想做个好人,善良的人,可惜这世界不给他机会。

    那麽,现在李昂是他的世界,李昂给了他一个做好人的机会,他就一定要去珍惜。

    “我也想做个好人啊。戴维。”雅刀叹了口气,眉眼间突然笼上一层淡淡的忧愁。这所谓的“好人”,其实等同於爱。他也想做个有“爱”的人,可惜世界不给他爱,不曾教会他如何去爱,以致结局只能如此。

    只能如此,因此不再抱怨,甘心接受。

    “你……”

    “走吧,走得远远的,再也别回……来!”他忽地用力,将二人猛力往外一推。

    李昂尚未来得及回神,视线已被一片雪白笼罩。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