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苏心蓝早早出门,去接待四方来的朋友。

    张大少,则是闷在房里纠结。去参加苏心蓝的生日party,总不能空手去吧,可是要送什么礼物才好?

    苏心蓝本来jiù shì 个小富婆,给她买一般的礼物显得有些磕碜,太贵的还真不舍得买。现在自己已经被赶出李家,花钱也得细细算计。

    “对了,我给她炼制一颗丹药!”

    最后,张大少脑中灵光一闪,兴冲冲地跑去中药市场,买来材料,花了整整六个小时时间,给苏心蓝炼制出一颗美容丹来。

    这美容丹,乃是修真界驻颜丹的简化版。

    驻颜丹一颗能让人青春永驻,永葆无上仙颜,美容丹虽然连他万分之一的功效都达不到,但是远远甩那些美容养颜药物好几条街还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拿去市面上卖,张大少这一颗美容丹一万块都是物超所值,这礼物,可以说是很贵重的。

    当然,苏心蓝或许会以为张大少在忽悠她,根本懒得吃,这张大少就管不着了,反正心意已到。

    练好丹药,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张大少拦下一辆出租车,匆匆赶往临江会所。

    在临江会所门口,张大少遭到了门卫的阻拦:“喂,你干什么的,这是私人会所,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张大少看看自己身上的地摊货,没有多说什么,也是,自己这卖相是有点磕碜,狗眼看人低的人到处都是,没必要计较。

    “我是来参加苏心蓝的生日晚会的。”张大少并没有动怒,淡然说道。

    “参加生日晚会?”门卫上上下下不住打量张大少,满脸嘲讽神色,虽然没有明说,但那意思很明确:苏心蓝小姐会邀请你这种人?

    “请帖有没有?”门卫鼻孔朝天,连正眼都不去看张大少,他认定张大少是想混进去的土包子,肯定没有请帖。

    张大少没有说话,直接把请帖往前一亮,门卫瞬间一愣,脸皮极不自然地抽搐一样,lì kè 换上一副热情的笑容:“先生,里边请。”

    只是心中越加奇怪,苏心蓝小姐怎么连这种人都请?

    “喂!前面的人站住,谁让你进去的!”

    zhè gè 时候,一辆保时捷卡宴呼啸而来,从车上跳下来一个青年,他一看前面竟然有一个乡下土包子往会所里走去,眉头一皱,当即大喝。

    张大少回头一看,不禁愕然,原来竟然是被自己踹了一脚的黄海天,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自己第一个碰见的人竟然是他。

    黄海天明显也是一愣,万万没有想到那土包子会是张大少,随即他心里燃起一团无法遏抑的怒火来,苏心蓝竟然请zhè gè 土包子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会,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阴着一张脸,黄海天来到门卫面前,哼道:“你是怎么办事的,临江会所是随随便便什么乞丐都能来的地方吗?你脑子有毛病啊!居然放这种人进去!”

    门卫知道黄海天是副局长的公子,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却只能低声下气地给自己辩解,他拿出张大少的请帖,道:“黄公子,zhè gè 人有请帖……”

    门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黄海天一把dǎ duàn ,手里的请帖也被黄海天一把抢过去撕个粉碎,指着门卫的脸大叫:“说你没脑子你还真没脑子啊,请帖jiù shì 一张纸,谁还不会伪造一张?”

    说着,黄海天又指着张大少的脸:“zhè gè 人我见过,犯过事,才刚刚出来没几天,你竟敢放他进去,出了事情你负责得起吗?”

    黄海天他老子jiù shì 公安局副局长,他说张大少犯过事,门卫还真有些后怕,不禁流了一头冷汗,心想幸亏黄公子制止得早,不然自己可就闯祸了。

    张大少则是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也不为自己辩解,脸上甚至还有一丝不屑,仿佛黄海天口口声声扣屎盆子的是别人一样。

    “那不是黄海天吗,他在那干嘛呢?”

    这时候又有几辆车豪车停了下来,静海市圈子里的公子哥先后又有几个到来。

    他们看见黄海天在义正言辞地训斥一个小小的门卫,都是大感好奇,也不急着进去,先在一边看热闹。

    对于黄海天的话,大家还是有些相信的,毕竟,公安局jiù shì 他家开的,大家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张大少身上。

    一直都木头一样站在原地的张大少终于开口了:“你,说完了?”

    黄海天一怔,有些发傻,感到力都打到了空处,自己巴巴费那么大劲,人家居然一点都不在乎。

    围观的公子哥们也是十分好奇,黄海天口中的zhè gè 罪犯大咧咧抱着膀子站在那里,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倒是有点意思。

    黄海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张大少忽然走过来,一人一脚踹了过去。

    扑通!

    黄海天被张大少一脚踹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大家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人是谁,也太猛了吧?jiù shì 静海三公子,也不敢这么公然打黄海天啊。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