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声望去,说话的是一名长相与自己相似,但嘴角带着讥笑浑然阴阳怪气的青年男子。

    “咯吱咯吱。”

    张大少的拳头攥得作响,知道此人正是把韩梦怡骗到自己房间还把自己灌醉的堂哥李察!

    与其余人不同,李察明面上从不与自己发生口角,总是暗地里栽赃陷害自己,如果不是原先的纨绔大少蠢到无药可救,怎么会相信一个从小就仇视自己的大哥去玩女人?

    沉吸一口,张大少没有理他,转身挤出一丝苦笑:“爸,各位叔伯,大家都在啊。”

    “哼!你还知道自己是李家人?你可真是色胆包天,居然敢对韩家大小姐做出那等禽兽之事!你知不知道你给李家惹了多大麻烦!”

    “对,这小子身上只有一半李家的血,外姓旁人靠不住,净给李家惹祸,这下好了,咱们李家成了整个燕京的笑柄!”

    “二十年前我就tí yì 过,旁姓孽种留着等于祸害,老七,现在知道我当初的tí yì 多正确了吧。”

    这是李家人的声音。

    所有人的嘲讽和谩骂汇集成一片冰冷的江流,将张大少狠狠淹没其中。

    张大少便宜老爹在李家排行老七,地位不尴不尬,没什么话语权,但仗着本身为李家增砖添瓦也算立下不少功劳,现在因为儿子自己也牵扯进去,面色不禁难看起来。

    嘲讽良久,正座一位面色不悦地中年男人站了起来:“张天,你玷污韩家大小姐,此事实在太过恶劣,有辱我李家门风,败尽我李家脸面!现在韩家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给出一个jiāo dài 。”

    此人正是李家的传奇人物——族长李雷!

    张大少清楚是有人成心在搞自己,不禁眉头拧成了一团。

    见张大少不动声色,李雷jì xù 道:“幸我们与韩家guān xì 不错,留住你一条命,但辱门风一事绝不姑息!我和你几位叔伯协商过,一致决定将你逐出李家大门!现在,我以李家家主的身份宣布,张天,从此不是李家之人!”

    “咔。”

    张大少的便宜老爹听见李家族长的宣布后,双手不自觉将椅子的扶手给捏得粉碎,脸上带着愤怒与不甘。

    面对早已料到的结果,张大少冷冷一笑,记忆里面按照李家家规,家产传男不传女,便宜老爹膝下只有自己一个儿子,将自己驱逐,那百年之后辛苦赚的家产落到哪里不言而喻。

    张大少难看的表情落入众人眼中,幕后操作的李家人纷纷面带笑容,像是已经把张大少将来的家产搞到手似的。

    李察则阴阳怪气地低声道:“弟弟哦不,张天,我现在也帮不了你了,不过你不要怕,咱们毕竟xiōng dì 一场,将来你在外面有困难随时找我,做哥哥的肯定尽力帮你。”

    张大少不屑地撇撇嘴:“猫哭耗子!不过我可不是耗子。”

    瞅见张大少敢biǎo xiàn 出不屑之色,李察脸上出现狰狞:“你玷污了韩梦怡,为了维护两家的声誉与guān xì ,韩家已经决定将韩梦怡嫁给咱们李家未来的继承人,那个人jiù shì 我,hā hā哈。”

    “不过你也不用dān xīn 哥哥吃醋,你从八岁开始身体变差我就知道了,你五秒钟的能力哥哥也清楚,所以我相信她还是处的,hā hā哈。”

    “李察!我干你老妈!”

    让李察激怒的张大少火冒三丈,突然挥出一拳把他大哥的门牙给打碎半颗:“老子把韩梦怡睡了,她一生jiù shì 我的女人,轮不到你来插手!”

    没等李察还手,张大少又说道:“把老子赶出家族是吧,你们都记好,我张天从来就不是你们李家人,用不着赶!”

    高亢的声音,让满是讥笑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甚至包括捂嘴吐出半颗碎牙的李察。

    一屋子人全都呆滞,足足愣了两秒钟,身为家主的李雷才发出怒笑:“张天,我不管你是疯了还是傻了,总之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以后不要再踏进李家大门。念在你以前也是半个李家人的份上,待会找你爸爸要张50万的支票。”

    张大少怒极反笑:“我老爸的钱需要你们来教我怎么花?”

    说完这句话,张大少头也不回走出客厅。

    ……

    燕京韩家。

    “怡儿,出来吃饭了。”一名面带慈笑的中年人在韩梦怡的房间门外轻轻敲了敲门。

    “……”

    “怡儿,再不出来饭菜都凉了,你妈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鲤鱼,赶快吃点。”中年人又和蔼地道。

    “……”

    叫了半天,韩梦怡愣是没有答应一声,中年人摇头叹息了一声,终于放弃了。

    身边的老管家附声说道:“老爷,小姐从回来就一直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间谁都不见,时不时骂两句李家的小孽种,依我看还是让她一个人先静静吧。”

    中年人;地点了点头,旋即咬牙切齿地道:“张天,你个小王八蛋居然敢对我女儿做出这种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