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室里,张大少大爷一样地靠在椅子上,两条腿搭在钢制桌子上,看起来要多拽有多拽。

    他对面,刘波一脸蛋疼,这位爷刚刚出去怎么又进来了,而且还是闯进四少的会所里殴打黄海天,这位爷的胆子到底有多大?

    不过这一次刘波不敢对张大少特殊照顾,只是老老实实,没有任何冒犯而已。因为这一次,他的身边有黄海天在旁听!

    “姓名?”刘波好言好语地问道,就像是羞涩少女看上某个帅哥时候一样。

    张大少微微眯着眼睛在那闭目养神,似乎没有听到。

    “张,张天,请问你的姓名是什么?”

    刘波脸皮yī zhèn 抽搐,局促不安地看看旁边的黄海天,干咳一声,硬着头皮又问。

    “……”

    张大少已经睡着了。

    “喂,醒醒……”

    黄海天在一边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刘波在局子里是出了名的黑心王老五,今天怎么变成了一只温顺大花猫,居然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气得他都冒烟了。

    重重一拍桌子,黄海天眼睛一瞪,大骂:“我草肥波你搞什么飞机!你他妈地是审犯人还是审祖宗!”

    “张天,我劝你还是老实点的好,敢打老子,你这辈子别想出去了。”黄海天阴测测一笑,一脸幸灾乐祸,“老实一点,或许你还能少受点罪。”

    “……”

    任凭黄海天吹胡子瞪眼的,张大少只顾着自己在那里睡觉,连理都不理一下。

    “好,你小子够嚣张,我就看看你有多嚣张!”黄海天阴恻恻地盯着张大少,冲刘波一摆手,“你先出去,这犯人我自己审。”

    刘波听了心里暗喜,他巴不得自己永远不要再碰见张大少才好,黄海天这话可正是正中他的下怀。

    连一秒钟都没有停留,刘波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关门时从门缝里瞟了黄海天一眼,暗自为黄海天祈福,碰上这位爷,你就自求多福吧。

    等到刘波出去之后,黄海天随手就把监控给关了,拉过椅子来坐在张大少面前,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吐了张大少满脸的烟圈。

    十分戏谑地盯着张大少,冷笑道:“小子,你有胆,竟敢打我,现在后悔了吧,和我作对,你够格吗?”

    张大少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把搭在桌子上的双脚挪动了一下,使感觉更舒服一些,才慢吞吞道:“也给我一枝烟,话说我还没抽过这玩意呢。”

    张大少的这具肉身,自然是抽过烟的,不过记忆力的感觉终究只是记忆,张大少此刻心血来潮,倒想尝尝这地球上的玩意是啥滋味。

    “咳咳。”黄海天闻言一下子就被烟给呛到了,他心里那个气呀,这小子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怎么就这么无所谓!

    砰!

    站起来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黄海天怒哼道:“你知道你会以什么罪名入狱吗?强奸罪!三年前静海市发生一起连环强奸案,还出过人命,凶手一直都未落网,我看jiù shì 你吧!”

    张大少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随便。”

    黄海天气得脸色通红,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你有种!”

    随即怒气冲冲地打了个电话:“刘猛,带两个弟兄过来练练手。”

    不多时三个身高马大的警察lì kè 闯进了审讯室,手里全都提着警棍。

    大队长刘猛最后进来的,他一看黄海天要duì fù 的竟然是张大少这么一个年轻小伙子,当时就愣住了:“黄队,你不会是搞错了吧。”

    黄海天则是冷笑一声:“哪来那么多fèi huà 。”

    刘猛听了不再多说什么,活动着手腕走向了张大少,砰一拳重重打在了张大少的肚子上。

    这一拳分量不轻,即便是个汉子在这里也要被打得翻江倒海的,趴在地上起不来。身为防暴大队的人,刘猛手底下可不是盖得。

    黄海天脸上露出了不屑和畅快的笑容来:“小子,如果受不了了,你可以求饶的。”

    谁想到,这一拳下来张大少竟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仿佛刘猛打得不是自己身上,而是别人身上一样。

    看那脸色如常,呼吸平稳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丝毫感觉。

    不光如此,张大少更是发出一声嗤笑:“你在帮我挠痒痒吗。”

    这下子刘猛的脸色大变,嘴角的肌肉微微抽搐了起来,这年轻人看起来其貌不扬的,但却是一个高手啊!

    黄海天更是憋得要命,连连大叫:“打,给我使劲打!”

    “臭小子,我看你究竟有多抗揍!”刘猛怒了,又是一拳狠狠打过去,直接打在张大少的胸口上。

    但,却就像是打在一面墙上一样,邦邦的响,看得周围的人都是yī zhèn 龇牙咧嘴的,这是打人还是杀人啊。

    不过让刘猛震惊的是,这一拳张大少同样是不疼不痒的,就跟个没事人似的,似笑非笑得看着自己。

    再看看自己的拳头,就像是打在了钢板上一样,整个儿都是隐隐生疼,都擦破了皮渗出了血丝!

    这是什么怪胎啊!刘猛咽了一口唾沫,冷汗直流地回头看了看黄海天,想从黄海天那里得到dá àn 。

    只不过此刻黄海天和其他防暴大队的队员也正在傻愣愣的看着张大少,显然也被雷到了。

    “上,都给我上!”刘猛彻底暴走,一侧身,当先一脚狠狠向张大少身上踹去。

    “你打上瘾了是不是?”张大少忽然说道,整个人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脚把刘猛踢飞了,撞在身后的桌子上。

    一时间审讯室里乒乒乓乓人仰马翻的,好不热闹,其他两个防暴大队的人都愣住了。

    “你,你敢袭警!”黄海天指着张大少,又惊又怒。

    张大少摇了摇头,都懒得理会黄海天这货色,在地上捡起来笔录,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黄海天一愣,张大少zhè gè 举动可是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拿过笔录来一看,就hā hā大笑起来:“张天,你被刑事拘留了。”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