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心情沉重的原因。大家不但没有以往即将要逃出生天的jī dòng 和开心,反而还个个都万分戒备的盯着那面缓缓拉开的机关墙。就好像十分警惕着,因为不知道它的背后又会隐藏着什么样的致命威胁!

    看着那面墙缓缓打开,羽东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就往里走。而是转过身面对着大家,很郑重的把那先知树叶的事情给他们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或许,这是他认为必须要跟大家说清楚的一个jiāo dài 吧。

    当然,这过程中他只是说树叶已经遇氧化成灰了,并没有指名道姓的bsp;bsp;是谁做的。

    听他说完zhè gè 消息之后,秦震原本以为大家都会像他一样,有种强烈的不甘心,或者是若有所失的怅然。

    可是没想到,他们却全部都是一副欣慰的样子,深深的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感觉就好像是他们从来就没有在乎过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那树叶上写的又是什么,他们只是单纯的希望那种东西消失。至少不要落在恶人手中。那样就够了。

    因为如果那些树叶上面真的写着国运的话,若是落入居心叵测的人手中,很有可能会为整个国家带来灭顶之灾。毁了它们,jiù shì 他们这些人的任务和使命。

    如此,秦震现在看他们大家的眼神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当初的好奇、bsp;bsp;、捉摸不透,变成了现在尊重和敬佩!不仅仅是这些年轻的探险队员们,还包括牺牲了的陈风,以及四十年前那支队伍的所有人。

    无意高风亮节的吹捧他们的高尚情操,但是事实便是如此。他们牺牲了自己,甚至是几代人的平静生活。执意涉险于这片荒漠之中,为的难道不是大义?

    到目前为止,所有人似乎都已经十分明朗了。除了当年忽然不知所踪的队长以外,唯一还让秦震感到yí huò 的,恐怕就只有羽东的那位长辈了。

    不过从他们大家的态度、羽东的为人、以及陈风临终前羽东对他说的那番话看来,虽然当年那位夏老爷子行为诡秘,让人有很多看不透的地方。但是他似乎真的不是什么坏人,甚至他很有可能是背负最多的一个人。至少,他背负了世人的误解和骂名。

    对此,秦震现在也不dǎ suàn 开口问什么。因为他始终相信,羽东早晚会在一个他认为成熟的时机,把当年的事情原委,光明磊落的跟大家说清楚。他jiù shì 这样人,神秘,但是却磊落。

    而且秦震也相信,将门无犬子,这句话反之亦然。能有羽东这样人中龙凤的子孙后辈,与他强大的家庭教育必定是脱不开guān xì 的。

    所以,夏家的人,一定也都是如此杰出。只不过,他们都有不得不bsp;mò 的苦衷。或许,这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宿命吧。

    不过在秦震看来,是荣耀、是不公、或是忍辱负重,这一切都会随着历史的真相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正如当初羽东说过的那句话,所有的一切,到最终都会有个dá àn 。

    当把先知树叶的事情jiāo dài 完之后,羽东就毅然的带头向那扇开启的墙壁走了去。没有时间啰嗦、也没有时间与故友告别,对于羽东来说,慰藉亡灵的最好方式,jiù shì 要让他的牺牲有价值。

    所以,路,还要jì xù 。

    这面墙后面的空间十分空旷,但是明显是有向上的趋势。这让秦震心里多少ān wèi 了一些,至少可以证明他们确实是在向地面走去了。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整个队伍都极其安静,气氛甚至可以说是压抑。当然,也没bàn fǎ 不压抑。原本九个人的队伍,现在变成了八个人。一盒子枯萎木灰便搭上了一条年轻的生命。

    现在镇国璧还没有找到,等找到那东西的时候,谁知道会不会再有人牺牲?他们大家谁都不能què dìng 下一个牺牲的会不会是自己。但是他们却似乎都抱着有来无回的决心,面对无法预知的险境毫无畏惧,好像誓死都要将自己的使命进行到底!

    凭这一点,他们这些人就都不愧是当年那些老英雄的子孙。

    又走了一段之后,前面的羽东却忽然一挥手停了下来。秦震马上就感觉心头一紧!因为好像每次羽东只要一停下来,就肯定没有好事!

    羽东没有回头,只是轻声的招呼了一句“秦震,顾杰,你们过来。”

    秦震和顾杰当下就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知所以的走到了羽东的身边。朝着他的目光所及之处看了去。

    这一看,秦震马上就在心里印证了自己的想法---羽东只要一停下,保证没好事!而且这次看来也不例外,因为在他们前方五米zuǒ yòu 的地面上,缠着两个人……

    为什么说是缠着?因为那两个人就像是扭打死缠在一起一样!四肢和身体都以诡异的角度扭缠在一起。gāo dù 的腐烂并没有使他们分开。从那扭曲的骨骼来看,很难想象这两个人死的时候是得有多痛苦。

    秦震不明白羽东为什么要喊他和老顾来看尸体,这仵作验尸的活,怎么看都不该他们俩干吧?

    不过老顾却似乎并不介意。不但不嫌恶心,反而还煞有介事的往前凑了凑,猫着腰半蹲着端详起了那两具诡异扭曲的尸体。

    也真得说老顾这一路走来,心理素质是越来越强了。看了半天之后,他忽然来了一句“这他妈是死了都要爱啊?”

    这句话说完,秦震明显看到了羽东讶异的眼神。当然,其他队友也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顾杰。似乎是被他这句话给惊到了…

    只有秦震在心里苦笑,心说你们这适应能力也太差了!这话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就老顾那种人,什么话说不出来?什么事做不出来?这在他那二百五的层次里,只算是刚入门的等级。这也jiù shì 陈风刚去世,老顾他心情还没有从悲痛中转变过来。要不然,保准儿能给这两具尸体来个更令人喷饭的定论!

    当然,最最让人佩服的jiù shì ,老顾他自己压根就不感觉他的语言和行为有任何的不妥。

    而且这时候他还好像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似的,极其严肃认真的走了回来,然后十分神秘的看着羽东,压低了声音的问道“东少,你猜我发现什么了?”

    羽东没说话,只是抬眼淡淡的看着顾杰,等着他自己接着往下说。那表情明显就有一种‘知道狗嘴吐不出象牙’的感觉。

    但是人家老顾压根就没在意,而且还更加神秘的将手挡在嘴边,凑近羽东低声说道“这死了都要爱可一点儿都不简单,其中没准有段大故事!”

    “哦,怎么说。”羽东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就像是辅导弱智班的老师在为人民尽义务一样。

    老顾听羽东发问了,这才压低了声音有点得意的说“这种现场,任他什么细小情节也都逃不过我老顾的火眼金睛。我刚才仔细的观察了下,从尸体破烂的衣服上来看,他们的穿着竟然几乎是一样的!而且还是两个男人!看来…这是真爱。”顾杰撇着嘴,煞有介事的下了定论。

    本来一直被顾杰制造的神秘气氛影响,大家都一脸认真的支着耳朵听他的‘调查结果’!没想到!他说完这话之后,大伙的脸上除了;以外,更多的jiù shì 把他也打死在这得了的决心。

    当然,其他人是不好意思这么开玩笑的。但是秦震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指着顾杰的鼻子怒道“老顾!你要是再跟我们装神弄鬼、故作神秘,还满嘴胡说八道的话。我就召集大伙一起把你打死,然后再把你跟那俩‘真爱’缠一块儿!让你们仨一块儿死了都要爱!”

    看着秦震气的直翻白眼的样子,顾杰还挺无辜的挠了挠头,然后来了一句“大震,你说人家俩真爱,你气成这样干吗?你自己去看看那是不是两个男的!而且穿的衣服都一样,明显jiù shì 传说中的情侣装。”

    “你大爷情侣装!就算这俩真是…真是真爱,他们有毛病大老远穿着情侣装往这鬼地方‘抵死**’来啊?殉情也不至于选择那么奇葩的地方吧?”秦震怒骂着反驳道。

    就在他们俩你一言我一语吵得正热闹时,羽东在一旁却忽然悠悠的来了一句“顾杰,你既然看得出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就没有点别的什么想法吗?”

    “别的想法?”老顾一愣,之后还跟真事儿似的极其认真的琢磨了起来。

    忽然,他一拍巴掌说道“东少!我有别的想法了!”

章节目录

大漠狂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罪恶倾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恶倾城并收藏大漠狂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