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场bǐ sài 乃是打靶bǐ sài ,j军区的人总算是有了些底气,喊声震天,叫声如潮,那叫一个jī dòng 和兴奋。

    因为这打靶bǐ sài ,是j军区惟一一个可以和南山军区抗衡的项目。

    不光如此,那个能和霍都一较高下的人,还是一个女兵,叫佟丽丽。

    佟丽丽不仅长得冷艳冰霜,更是打得一手好枪,她的射击技术即便是苏勇敢也自愧不如,乃是j军区当之无愧的枪王。

    这让佟丽丽在j军区成了无数屌丝小兵的偶像,获得了女神的无上称号。

    而霍都是个全能兵王,什么都能上手,唯独在打靶这一块上能被佟丽丽稍稍压一头。因此每到打靶bǐ sài 的时候,jiù shì j军区最最扬眉吐气,最最热情高涨的时刻。

    bǐ sài 即将开始,众位选手就位,可是zhè gè 时候霍都忽然跳了出来,向佟丽丽大叫起来:“佟丽丽,你是j军区惟一一个可以打败我的人,以前我是弱者,没有资格和你平等对话,可是现在我却有信心赢你,如果这一次打靶bǐ sài 我赢了你的话,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

    霍都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一句话出来,当真是石破天惊,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苏勇敢更是气得脸色通红,恨不得上去把霍都给爆干一顿:“真是岂有此理!zhè gè 霍都,实在太嚣张了!”

    佟丽丽美眸当中闪过一丝怒意,冷冷地回应霍都:“等你赢了我再说吧。”

    谁想到霍都这货步步紧逼,一点都不退让:“佟丽丽,你必须得答应,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将退出这一场bǐ sài ,将唯一的一场shèng lì 拱手送给你们。”

    整个军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咯咯吱吱。

    苏勇敢的拳头骤然一下子紧紧攥起,咯咯作响,因为佟丽丽,可是他的女朋友!霍都这不是欺负人的问题了,而是在侮辱人!如果不是顾忌j军区的形象,苏勇敢会忍不住对霍都出手的。

    霍都的嚣张,也让j军区的所有领导全都动了怒火,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作为血气方刚的男儿,他们无法忍受这样的侮辱。

    霍都的那一番话实在是太过狠毒,对j军区来说是一个致命的侮辱,对佟丽丽来说也是将她逼到一条死路上,让她无论可选,进退两难。

    j军区一直都处在霍都的光环之下抬不起头来,唯一一个可以扳回点脸面的jiù shì 打靶bǐ sài ,在打靶bǐ sài 上正面击败霍都,这对j军区的重大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可如果霍都退赛的话,那无异是将shèng lì zhǔ dòng 施舍给j军区,那简直jiù shì 狠狠扇了j军区一耳光。

    但若佟丽丽答应的话,赢了自然没话说,若是输了,到时候j军区输的一败涂地,甚至是j军区少将的儿媳妇也输了进去,到时候丢的脸只有更大。

    虽然以前霍都每次都输给佟丽丽,可是这一次霍却言之凿凿信誓旦旦,谁也不敢保证他的射击有没有什么飞跃性的进步。如果真有的话,佟丽丽可就真得搭进去了。

    “姥姥的,等到交流jié shù 后老子非得废了zhè gè 霍都!这龟儿子实在太过份了!”苏勇敢暴怒到了极点,一向严于律己的他也忍不住暴跳如雷,破口大骂。

    “老齐,我们两个军区内部交流那是为了增强革命友谊,促进两个军区的积极向上发展,正所谓友谊第一bǐ sài 第二,佟丽丽可是我们少将的人,没必要搞成这样吧。”

    j军区的参谋长沈万才更是怫然不悦,沉着脸对齐君平说道。

    齐君平则是高高在上地看了沈万才一眼:“老沈啊,如果你们怕的话可是直说嘛,我lì kè 就会让霍都收回那句话,并且还会让他向佟丽丽同志低头道歉的,那你告诉我,你们究竟是怕不怕呢?”

    霍都的话狠毒,这齐君平的话更加狠毒,j军区的领导全都气炸了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张大少在一边也是听得大皱眉头,这南山军区都什么玩意啊,一个个狂妄之极,把人往死里逼,真不是个东西。

    “小张,哥哥求你件事。”苏勇敢这时候忽然一把抓住张大少的手,满脸严肃和焦急地对张大少开口。

    本来苏勇敢是不好意思直接开口求张大少的,可现在,事关佟丽丽,苏勇敢管不了那么多了。

    张大少被吓了一大跳,道:“勇哥你千万别这样,折煞了我,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一定义不容辞!”

    “果然是好xiōng dì 。”看见张大少的态度苏勇敢才面露一丝喜色,“我听心蓝提起过你的枪法,她对你极为赞誉,说你的枪法甚至不会比丽丽差。

    更何况,我父亲也那么看重你,这就说明,你不是寻常人,所以这一场bǐ sài ,我想让你也上。小张,丽丽的终身大事可见看你了。”

    在这种关头张大少并没有推辞,他点点头,道:“勇哥,那我就上去试试,不过我只能说我尽力而为,至于结果如何我不能保证。”

    苏勇敢连连点头,感激地看着张大少:“小张,千万别说这些话,哥哥谢谢你了。”

    随后苏勇敢快步走到沈万才面前耳语几句,紧接着沈万才和其他两个领导走了过来,他们向张大少看了几眼,明显一副怀疑的神色,不相信这年纪轻轻的小子能有什么本事。

    “小伙子,你是哪个部队的?”沈万才盯着张大少,语气有些凌厉。

    张大少摇摇头:“我不是部队里的,我是一个无业游民。”

    沈万才和几位领导相互对视一眼,更是惊疑不定:“那你以前玩过枪?”

    “额。”张大少挠挠头,“在公园里玩过汽枪,zhè gè 算不算。”

    一听这话,沈万才等人的脸色开始变了,怒气上头,冲苏勇敢低声呵斥:“勇敢,你真是乱弹琴!这可是真枪实弹的打靶,不是随随便便拉来个什么人就能上的!你看看他,能不能拿得动枪都是个问题!”

    苏勇敢也急了眼,唧唧歪歪的好一顿交涉。

    最后,领导们还是同意了苏勇敢的请求,反正j军区就一个佟丽丽还有点分量,其他的人都没什么大用处,他苏勇敢愿意折腾就让他折腾去吧,也许会出现奇迹呢。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