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ǐ sài 很快开始,张大少和霍都两人各自提着一把81半自动步枪,隔着300遥遥相望。300米,正是打靶的距离,两人jiù shì 各自的移动活靶子。

    这是一场惊险的bǐ sài ,无论是南山军区还是j军区的人都暗自捏了一把汗,紧张兮兮地盯着两人。

    只见此刻两个人的fǎn yīng 那真是大不相同,霍都一脸严肃,张大少这货则是一副不以为然满不在意的的样子。

    大家又是忍不住yī zhèn 嘀咕,这小子是不知死活还是故作镇静?这不是找死吗?

    赛场上的两人就那么在对峙着,在见识过张大少那十枪十环的逆天枪法之后,霍都对张大少不敢怀有一丝一毫的轻视,他正在试探和等待之中。

    “霍都,告诉你,如果是我开枪的话你就没机会了,还是你先来吧,不过你也不用急,我会等着你的。”

    张大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ān wèi 着霍都,把对面的霍都和南山军区的人都给气了个半死。

    嘴里说要等霍都开枪,张大少果真也是这么做的,就那么懒洋洋地站着,一动不动,看得沈万才等人焦急无比,这小伙子是个人才,可怎么就这么不正经呢,子弹无眼,这是耍酷的时候吗?

    终于,霍都等到一个绝佳时机,他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一甩手,砰一枪射向张大少,与此同时他两腿在地上一蹬向一边窜出去,以防止张大少的还击。

    “啊!”

    枪声响起,惊呼声同样响起,大家只看见霍都开了一枪,张大少竟然还是那么愣愣站着,也不躲也不闪的,好像是吓傻了一样。

    砰!

    大家的心还在嗓子眼提着,忽然看见张大少的胳膊动了,他轻轻把枪调到一个方向,扣动扳机。然后他停也不停,两枪连发,又是一枪向着霍都打去。

    叮!啪!

    在张大少和霍都之间的半空中忽然闪出一片火星来,与此同时地上也多出两颗已经扭曲变形的子弹,霍都则是惊叫一声,手里的半自动步枪直接掉在地上。

    就这么两枪过后,现场彻底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张大少,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因为他们看到了只有在电影之中方能看到的景象:张大少先是一枪打中霍都射来的子弹,然后又一枪打掉霍都的枪,霍都连fǎn yīng 都没有fǎn yīng 过来!

    一场惊心动魄的对射,就这么无声无息地jié shù ,这是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

    张大少看看傻子一样站在对面,明显还没回过神来的霍都,道:“早跟你说了你配不上佟丽丽,以后再敢说什么女朋友类似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霍都被张大少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顿好训,愣是没有张口反驳。

    此刻的他,心里正掀起滔天巨lang,哪里听得到张大少再说什么。不过这一幕却落在校场上众人的眼中,狠狠刺激着大家的心。

    尤其是j军区的人,此刻恨不得冲上去把张大少抛起来,这家伙jiù shì 上天派来的福星呐简直,太给j军区长脸了。

    这小子不光狠狠虐了南山军区的兵王一顿,完事又出口训斥了一番,兵王竟然不敢还口,太爽了真是。

    过了几秒钟之后,校场之中又一次响起潮水般的掌声来,这一次甚至是连一些南山军区的人也忍不住为张大少喝起彩来,张大少那神乎其技的枪法已经把他们给深深地折服。

    沈万才瞪着眼睛看着张大少,心里全是震撼,暗自想到:勇敢究竟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怪物?

    瞥见自己身边瞠目结舌的齐君平,沈万才得意洋洋地哼道:“老齐,还是你明智啊,知道张天枪法入神,于是给了他一个展现的机会,谢谢,谢谢啊!”

    齐君平嘴角yī zhèn 抽搐,被挖苦得无地自容,但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看见沈万才把齐君平说得哑口无言,在场的j军区的领导们都畅快地大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场bǐ sài 乃是自由搏击赛,双方军区的人互相挑战,谁第一个站上去接受挑战则是轮流来的。

    上一次交流是由南山军区的霍都充当擂主,结果这货站在台上连打三场不败,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当然了,擂主打了一场之后是可以选择退场的,不过霍都这种人怎么会退场,就那么一直打,打得j军区没有人敢上去挑战,牛逼轰轰的。

    这一次,则是该由j军区的人派出擂主接受挑战,沈万才也没有多想,直接就把苏勇敢派了上去。

    苏勇敢虽然只有二十六岁,可是论起搏击却是一个好手,全军无人能比。上次交流会也仅仅只是输给了霍都半招而已,总之实力是很强的。

    在沈万才的授意之下,苏勇敢大步走出去,接受挑战,自由搏击塞就这么开始。

    方才在打靶bǐ sài 中输的一塌糊涂的南山军区此刻又来了精神,又开始得瑟起来。

    齐君平脸上也huī fù 了他那莫测高深的笑,微微眯着双眼,好像是一切运筹在握的神人一样,道:“老沈,上一场我们让了你们一次,这次我们可就不客气了,看我们的人是怎么把你们打趴下的吧。”

    听了齐君平的话大家全都暗骂无耻,你败了就败了,还让我们一次,亏你也有脸说出来。

    沈万才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扫了一眼齐君平,哼道:“老齐,多谢你们的慷慨了,这一场你们要不要也让我们一次?谁打趴下谁还不一定呢!”

    齐君平自信满满地道:“走着瞧吧,到时候难看的一定不是我们。”

    “霍都,上来一战!”苏勇敢这时候冲着霍都大喊一声,上一次他输了霍都半招,这一次他一定要赢回来!

    谁想到霍都竟然有些讽刺地看着苏勇敢,站在原地抱着膀子没有动:“苏勇敢,duì fù 你,还用不着我上场。”接着随手一只身边的一个士兵,道:“猴子,你上,陪人家的兵王好好玩玩。”

    霍都的嚣张态度又一次激怒苏勇敢和j军区的众人,没有这么看不起人的,苏勇敢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

    那个叫做猴子的士兵这时候走出来,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他和苏勇敢开始你来我往地干了起来。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