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旦有了话题打头,大家就都纷纷开始说话了。那个唯一的水文地质学家,也jiù shì 那个戴眼镜的天然呆陈风,这时候也在前面推了推眼镜说“我们现在要到的是世界上最干旱的地方,罗布泊被称为地球的旱极。所以大家还是都要做好充分的zhǔn bèi 才是。至于玉门关,我想不论出于哪个原因,从那里开头都是没有错的。毕竟,那是古代丝绸之路必经的关隘。”

    是啊,秦震忽然想起了‘羌笛何须怨杨柳,风不度玉门关’这两句诗。此等的苍凉和悲壮,理所当然的属于这座千古名关。或许,jiù shì 从这座城关开始,千头万绪解不开的谜都将揭开神秘的面纱。

    好像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像秦震这样感怀一番。前面开车的陈风这时候就恨恨的说“提起那些外国人,我就一肚子的不平!”说着,就义愤填膺的对大家说道“从13世纪意大利的波罗xiōng dì 两次东行丝绸之路开始,第二次就带着他儿子马可波罗同行。此后,源源不断的到罗布泊探险的队伍不下数十个!俄**官普尔热瓦尔斯基,刚刚提到的那个瑞典的斯文赫定,英国的斯坦因,美国亨廷顿,rì本的橘瑞超等等等等这些美其名曰来探险的人,给中国西部的古文化遗迹带来了多大的破坏大家可想而知!有多少文物被他们就这么‘探险考察’走了?虽然已经晚了太多,但是也该到中国人自己去研究自己地方的时候了!”

    这番慷慨激昂类似演讲的话语,把大伙说的个个士气十足,完全有了要为国捐躯的决心了!

    羽东似乎被大伙吵的也无法真正闭目养神了,就侧过身子抓回了秦震手里的那叠纸,然后挑眉问道“丝绸之路有几条路?”

    “啊?”秦震愣了一下,不过好在从小耳濡目染,多少对国家地理还是了解一些的。就挺着胸脯说道“南道北道啊!”

    羽东轻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前有二道,今有三道。东汉时候丝绸之路就已经有了变化了。我以为你的家庭教育能给你带来一些有用的东西,看来,我高估你了。”

    秦震竟然被羽东给说楞了。顾杰则是咽了口唾沫,小声的凑近秦震说“大震你这丢人可丢大了人家知道我秦叔的职业啊你说你也是,小时候怎么就没好好跟着学学呢”

    被顾杰这么一说,秦震才回过神来,怒道“你放屁!谁他妈小时候闲的没事天天研究那片沙漠去?能把主科凑合及格就不错了!”

    羽东看着秦震恼羞成怒的样子,慢条斯理的说道“现在看来,你主科及不及格也是个问题”

    “你!!!”刚要发作,就见羽东接着说道“从玉门关西出,经若羌转西,越葱岭,经悬度,入大月氏,这是古南道。今天也jiù shì 从玉门关出发,jīng guò 三垅沙之后,jīng guò 若羌,沿着昆仑山北麓西行。唐僧知道么?jiù shì 沿着南道而行的。”看着羽东那副自信满满、漫不经心的表情,秦震是强压怒火,jì xù 接着听。

    “北道是出玉门关直向西北,避开三垅沙和白龙堆,经五船北转向西,在龟兹与中道合。按理说,这条路对我们来说或许会更好些,可以避开三垅沙和白龙堆那段艰险的路程。但是很遗憾,我们要走的,是中道。从玉门关西出,路过三垅沙,然后从沙西井转西北,穿过白龙堆,到楼兰。”

    秦震听的只觉得yī zhèn yī zhèn 的头大。当下dǎ duàn 了羽东说道“停停停,你别说了!我方向感不太好,你说的我头晕。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四句话也jiù shì 暗隐着要走丝绸之路中路的意思,是吗?”

    羽东面无表情的耸耸肩说道“对你来说,也就这么理解吧。”

    秦震顾不得生气,看了看顾杰,喃喃的说道“哥们,看来我之前设想的线路都让人家给否了我本来以为吧咱们可以先飞到乌鲁木齐,然后去库尔勒,然后再去若羌”

    顾杰沉着脸瞪着秦震说“还飞呢你想的还真乐观现在再说别的都没有用了,就跟着走吧!”

    “诶?听完他那堆话,你倒还真是够淡定啊!”秦震惊讶的说。

    顾杰翻了个白眼,往靠背上舒服的一倚,说道“当然。因为他说的我一句都没听懂。”

    此话一出,除了秦震和羽东,车里所有人都笑了。

    秦震认命的倚着靠背索xìng闭上了眼。这一路,道路的艰辛且不谈,就这‘神’一样的同伴队友就够他受的了!想想那3000多里的路程,真是既让人期待,又让人茫然。不想自己的情绪越来越低落,秦震就笑着说“不知道咱们去玉门关是不是还得买票啊?”

    此话一出,兰晴就忍不住笑道“秦大哥,你还真是够笨的了!刚刚不是都跟你说过啦?有些时候,我们看见的,并不一定jiù shì 那个地方。”

    “啊此话怎讲?”秦震yí huò 的看着兰晴那bsp;làn 的笑颜。

    兰晴略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下才认真的对秦震说道“1970年,斯坦因在关北废墟中挖出了很多很多的宝物,其中包括为数不少的汉简。从那上面的内容tuī duàn ,小方盘城大概jiù shì 玉门关的所在地。但是小方盘城只有600平米,作为大汉王朝最西面的关隘,你不觉得它太小了吗?所以,国家只是将小方盘城暂定为玉门关,真正的玉门关到底在哪里,还不能què dìng ”

    秦震这一听就傻了“什么??玉门关的wèi zhì 也不能què dìng ??”说着,忙伸手去拍羽东的肩膀“喂喂,东少,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咱们这是要去中国最西边的大沙漠里,找一个wèi zhì 不què dìng 的玉门关,历史记载不明确的楼兰王城,还有一个年逾古稀的神秘老头还有他的孙子!是这样吗?”

    羽东极为淡然的回道“不,这只是行程中的一部分。因为只有到了一个地方,才能知道下一个线索,任务也许不仅仅是这些。”

    秦震有些颓然的坐了huí qù ,心里想着这次可真是有的玩了!王斌追着他爷爷的jiǎo bù ,我们追着他的jiǎo bù ,jiù shì 不知道这条路究竟会通向哪里啊是地狱?还是地狱

    此时顾杰同情的看着秦震,ān wèi 道“xiōng dì ,你别一把壮志未酬身先死的表情。不至于的啊不jiù shì 那么点事儿么”

    “哪么点事儿??”秦震愠怒的反问道。

    顾杰挠了挠头,支吾着说“啊,具体什么事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你这么焦虑典型更年期的状态啊!你别那么排斥嘛,沙漠也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知道么”

    本来感觉还没到太糟的程度,经顾杰这么一劝,秦震几乎有了想自我了断的想法!眼前这两个人绝对能折磨死自己,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一个神秘莫测冷傲清狂。其它人还算正常一些,但是除了病毒学家jiù shì 生化学家,真不知道这样的人到沙漠里能干些什么。

    就在秦震的忧虑和不安中,一天一夜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距离玉门关遗址已经不太远了。中途停车休息整顿过,秦震觉得除了他自己以外,大家还都算是信心满满,斗志昂扬。似乎打定决心要与罗布泊殊死一战。

    在距离玉门关遗址大概还有2个小时距离的时候,羽东再次停下了车,并且把大家聚到了一起。

    大伙挤在车附近,舒展舒展筋骨顺便研究一下接下去的路线。毕竟,zhè gè 玉门关似乎不太是他们想要的玉门关。

    就听那个秀气的马超拿着一张很怪异的地图说道“传说,真正的玉门关要在黄沙漫天的时候才会显现。”

    秦震听完就;的苦笑了“传说?我说xiōng dì ,咱不说那神话般的故事了好么?你说的这神话我听都没听过。咱还是现实一些吧想想实在好走的道路才是真的。”

    听秦震说完,马超刚想解释,一旁的羽东就悠悠的开了口“秦震,玉门关为什么叫做玉门关?”

    秦震一听,嘿,还没完了是不是?真当自己是菜鸟什么都不知道呢?于是马上说道“这还用问么?小孩都知道!因为和田玉要jīng guò 玉门关运进中原!故称玉、门、关!”秦震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几乎就要咬牙切齿了。

    没想到,羽东听完却是淡淡一笑“hē hē ,你的dá àn 确实是小孩子知道的。”

    秦震顿时感觉火冒三丈忍无可忍,刚要发作,马超就笑hē hē 的及时开了口“秦哥,你可能不知道。其实,有时候神话与传说是建立在一定的现实上而形成的。玉门关名字的由来,还有一种说法,那jiù shì 沙漠中的神明经常为往来客商引路,客商们按神明的指示在玉门关关顶城墙上放置了一块巨大的墨玉。墨玉,在很多地方都是非神明皇室不能佩戴的。传说,那块墨玉在玉门关上熠熠生辉,光芒照耀方圆几十里!这样,丝绸之路上往来的客商就不会再在狂沙大漠中迷失方向了。”

    说实话,马超讲的故事还算得上是动听。但是在秦震听来却觉得十分荒诞可笑。秦震是教师家庭出身,封建迷信在他这确实不太灵光。

    他揣着手打量着身边这一群表情认真的队友,颇感好奇的问“各位都是高材生,高学仕,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成为专攻各个领域的专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可能各位有不少都是中科院的吧。按理说你们都是科学家啊,怎么能相信坊间传说,无稽之谈呢?咱们要是按着神话路线jì xù 走下去,那后果jiù shì 必死无疑啊!神话还有阿拉丁神灯呢!我们要不要去找找看?找到它,许个愿,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何须还要深入罗布泊?”

    秦震这一番质疑说的大家都面面相觑,似乎都看出了秦震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有多么坚定。

    就在这时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沈shèng lì 站了过来,拍了拍秦震的肩膀说道“xiōng dì ,我可能略比你年长一些。我只能说,不要太坚定一个观念,否则,那和迷信又有什么区别?”说着,拉过秦震往外走了几步,指着远处苍茫的天sèjì xù 说道“你看,无论是敦煌、玉门关,还是罗布泊、楼兰,这些地方的传说远比你所谓的真实还要多。这些地方的历史记载几乎都略带了神秘感,就像是被神化了一般。除了楼兰,大漠中还有jīng绝,于阗,很多很多神秘消失了的古国。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我们用科学无法给出一个完美的dá àn 。所以,不迷信,jiù shì 不偏执任何一种学说,包括唯物主义。而且,请你相信我。在到这里来之前,我们用了太多jīng力和时间去了解,去验证。决不会平白无故用一个童话故事引你入大漠!”

    shèng lì 的这番话说的郑重其事,表情也异常认真。看得出他这番话句句发自肺腑。再加上他天生长的就正义凛然的,这又为他的话加上很多可信度和郑重感。

    ;

章节目录

大漠狂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罪恶倾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恶倾城并收藏大漠狂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