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揉了揉眼睛,仔仔细细将视屏上的女猪脚和龙千孙怀里笑靥如花的娇艳女子进行对比,在场的众位老大终于心惊胆战地què dìng zhè gè 事实:视频上的,jiù shì 龙千孙的新娘子!

    在què dìng zhè gè 事情的一瞬间,所有老大们都是心里一颤,迅速将手机收起来,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他们心里的滔天巨lang却久久无法平静,看来,是有人要duì fù 龙千孙了!只是,是谁呢?

    “阿毛,下面是怎么回事,怎么大家都在看手机啊。”

    龙千孙本来正在乐hē hē 地享受大家的祝福,可忽然发现,在这种严肃的时刻,竟然有人看手机!这一个两个也就罢了,竟然那么多人都在看手机。

    龙千孙很不gāo xìng,同时心里,竟然也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他隐隐觉得,自己的这场寿宴,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干爹,我下去看看。”阿毛转身走进人群之中,来到自己的一个心腹面前,面色不悦地正要呵斥两句,那心腹却是惶惶不安地递过了自己的手机。

    “看你那德行,万事都要镇静,我平时是怎么对你说的?”阿毛接过手机,看到心腹那战战兢兢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训斥起来,一边漫不经心地点开手机。

    “啊,啊,用力!”

    视频上出现一幅激情无限的春.宫图,阿毛lì kè jiù shì 一个哆嗦,瞬间石化,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了几眼,这人,这人不jiù shì 正坐在干爹怀里的那个骚.货吗?

    阿毛的手心里开始冒汗了,难怪在场的众位老大一个个都是那副表情,实在是信息上的内容太过惊心动魄。

    几乎是没有jīng guò 任何思考,阿毛就想到了张大少。

    想想张大少刀枪不入在密室里都炸不死的神通广大,想想张大少那天晚上出现在自己房间里所说的话,阿毛忍不住打了个机灵,zhè gè 男人,实在太可怕了。

    “记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明白了吗。”阿毛郑重其事地jiāo dài 自己的心腹,迅速回到龙千孙面前,脸上,已经挂上了一副笑意。

    “干爹,是鬼仔这小子,他让大家做好zhǔn bèi ,快要送寿礼了。”阿毛不愧狡猾无比,短短时间内已经编造出一个听起来合情合理的借口。

    龙千孙一怔,随即hē hē 笑了起来,“鬼仔这小子,急什么,给我龙千孙zhǔn bèi 的寿礼,谁敢怠慢。”

    心底那块大石,以及那莫名其妙的不安之感,似乎随着阿毛这一句话消失不见,龙千孙在心里悠悠松了一口气来。

    “jiù shì 。”龙千孙怀里的娇艳女子亲昵地搂着龙千孙的脖子,鄙夷地看着阿毛,“龙哥是什么人?在静海市,谁不是千方百计地来巴结龙哥!你手底下的人,办事还真是幼稚。”

    “hē hē 。”阿毛尴尬一笑,没有接话,在龙帮里,也就zhè gè 骚.女人敢和自己这么说话了。

    “小骚.货,先让你嚣张一会,有你哭的时候。”一丝冷酷的眼神,在阿毛眼中闪过,阿毛暗下决定,等到龙千完蛋之后,首先要把zhè gè 骚.货给轮了。

    “干爹,寿宴快开始了,我去安排下。”阿毛给龙千孙打个招呼,忙去了。

    阿毛走后,龙千孙本来懒散涣散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凌厉之光,直直盯着阿毛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阿毛,你跟了我二十年,这龙帮,早晚还不是你的,我希望你不要作出错误的选择。”

    虽然阿毛编的理由滴水不漏,也符合阿毛手底下鬼仔的性子,可龙千孙是谁,他还是敏锐地察觉到阿毛有一丝不对劲。

    要是一般人,或许根本就不会在意,但龙千孙是个谨慎而且多疑的人,他不相信任何人。也是凭着这些,他才能混到现在的地位。

    “阿媚,你先下去吧。”沉吟片刻,龙千孙将娇艳女子禀退,掏出手机来,发了一个短信。

    短信上的号码,连阿毛都不知道。

    随后,龙千孙对着站在酒店门口的一个僵尸一样的黑衣劲装大汉一招手,劲装大汉lì kè 大马金刀地向龙千孙走去。

    “去查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龙千孙不紧不慢地说道,但是其话语之中,却有一种不容置喙的上位者之气。

    劲装大汉略略一躬身,转身lí qù ,不多时,拿来一个手机再度走来,交给龙千孙。

    龙千孙点开视频一看,只觉得一口火气涌上心头差点把自己憋死,上面的内容,气得他浑身颤抖起来。

    砰!

    盛怒的龙千孙重重一拍太师椅,噌一下子站立起来,一双眼睛像是要吃人一样。

    杀机,遏制不住的杀机从龙千孙身上爆发出来,龙千孙那枯瘦的身体里,似乎蕴藏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闹哄哄的大厅,在龙千孙那一拍之下,瞬间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龙千孙身上。

    龙千孙好似未觉,他已经被怒火淹没。

    “老大。”面前的劲装大汉低声叫了一句,龙千孙方才醒悟过来,抬头看看大厅里四面八方扫来的目光,嘴角抽搐了两下,脸色开始huī fù 过来。

    “诸位!”龙千孙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脸上已经带上欣慰的笑容,“谢谢大家看得起龙某人,来参加龙某的五十大寿。对于龙某来说,今天可谓是双喜临门,龙某gāo xìng啊,总之一句话,大家吃好,喝好,玩好!”

    “龙龙大太客气了!”

    “恭喜龙老大啊!”

    大厅里,lì kè 响起潮水般的回应,龙千孙又和大家挥手致意一番,众人又开始吃吃喝喝,玩开了。

    只是这些人是真心的还是在装傻,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之前收到的那个短信,还留在大家的手机里呢。

    “是谁,究竟是谁!”龙千孙已经此刻huī fù 了理智,他躺在太师椅上,揉着自己太阳穴,挖空了心思也想不出来,究竟是谁有这么大魄力敢办那件事的。

    蓦然,龙千孙身子一震,坐得笔直,nǎo dài 当中闪过一个年轻的身影来:“难道是他!他还没死?”

    zhè gè 想法一出来,就像是黄河决堤一样遏制不住。

    虽然龙千孙也不相信,在那种情况下还有人能够生还,可是除了那个年轻人,他想不出来静海市有这种人物。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