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本来在这地下迷宫一般的峡谷里前行就已经步履维艰了。可是这会儿偏偏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生出了yī zhèn 怪异的雾气。之所以说它怪异,是因为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突然间‘平地而起’出现的!

    陈风手中一直紧紧握着一个精致的kōng qì 探测仪,它可以测试出周围kōng qì 中任何毒气或者有害气体。眼下陈风看到前方这片突如其来的浓雾,马上就开始死死的盯住了kōng qì 探测仪。可是奇怪的jiù shì 那仪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警报和提示。

    其余队友看到这种情况,也纷纷看向了自己手中的各种仪器设备。包括电磁、磁场、声波还有什么极低频率音波,说白了jiù shì 对人类感官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的各种探测。而此时这些仪器却都无一例外的安静,对前方这片诡异的浓雾置若罔闻,大开绿灯。

    顾杰这时候心急的一会看看zhè gè ,一会看看那个,最后想了想稍显疑虑的说“究竟是前面那片雾真的很安全,还是你们这些玩意集体失灵了?我怎么觉着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呢?”

    被他这么一提醒,大家好像也都开始怀疑起了自己手中的‘高科技’。

    但是老沈却有些犹豫的说“应该不会吧?总不能所有仪器都一起失灵啊。当然,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那jiù shì 这里的磁场在十分混乱或者怪异的情况下。可是磁场探测的仪器也没有过任何提示啊。”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秦震还是略有些不安的说“磁场zhè gè 东西,本来jiù shì 看不见摸不着的玩意儿。罗布泊附近的这片沙漠,地上面都如此诡异,更何况是这地下?这里那么阴森,又那么邪。磁场像这样一直正常才是真的不正常。”

    前面领头的羽东并没有贸然的把大家带进那片浓雾,而是折了回来逐一看了看其他人手中的仪器设备。等到全部都检查过来之后,才又走到了秦震的身边,用一种带有讽刺wèi dào 的复杂语气说道“恭喜,看来你说对了。”

    一旁的老沈听到这话不由得惊讶的张大了嘴,其它队员也开始不安了起来。对于这些一直奋斗在理论学术上的科学家们来说,高科技先进设备是他们最大的生命保障,就如同是他们的防身护盾和最强的武器。当然,也是他们在面对变幻无常大自然的时候最有力的底气。

    当这些他们觉得是赖以求生的‘神器’全部失灵的时候,就和战士没了武器、书生没了笔墨、走高空钢丝没有了威亚和眼睛是一样的。他们会瞬间失去安全感。所以,此时他们脸上的这种惊讶和恐慌,秦震十分的理解。

    可是秦震不明白的是,羽东为什么què dìng 自己说对了呢?他是怎么判断仪器是失灵了还是真的没有危险呢?当然,这些问题肯定也不仅仅是秦震想知道。这些由于丢了性命保障而彻底慌了的科学家们应该比秦震更着急知道才是。

    羽东这时看着前方越来越浓的白雾,轻蹙起眉头说“所有磁场不正常的地方,都和灵异沾边。灵场与我们只有在磁场相同的情况下才能相遇,但这种几率却低到不能再低。所以这世界上能见到所谓‘鬼’的人,还是少数的。基本上磁场正常的地方都不会发生什么灵异事件。但是眼前这里磁场的不规则已经产生了很高很强的电子雾,咱们的仪器却丝毫没有探测出来,这除了失灵以外没有第二种解释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电子雾的?”秦震心直口快的问道。心想,你要是告诉我你是用眼睛看见的,那我从此以后也就绝不能再把你归类到‘人’zhè gè 群体之中了。

    羽东听后,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件东西。没错,正是当初他为小吴催眠时候所用的那件妙法莲花的挂饰。不等秦震再次对这件物品生疑,就看到了让他震惊到不能理解的现象。

    只见羽东手拿那条链子,让下面的挂坠处于垂直静止的状态。可是奇怪的是,那佛手莲花竟然悬在空中不停的颤动!那是完全无视了重力和地心引力的颤动!而且莲花本身的淡紫色也在闪着细微的光亮,就好像平时看到的静电一样。秦震看的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心说zhè gè ‘妙法莲花’到底是个什么bǎo bèi ??这才是真正的‘神器法器’啊!

    这奇异现象的本身就已经完全证实了羽东刚刚的话,根本就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什么原理。羽东把那链子收到了手心,然后又放回了口袋里。深呼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在这里我们需要来一场公平的战役。打一场没有高科技设备的仗。”

    大伙听到这话多少都有些觉得无力,在这神秘莫测的地下峡谷内,在这有着千年历史的神秘王城面前,他们这些人唯一有利的jiù shì 这些现代化装备了。这下子可倒好,战役还没开始,就直接给打回石器时代了。

    不过这种颓丧的情绪似乎并没有影响到顾杰和姜旗。他们俩这会儿倒显得挺无所谓。尤其是顾杰,还没心没肺的劝着大家“哎呀,一个个哭丧着脸干什么!这些东西只能起个辅助作用。要真遇到什么豺狼虎豹了,不还是得靠手里这真家伙拼嘛!!别说是这里的玩意,就说一只老鼠吧,靠你们手里的那点儿玩意能抓着还是能弄死?”

    顾杰说完,还不忘跟姜旗使了个骄傲的眼色,那意思是他这觉悟高吧。姜旗倒是也没说别的,只是跟顾杰点了点头。虽然不能说全部赞同,但是显然姜旗还是比较适合顾杰这种论点的。

    一个特种军官,当兵时最基本的素质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理和意志力。谁见过哪个当兵的军人会拿着本《易经》研究战略方针的?军人,讲的jiù shì 正气!当的jiù shì 硬汉!所以顾杰这种枪杆子底下出政权的理论思想,还是比较适合姜旗的。

    可是其他人就不好说了,比如这时候马超就苦着脸说“顾哥,虽然你说的有道理。这些探测设备既不能抓老鼠也不能杀蟑螂。可是它能测到我们看不见、感受不到的东西啊。就比如前方的那片雾吧,咱们明知道它生的怪异,但jiù shì 没有bàn fǎ 断定它实质的危险性。顾哥你现在朝着雾里打一枪,能测出来有毒没毒吗…”

    马超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可谓是极其婉转。顾杰和姜旗俩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就不说话了。

    这才刚刚是一个开始,就已经举步艰难了,秦震真是很难想象接下来的路会走的多么困难!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更加恐怖的事情。

    仿佛就像是为了感受党的号召一般,秦震zhè gè 念头刚刚浮现,一旁始终bsp;mò 的兰晴就声音颤抖的说话了。

    “那…那鬼讯号…又来了!”

    大家闻言纷纷一怔!这可真是黄鼠狼专咬病鸭子!这是要赶尽杀绝啊?这还没走多远呢,怎么频频出现状况啊!

    羽东索性走过去把兰晴别在耳朵上的耳机摘了下来,然后自己带上了。仔细听了一段时间之后,又摘下耳机听了几秒。最后才淡定的宣布“这不是人的声音。”

    一句话说的秦震差点没吐血!咳嗽了两声忙问道“少爷啊,你说明白了!什么叫不是人的声音?难不成是什么动物吗?”最后这句明显jiù shì 自欺欺人的话,但是秦震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羽东又带上了耳机,一边听一边说“人类能听到的声波一般在20赫兹到20000赫兹之间,某些自然或者超自然造成的极低声波却只能通过仪器才能听见。”说着,羽东指了指自己耳朵上的耳机。

    顾杰一脸愕然的抢先开口问道“东少,你的意思是说你手里的这玩意,jiù shì 专门用来监听人类之外声音的?”

    羽东不置可否的稍稍耸了下肩说“确切的说,它可以接受任何频段的声波。”

    顾杰听后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苦笑,指着兰晴手里的小电台说“咱们这点子可是真正啊!合着所有的仪器都失灵了,就这么一个鬼电台运转正常?”

章节目录

大漠狂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罪恶倾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恶倾城并收藏大漠狂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