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之阵在缓缓的旋转着,文字光影中的乾闼婆轻轻放下了箜篌,发丝líng luàn 飞舞,一股邪恶的气息油然而生!

    那种恐怖的氛围让人心生寒意,秦震甚至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接下来的情形绝对会很可怕!而且很危险!乾闼婆这明显jiù shì 有要爆发的状态了。

    只见他用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冷冷的盯着俊天,然后缓缓张开双手,身子微微后仰,随之仰天长啸!

    飞舞的黑发似乎将他整个人都包了起来,羽东暗道了一声不好,却也无法闯进俊天所设立的结界中。唯有一双拳头,攥的越来越紧。

    此时的俊天似乎也感受到了乾闼婆不一样的变化,他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当乾闼婆周围的黑发柔柔的散开之后,秦震他们再次震惊了!他……他竟然变了一个样子!

    他不再是一袭清丽的白纱衣,而是变成了一袭血红色的长衣长袍!那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发髻上束有焰鬘冠,看起来气势逼人!

    而且他此时离地有一米高,悬浮于半空之中,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愤怒的望着俊天!

    秦震发现,这一番变化,乾闼婆就连面容也好像变了几分。现在看上去,他苍白的脸似乎平添了几分狠厉。眉心的正中间也出现了一道红色火焰般的印痕。总之,整体看起来的话,完全就像是一个魔化了的乾闼婆。

    俊天此刻算是毫无退路,只有拼着放手一搏。与这乾闼婆决一胜负!

    可是乾闼婆也没能给俊天多kǎo lǜ 的机会,一双利爪朝着地上箜篌的方向伸了出去,而那箜篌就好像是接收到了指令一样,平地而起倏忽回到了乾闼婆的手中!!

    秦震一看,心里暗道:完了完了,这妖精现在的指甲就好像是九阴白骨爪练成功了一样,这要是拨动一下琴弦,他们还能受得了??

    还真让秦震给说着了,乾闼婆一点儿没犹豫,高举起箜篌。用力的朝着俊天的wèi zhì 扫起了琴弦!

    俊天本能的伸手去抵挡。却被那一道刺眼的白光直接给撞出了结界之外!紧接着,乾闼婆的弦声就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弦声仿佛幻化出了一道白色的利刃。带着雷霆之势。直接从刚才俊天被撞出的缺口劈了下来!

    围成一个大大的血色光圈的仓颉之阵。轰然碎裂成了几段!而那些文字的光影也逐渐黯淡……

    随着结界的消失,秦震等人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即将要被剥离魂魄的痛苦!!

    “啊!”秦震只感觉到了像是炸弹造成的冲击波一样,自己被一股无形的气流撞飞了很远!直到撞到了山岩上。这才算停了下来!

    羽东在结界破开的一瞬间,就马上上前搀起了俊天,然后带他躲避弦音所造出来的光刀。

    声音,本是无形的。但是现在,它却变成了有形的!就好比一把大大的镰刀一样,追着他们几个有规则的、招招致命的乱砍!

    秦震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俊天如此催动力量创造出的仓颉之阵,竟然被这魔化了的乾闼婆一举而破!

    如果连俊天和羽东都奈何不了他的话,他们还能有生还的可能??

    此时看来俊天伤的不轻,整个人都好像无力的瘫在了地上一样。羽东放下了俊天,拔出降魔杵,迎着乾闼婆冲了上去!!

    可是就秦震看来,这完全jiù shì 以卵击石!他们连最基本的水平高低都不一样!乾闼婆离地一米,悬于空中。羽东对他发起的任何攻击,都是使不上lì qì 的!

    没想到,羽东也是出其不意、剑走偏锋!在他离乾闼婆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向后仰了身子,从乾闼婆的脚下滑了过去!然而就在那一刻,他手中的降魔杵也毫不留情的刺向了乾闼婆足底昆仑!

    乾闼婆被这一刺,也是慌乱的一惊!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经绕到了他身后的羽东,似乎是没想到羽东可以重创到他。

    其实,被东西扎了脚这点儿事,对于乾闼婆来说或许根本就不算事儿。但是刺伤他的是降魔杵,这就不一样了!

    乾闼婆在空中踉跄了两下,似乎有些站不稳。看来,他刚刚为了破俊天的仓颉阵,也已经拼了全力。现在忽然被降魔杵所伤,一时有点儿缓解不过来。

    羽东一看降魔杵真的能发挥出力量,于是趁热打铁再次朝着乾闼婆冲了上去!从他zhǔn bèi 腾空跃起的身形不难看出来,这一次,他是想直接刺中乾闼婆真正的要害之处。只有这样,或许才能把他消灭!

    可是“菩萨”到底是“菩萨”,他大意了一次,就不可能在让羽东得逞第二次!此时他顺势迎上了羽东,然后一只利爪直接就抓住了羽东!

    黑色的长发飘荡在空中仿佛像是有生命一般,随着乾闼婆抓住羽东的那一刻,他的长发也犹如绳索一般的缠绕住了羽东的脖颈!

    秦震看的大惊了一声:“夏羽东!”之后丝毫不顾姜旗和老顾的阻拦,直接就跑了过去!

    其实他在冲过去的那一刻,也没想太多。实话实说,大概就只有一个想法,那jiù shì 死就死吧……

    因为秦震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他根本就不足以与乾闼婆抗衡!

    可是就在这时,被乾闼婆狠狠勒住脖子的羽东却拼命的大喊了一声:“别过来!”那几乎破碎的声音让秦震为之一怔,楞在了原地的那一刹那,被及时站起来的俊天给拉走了。

    秦震诧异的看着俊天,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拦着自己。而俊天此时苍白的面容异常可怕,他十分愠怒的说道:“你不想活了?我和他都伤成了这样,你冲上去是找死吗?”

    “我……”秦震本想说一句,我jiù shì 想救他!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huí qù ,是啊,自己该拿什么去救人?

    俊天让秦震在原地躲好,然后自己咬牙强撑着走了过去。羽东被乾闼婆提起了离地面也有一段距离,他此时正在用降魔杵去划断乾闼婆缠绕着他的头发!

    俊天走到了一旁,对羽东喊道:“把拿着降魔杵的手放下来!”

    羽东一听,马上放下了右手。俊天一抬手,将自己的手狠狠的扎在了降魔杵上!当下鲜血直流!但是说来也神奇,那沾了俊天鲜血的降魔杵,隐隐的开始泛起了红光。这大概是两种力量合到一起的前兆吧!!

    羽东明白了俊天的意图,也顾不上再割断脖子上的头发,反而拉着那些头发,将自己和乾闼婆的距离拉的更近了!

    乾闼婆根本就没有想到羽东会忽然逼近自己,错愕之间,羽东已经到了他的眼前!冰冷的眸子透出了yī zhèn 冷冽的杀意,那种抱着鱼死网破的心理让乾闼婆都不觉一震!

    接着,羽东用那沾了俊天鲜血的降魔杵狠狠的向乾闼婆刺了去!而且一连好几下,下下都是刺中要害!最后,羽东竟然举起降魔杵,朝着乾闼婆的眼睛刺了去!

    乾闼婆一声怪叫,那头发似乎也失去了缠绕羽东的力量,羽东从空中跌下,万幸俊天在一旁扶住了他。

    半空中的乾闼婆发了狂,他连声的狂吼,震得整个长廊都开始动荡!大家护住了头,躲避着头顶落下来的石块。

    如果这时候这条山中长廊坍塌了,那他们的一切就都完了。他们将永远无法再见天日,他们也无法再到达破解九龙诅咒的地方。

    想到此,羽东举起降魔杵zhǔn bèi 跑过去给乾闼婆最后的致命一击!却不曾想,那乾闼婆仿佛是感觉到了一般,羽东刚到近前,他猛地一挥袖袍,那利爪便拍向了羽东的心口!羽东踉跄的倒退了几步,随后口中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再那一刻,秦震真的觉得羽东是必死无疑了。如同俊天感觉到危险时一样,秦震手臂上的灼热感再次传了出来!他清清楚楚的看见了那血色红纹爬满了自己的手臂,再看乾闼婆zhǔn bèi 再次朝羽东出手的样子……秦震一声暴喝!跑到了羽东的身边,夺过降魔杵,大吼着就刺向了正zhǔn bèi 攻击羽东的乾闼婆!

    他发出攻击的动作太快了,快到乾闼婆根本就想不到,zhè gè 一直没被他放在眼里的东西,怎么会忽然爆发出了如此力量?!甚至……甚至还真的给了他最后的致命一击……!

    乾闼婆用那只有眼白的眼睛看了看秦震,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之后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他的影子开始变的虚化!他手边的箜篌以及背后的飞天也开始虚化,犹如一缕缕青烟,袅袅腾起,渐渐飘散!

    最后,乾闼婆就保持着他最后那吃惊的表情,彻底消失了!

    秦震好像还没从刚刚的攻击状态中回过神来,手中还紧紧的握着降魔杵。直到乾闼婆真的彻底消失了之后,他才好像回魂儿了一般,马上转身去看羽东。

    他把羽东扶了起来,紧张的问道:“你、你怎么样了!你可别出事啊!”羽东虽然声音有些无力,但还是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回道:“我没事……”

    秦震马上又焦急看向俊天他们,大喊道:“俊小哥!!老顾!大旗!你们出点儿声音啊!你们怎么样了!”秦震是真的害怕了……他怕乾闼婆夺走了他任何一个xiōng dì 的性命!

    半晌,一个角落里传出了一个虚弱却很欠抽的声音:“大震,你他娘的别叫魂儿了……哥几个儿都好着呢……我们、我们这不过是给你一个biǎo xiàn 的机会而已……”(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漠狂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罪恶倾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恶倾城并收藏大漠狂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