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张大少被押上一辆警用面包车里,要被移交到看守所。

    交接完文件之后,张大少被带进看守所里,负责接收的警察是个三级警督。

    三级警督接过文件翻翻,不禁有些色变,刚要开口说什么,旁边就过来一个高个警察,趴在他耳旁嘀咕两句,三级警督犹豫两秒钟,最后还是点点头:“好吧。”

    然后三级警督带着张大少穿过一条长长的通道,来到一间囚室门外,掏出钥匙打开铁门,里面是一排水泥大通铺,躺了黑压压的一片人。

    咣当!

    铁门被粗暴的关上,囚室里犯人们的目光全都向张大少扫来,来了精神,上上下下打量着张大少,满脸yí huò ,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个看起来大学生一样的家伙,会被关进这里。

    角落里坐着三四个人,远远扫了张大少一眼。

    其中一个鹰钩鼻满脸不屑:“光头哥,四少让我们duì fù 的,jiù shì 这小子?开什么玩笑,我一拳都能打死他。”

    鹰钩鼻是打黑拳出身的,手上有过人命,要说能打,除了他身边的那个光头,没人比得过他。

    其他几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同样嗤笑不已。四少已经jiāo dài 过这几个人,要好好招呼张大少,并且还让人送了匕首铁棍啥的进来。

    本来几人以为是什么猛虎呢,可谁想一看,居然是只小绵羊。

    光头却是眼中精光一闪,沉声说道:“都别大意,这小子绝不简单,你们没看见他进来之后就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冷静无比。而且他还带着手铐脚镣,就算是你我进来的时候都没这待遇。我可以肯定,这是个硬茬。”

    鹰钩鼻等人听了惊疑不定地看向张大少,果然发现张大少很不寻常。这一刻他们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四少会把这小子送进zhè gè 号子里。

    囚室里的人在看张大少,张大少同样在看他们,这间囚室里关押的全部都是重犯,基本上身上全部都是刀疤和纹身,坚实的肌肉盘根错节,眼神就像是鹰隼一样,一般人看一眼估计就会害怕。

    所有人之中,最厉害的jiù shì 坐在东北角的那四个汉子,他们每个人要么是职业杀手或者是部队里的,反正是jīng guò 专门训练,深谙杀人技巧。

    黄海天把自己送到这里来,其目的不言而喻。

    “果然是个硬茬!”

    在张大少目光扫去的时候,光头和鹰钩鼻四人都是吃了一惊。那一眼,四人觉得张大少已经把他们看穿了。

    这人在那么多人之中,一眼就能发现自己四人,的确不是等闲之辈。

    “还以为黄海天有什么本事呢,也jiù shì 找几个混混而已。”张大少无所谓地摇摇头,看见囚室里有空着的一张床,毫不犹豫向那走去。

    这一走,号子里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嚷嚷起来。

    “小逼崽子,挺狂的啊。”

    “我草,新来的,你他妈懂不懂规矩?有烟没,先给老子点上。”

    “***的,有点眼力见没,还站着,给老子蹲下!”

    张大少一直站立不动,稳如泰山,听到那***这句话时他霍得扭头看过去,冷声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他妈的!”那个出口骂人的汉子猛地一瞪眼,戾气十足,“敢这么对我说话,你他妈……”

    砰!

    汉子还没有说完,他整个人已经飞了起来,撞得整个囚室似乎猛地一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已经安详睡着了。

    号子里一片哗然,看不出来,这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然这么猛!

    “敢动手!?”

    怒喝声响起,虽然张大少那一手很有震慑力,可是关在这里的都是狠角色,不光没有被吓到,反而被激起了那么一股子狠劲。

    几个人渣当先吼叫着扑来,对张大少yī zhèn 拳打脚踢。

    砰!砰!砰!

    yī zhèn 眼花缭乱的,大家只看见那几个人渣气势汹汹向前冲,还没来得及同情张大少,却见这些人lì kè 又倒飞回来,大家lì kè 惊呼着闪避,人渣们无情地撞在了墙上。

    “哎呦。”

    人渣们痛得不断呻吟,却再也爬不起来。

    这下子,号子里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对张大少刮目相看。

    他们才明白,zhè gè 一副书生气的小子,才是这些狠人当中最狠的一个人。jiù shì 光头哥,也不能瞬间把这几个人渣打飞。

    光头等人震惊无比,他们知道张大少厉害,可却没想到张大少这么厉害,当下霍然站起,四个人抄起送来的铁棍和匕首,团团围向张大少。

    他们知道,单打独斗,自己不可能是张大少对手,jiù shì 四打一,他们同样也没把握。

    见光头居然带着手下三元大将群干张大少,号子里的重犯们更是动容,连光头都这么duì fù 张大少,可见张大少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那几个被撂倒的人渣则是后悔无比,连光头哥都要群干的狠角色,自己上去干啥,那不是找虐吗。

    光头等人已经将张大少包围起来,张大少满不在乎地轻轻一笑,两手微微用力,啪一声轻响,手上的铁链像是细线一样直接被扯断。

    光头等人再度色变,震惊无比,一咬牙,怒吼着冲向张大少。

    一片短暂的喧嚣之后,号子里彻底安静了下来,光头和鹰钩鼻等四人,已经躺在地上和那几个人渣作伴去了。

    所有重犯都是战战兢兢的,别说说话了,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生怕惊扰了张大少zhè gè 杀神。

    张大少撂倒光头等人,居然用了不到半分钟!光头那是什么人,职业杀手出身,一人单挑十几个没问题。他手下的大将虽比他差点,可也差不了多少。

    jiù shì 这些狠人加在一起,居然半分钟就被张大少干趴下,所有人全都胆寒。

    张大少优哉游哉地走向床上,隔着老远,几张床上的人全都忙不迭地滚下来,哪里还敢在上面。

    张大少挑了一个最整洁的,那原来是光头的床,翻身上去,十分惬意地睡了,号子里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人敢去打扰。

    晚上,夜深人静,张大少轻飘飘地翻身下床,大手一挥,几点天地灵气打入所有人体内,确保他们不到天亮无法醒来。

    身上的手铐和脚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静静躺在张大少睡过的床上。

    然后张大少使一个法术,一步迈出号子,坚实的铁栅栏都不能阻挡半分。

    眨眼间的功夫,张大少已经出现在看守所外面。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