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这条只有拐杖粗细,锈迹斑斑的钢丝绳,老顾是面如纸色。

    也别说,这与秦震脑子里想到最差的情况还都有些出入。秦震本来觉得这铁索渡江,怎么说也得有根十分粗的铁索才行吧?没想到,竟然只是一根钢丝绳。

    这条摇摇欲坠的钢丝绳横跨在雅鲁藏布江滔滔的江水上空,正如扎西所言,这里的江面宽度至少得有一百三十多米。但是如果要加上两岸钢丝绳延伸的部分,那这条溜索就得有二百多米长。

    至于溜索距离江面的gāo dù ……也是让老顾想死的落差。最低的距离,是百米高空!

    平日里城市中的住宅普遍是两米七八的gāo dù ,十层楼也不过三十米。这就相当于是在三十多层楼的gāo dù ,悬空而过……别说是老顾了,jiù shì 秦震也瞪着眼睛愣了好一会儿。

    两岸高山对峙、危峰兀立,谷底水流湍急,浊浪排空。远处隐约可见有很多条已经被风雨侵蚀的褪了色的经幡在迎风飘展。大概,这是往来山民们希望神明能保佑他们平安渡江的一种祈祷方式吧!

    就这么一根钢丝溜索横跨在雅鲁藏布江的两岸,难免让人看的触目惊心!这可不是城市里的索道旅游项目,这是深山峡谷两岸的bǎi xìng 祖祖辈辈的过江生活。

    看着发愣的秦震三人,扎西还笑了笑说:“别害怕,我们都是这样过江的。现在的条件已经很不错啦,至少是钢丝绳的。老人们说。当初的溜索都是竹子编的。那个才叫危险,几乎时时都会有山民掉到汹涌的雅江之中。掉下去就会像这位大哥说的那样……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啦。”

    被扎西这么一说,本来就脸色惨白的老顾更是面如死灰!谁能想的到,这大山bǎi xìng 们天天过的都是人猿泰山的生活。

    就像扎西说的,这里平日过江的无非是附近的村民,但是由于很少有人会往丛林那边走,所以这溜索附近的人很少,现在只有他们五个人。嗯,又变成了五个人。只是,少了那面冷心热的主心骨儿。在这绝壁崖边。心里还真是少了份踏实。

    这jiù shì 俗话说的群龙不可无首。好歹得有个领袖精神。有了信仰,心中才能无惧无畏。但是显然秦震给老顾起不了这样的作用。现在就算是皇上二大爷来了,老顾也不可能愉快的爬上溜索。

    江边两岸的岩石已经被汹涌咆哮的江水冲刷得更加奇峰嶙峋,在岁月风雨的洗礼下。这条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峡谷。变的愈发的神秘深邃。

    反正都得过江。这么傻愣愣跟溜索相面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所以秦震这时率先走到了溜索旁,检查起了他们即将要用的“交通工具”……

    大概是因为对岸没什么山民光顾的原因的吧,那条绳索看起来十分不可靠!可能是年久失修。又没有什么保养,山民们往来所用,年头长了,钢绳就会磨断,有些地方的钢丝已经翘了起来。不时地还有些自丛林中爬出来的四脚蛇或小蛇在钢索上面爬上爬下……这显然会更干扰渡江者的注意力。

    在这样的溜索上渡江,可想而知啊,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划破手掌。一旦失去平衡,就会掉进湍急的雅江之中,那生还的可能就等于零。

    秦震抹了把脸,然后转头对扎西和次仁说道:“你们xiōng dì 俩教我们怎么渡过去就可以了。你们就不要跟着过去了!我答应过桑吉老爷子,要让你们平平安安的huí qù 。”

    扎西爽朗的笑了笑说:“还没到丛林呢!你们接下来怎么走?再说了,我们打小就从这条江上面来来去去的,早就习惯了!你放心,我们不跟着你们进雪山jiù shì 了!来吧,咱们开始做过江的zhǔn bèi 吧!

    说着,扎西和次仁就麻利的从背篓中取出了一个如同弓形的自制的小木架,架在了钢丝绳上,下面垂着的是绳子,很显然……那是绑在身上用的。

    看秦震他们发懵的状态,年岁更小一些的次仁自告奋勇的说:“你们好好看着我是怎么过的哦,我到对岸等你们!绳子有的是,我们特意多拿了些。”

    秦震哭笑不得的想,多拿些绳子能管什么用?万一中间断了,也不可能有再重新绑一次的机会啊!

    扎西并不反对弟弟的想法,他们好像真的对这过天险的事情习以为常了。由次仁第一个过去,就算是个亲身指导了。然后扎西要在这面把秦震他们一个一个“送”过去,最后他自己再过去。

    当然,所谓的“送”jiù shì 由扎西给他们绑好绳子啊,指导好动作啊,必要的时候可能还会推一把之类的……

    说定了之后,就见次仁将那跟老旧的破绳子系在了腰间。绳子两头往木架两端一绑,双手紧握着木架两端,紧接着双脚离地将绳索一夹,背向江水,面朝蓝天,随着他轻松欢快的一声哨声,转眼间次仁就随着那向下的冲力滑向了百米宽的江对面!

    但是很快,咆哮的江水就湮没了次仁的哨声。只剩下了令人胆战心惊的绝险一幕!

    就在他冲下去的那一刻,秦震他们的心似乎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那感觉就好像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凭空“飞越”雅江。

    或许是他们少见多怪了吧,扎西在一旁的眼神倒是淡定的很。大概,生在这里,从小就已经对这些天险习以为常了。

    由于江面太宽,溜索太长,中间的弧度又太大,就这一下子根本就不可能冲到对面溜索的顶端。所以至于剩下的那二十几米,就只能手脚并用的攀着绳索qián jìn 才能抵达对岸了。

    万幸,次仁平安的到达了对岸。看着弟弟已经到了,扎西转头看向了秦震他们。眼神好像是在看,接下来渡江的该是谁?

    老顾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姜旗一看,笑着拍了老顾一巴掌说:“哥们儿去对面等你!秦震刚才那话我觉得说的挺好,你就时刻谨记主席的教导,会当水击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这溜索渡江算个什么!瞧着,哥们儿先行一步!”

    姜旗也是不会说话……这句“先行一步”一说完,就连秦震都感觉怪怪的。配合着扎西,将绳索绑在了腰间之后,姜旗动作利落的双腿夹住了绳索。随着扎西鼓劲儿似的一声叫喝,姜旗整个人倏忽间就滑了下去。

    姜旗也真是个好样儿的!一点儿都没给“金珠玛米”丢人,把祖国军人的气势发挥的淋漓尽致!当到了滑不过去的二十来米的时候,他手脚并用,动作轻盈利落,看上去比次仁到达对面的速度还快呢!

    看着已经顺利到达了对岸的姜旗,秦震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了看顾杰:“你先还是我先……”

    老顾可能被姜旗那英勇无畏的举动给影响了,这会儿就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我、我先来!”

    秦震退后了一步,左手背后,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老顾一仰头,昂首阔步的走向了溜索。那迎风而立的造型俨然jiù shì 为革命英勇就义的爱国青年。

    等到扎西已经都给他绑好了之后,就示意他可以渡江了。但是老顾却仍然梗着脖子仰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秦震见状走了过去,看着老顾那惨白惨白的脸,问道:“怎么了?缺乏动力?”

    老顾不说话。

    秦震想了想,指着对岸说:“去吧,你就当兰晴在雅江的那一面等着你呢。最主要的是,傅天磊还在后面追着你。前有美人,后有追兵,zhè gè 动力够给力了吧?”

    老顾咽了口唾沫,似乎依旧是下不了决心。

    秦震揣着手看着他那窘态,不禁坏笑了一声,然后阴森森的说道:“昭仓不是跳下去了吗?唐塔不是也跳下去了吗?跳吧……跳下去就会融化在蓝天里,跳吧。”

    老顾本来就战战兢兢,被秦震这话一说,愤怒的回头骂道:“我跳你大爷!秦震,你这状态还真是像《追捕》里的精神病大夫!可你神经,我可不神经!还融化在蓝天里……杜十娘也跳下去了!屈原也跳下去了!结果呢?你少在这引诱正义人士走上不归路……”

    秦震被老顾给气笑了,走到他身后说道:“你不是杜十娘,也不是屈原,别他/妈墨迹了……”说着,他猛地推了老顾一把!老顾出于本能fǎn yīng ,马上就双手双脚都攀上了溜索!而当他双脚离地的那一刻,整个人也就跟着滑了下去!

    随着老顾撕心裂肺的一句:“秦震!!你大爷!!”他的身影也很快就到了雅江中间。

    秦震用手指掏了掏耳朵,似乎是想当刚才那句刺耳的叫骂声没听见。却紧接着就传来了一声声被滔滔江水所掩盖的尖叫声。

    听着那杀猪般的嚎叫声,不用看都能知道,老顾肯定是已经到了那段需要手脚攀爬的wèi zhì 上了。姜旗和次仁在那面努力的引导着他jì xù 往前爬,也没用了多长时间,他终于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的“瘫”在对岸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漠狂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罪恶倾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恶倾城并收藏大漠狂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