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为了感谢各位月票、订阅的各种支持,今日万更奉上。还望大家看在倾城始终努力的份上,多多鼓励,多多支持!倾城感激不尽。

    “你又知道了?秦震诶,我发现你现在真都神了!时不时的还真就像是东少附体了一样!你告诉告诉我呗,你是吃什么灵丹妙药提升智力了,还是掐诀念咒让东少上身了?”老顾在后面惊叹的说着。

    “放屁!说的就好像他是鬼一样。你自己过来看看,看一眼,你也能知道该往哪走。”秦震没好气的回着老顾。

    等到老顾和姜旗都举起手电照向了秦震脚下的时候,他们的脸上也都闪现出了一丝震惊。因为在秦震的脚下,是一具尸体。一具穿着二战时期德国军装,胳膊上带着纳粹袖标的尸体。

    七十年的时间,如果要是在正常的泥土或洞穴里,早就已经变成枯骨了。如果要是在那热带雨林当中,那恐怕连骨头都得烂没了。然而在这特殊的冰封坏境下,这具纳粹的尸体被保存的相当完好,栩栩如生。

    “纳粹?”老顾无意识的问了一句fèi huà 。好像他不能理解这里怎么会冒出了一具纳粹的尸体。

    “是。大旗,你有没有bàn fǎ 查出来zhè gè 人是怎么死的?”秦震严肃的看向姜旗,一脸的认真。

    姜旗不太理解秦震为什么要追究一个纳粹的死因,就微微愣了一下。然后fǎn yīng 慢了半拍的答道:“嗯……嗯,能。”

    秦震见姜旗发愣,就转身解释道:“大旗,如果当年希特勒派来的纳粹德军已经找到了这莲花秘境,那他就没有理由会死在这入口处。咱们三个都没死,他们精兵良将的大队人马怎么死在这一个?咱们得弄清楚他是怎么死的,以防咱们也落得个同样下场。”

    听秦震这么一说,姜旗的心里也起了疑,马上蹲下身带上手套轻轻的检查了一下那具尸体。如果真有什么怪物撕咬的痕迹,那他们就必须得多加小心了。不能再像刚才一样的走了。不过看这纳粹“死状安详”的样子。似乎不像是什么怪物所为。

    姜旗首先下手的地方是头部。没有枪伤、刀伤、钝器伤,那就证明不是被枪杀或打死的。然后他又轻轻的捋了一遍四肢,没有发现骨头断裂的痕迹,证明也不是摔死被遗弃在这里的。最后。姜旗缓缓的推开尸体。让尸体微微侧过了一些之后。这才终于转过头对秦震说道:“找到死因了。他是被人拧断了脖子而死的。尸体保存完好,但是仍然可以看见颈椎关节处的严重错位。”

    秦震看了一眼,果然如此。隔着那风干的皮肤都能看见尸体脖子上的骨头都支出来了。看着一个人的尸体这样。秦震还真觉得浑身一冷。

    就听姜旗这时接着说道:“从他倒下的姿势来看,是有人从背后袭击了他。没有反抗、没有挣扎,直接被拧断了脖子,然后又被轻轻的放下了。”

    “你怎么知道是轻轻放下的?”老顾十分好奇的问了一句。

    姜旗走到了老顾的身后,然后伸出手作势扼住老顾的脖子后问道“你看,我如果现在拧断了你的脖子,你可能平平整整的仰面朝天躺在这里吗?”

    老顾恍然大悟的说道:“诶!!还真是这么回事!那杀他的人是谁呢?这杀完还后悔了怎么着?还轻轻的放在地上,什么毛病?表示歉意啊?”

    秦震也有些不理解,zhè gè 纳粹死的实在是太蹊跷。

    而姜旗这会儿却又看了看那具尸体之后缓缓说道:“杀人的人,不是后悔了。要我看,他是不想前面的人知道……”

    秦震也错愕的看向了姜旗,等着他jì xù 说出他的推论。

    姜旗则指着地上的尸体有条不紊的分析道:“不管什么原因,他们下来之后,zhè gè 人和另一个人走在了队伍的最后,然后在毫无防范的情况下,他被他身边的人杀死了。杀人的人,在杀了他之后,放慢速度逐渐跟上队伍。即便有人问起来zhè gè 人去哪里了,那么多的岔路口,也完全可以说是走分散了。大部队是绝对不可能为了一个兵而冒险在这迷宫里四处寻找的。”

    秦震听着姜旗的这番推论,十分敬佩的竖起了大拇指。特种军官出身jiù shì 不一样,逻辑推理的完全合理。而且以zhè gè 纳粹如此“安详”的形态上来看,也只有姜旗的这种说法才能说得通。

    老顾先是佩服的抱了抱拳,然后又十分纳闷的问道:“法西斯的部队能找到这里,他们可是付出了大代价的啊。按理说能进这里的人都应该是他们自己人才对,那怎么会出了杀手了呢?内讧?敢情他们也内战?”

    “别扯那没用的。”秦震dǎ duàn 了老顾那马上就要跑偏的话头,摇了摇头说道:“他们走遍了西藏,翻雪山,过雨林,死了那么多人。没理由走到这里忽然内讧了。再说了,内讧都是得有诱因的。这里目前不过jiù shì 个冰溶洞的入口而已,什么都没有,那诱发内讧的原因是什么?”

    “……这、这想杀人怎么都杀了!哪有那么多的原因。”老顾没理搅三分的说着。在他心里,这群纳粹保不齐jiù shì 玩打雪仗输了的死,一切皆有可能嘛。

    秦震bsp;mò 了一会儿,然后冷静的抬起了头,眼中闪过了一抹沉着睿智的光芒,他轻轻笑了一下说道:“咱们再往前走走,我就能què dìng 我想的是否正确了。”

    “往哪儿走?那么多条路!”老顾迷茫的退了huí qù ,看着四周纵横交错的冰甬道,露出了一筹莫展的mó yàng 。

    秦震点指了一下尸体说道:“就跟着他走呀!我想,前面还会有给我们引路的。跟我来!”

    姜旗和老顾也没太明白秦震唱的这是哪一出,只好跟着他jì xù 往前走。这里的洞壁都是冰层,十分光滑,手电光一照就折射出了光彩,让人觉得眼前一片光怪陆离。

    这些冰层的上方,都是四棱形、六棱形的冰柱和冰锥,在纯净的雪山内部自然结晶,看上去就好像是片水晶丛林一样!那如梦似幻的景象,让他们都不由得放慢了步子。

    这不是因为他们还有闲心流连风景,而是他们现在对这种平静绝美的环境心生惧意。这就好像是一朵妖艳诱人的罂粟。在引诱着人们痴迷、放松。然后再给以致命的危险。

    不出秦震所料,往前又走了一段之后,很快就遇到了第二具尸体。这次,秦震没有再让姜旗验看死亡原因。甚至根本就没做停留的招手说道:“不用看了。还是被拧断脖子杀死的。接着走。”

    老顾很吃惊的看着秦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秦震的眼里开始有了老顾不太熟悉的光芒了。这货这会儿又变法医了?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这人也是被拧断了脖子死的?

    怀着各种惊讶和好奇的心情。他们随着秦震一路往深处走去。

    几乎每到一处大路口,角落里都会有一具纳粹的尸体。而且死因也全部都是被人拧断了脖子。老顾揣着手站在了又一具尸体的旁边,略有些;的笑了下说:“这队伍走到这儿,估计已经得少了一半了吧?他们一直在往深处走,后面的哥们儿一直在断后。前面领头的人但凡回下头,也能知道事情不太对啊!要是照这样走下去,等他们队伍的领导再回头的时候,身后恐怕就只剩下那杀手哥们儿了。”

    秦震也笑了一下,不得不说,老顾说的这情况还真贴切。

    姜旗也在一旁纳闷的说道:“希特勒对血统和种族的要求都如此严格,怎么会冒出来这么一位无间道呢。”

    秦震笑而不语,没说话。倒是老顾在一旁嘿嘿笑道:“这杀手哥们儿有点儿意思,是不是就怕咱们找不着路,特意在七十年前为我们做好了zhǔn bèi 啊!”

    这次,秦震笑了笑说:“老顾,zhè gè 人想的可没那么多。我想……他只是不希望这些纳粹找到路罢了。”

    “啊?这什么意思?你是说……”老顾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姜旗在旁边沉声接道:“zhè gè 杀人的人……难不成是咱中国人?”因为只有中国人,才不会愿意纳粹的魔爪伸向这片雪域。

    秦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分析着说:“你们还记得吧,扎西他们的爷爷说过,纳粹是从中国带走了向导的。看来,这位向导一路上都在寻找机会。寡不敌众,他没bàn fǎ 在外面与他们作战。直到走进了这冰溶洞,他才找到了机会。”

    老顾听到这里,张了张嘴,然后朝着空旷的四周跟真事儿似的敬了个礼,并且有些感怀的说:“大震,要真是你说的那样,那这杀手哥们可真是个中国爷们!这也算是誓死保卫家园了,你说呢?”

    秦震的目光悠远,看向了那深不可测的冰甬道,然后叹了口气说:“这一定是个当地人,可能他深深的了解莲花秘境和香格里拉的传说。所以当德军要寻找香格里拉秘密的时候,他用自己的方式做了他力所能及的事情。当然,我想他也一样没能再走出这里。”

    不知不觉的,这话题开始有些沉重和伤感。不过很快就被老顾激昂的情绪给带过了,只见他挺胸抬头的说道:“七十年前的一个大爷都有如此壮举,咱们哥仨更没有问题了!我早就说过了,还别说不知道有没有香格里拉,就算有,他他娘的也得是中国的!还轮不到法西斯来占便宜!咱们赶紧走,沿着纳粹的尸体qián jìn !我估计咱这就快到了……”

    说完,老顾就迫不及待的打起了头阵。大概是曾经的这位中国人激起了他心中的斗志和信念吧,反正这会儿看他绝对是生龙活虎,哪里还有刚才那晕头转向的样子。

    秦震和姜旗在后面,也在轻声的讨论着这些尸体的问题。必须得说,能这样做,除了有勇,还得有谋。他杀了那么多人竟然还能不被发觉,除了环境的因素,也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如果派老顾执行这种暗杀任务的话,那就有意思了。还没动手呢,他得先喊一嗓子‘孙zei!你给我受死!’这一下子,整个队伍都能知道队里出了个反动派,不当场毙了都怪了。

    想到那位英勇大义的无名人,秦震的心里还是有些感慨的。一个偌大的国家,真的不是靠几个当官的就可以守护的。它是需要每一个不起眼的人,甚至是连名字都没有的人,默默的以自己的方式去保护。

    当年的那个人,他一定是知道如果被纳粹找到了香格里拉,会有怎样严峻的后果,所以这才冒死阻拦下了他们的行动。不管他最后成功与否,总之,没有人将秘密带出了莲花秘境,这jiù shì 最重要的结果。(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漠狂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罪恶倾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恶倾城并收藏大漠狂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