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一次,赵局长发现自己小看了张天,小看了仁义帮zhè gè 年轻的老大。

    本来他以为混黑的都是些有勇无谋的莽夫,现在终于明白过来,这些人不是莽夫,而是一些极有能量的人,连极隐秘的事情都能查到。

    “张天,先放了我儿子,其他的,都可以慢慢谈。”赵局长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和李管家之间的事情,即便被点破了,还是jì xù 装糊涂。

    张大少也知道这种老油条不好duì fù ,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截了当地问道:“赵局长,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干掉你吗?”

    赵局长lì kè jiù shì 一顿,眼中更有难以置信的神色,当着自己的面说这种话,zhè gè 张天,究竟有多大的胆子?

    不等赵局长回答,张大少当先说道:“因为你只是李管家的一件工具,干掉你,李管家还会找另外一件工具的。所以我决定留着你,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吗?”

    赵局长当然明白张大少是什么意思,张大少是要自己在李管家那里阴奉阳违,zuǒ yòu 逢源地斡旋,明着不断对张大少进行打压,shí jì 上却只是做样子,处处留手。

    这样,才能保证张大少不受损失。

    可是赵局长会答应吗?张大少可以肯定,至少现在赵局长是不会答应的,仅仅凭绑架赵云东,还是不够的。

    “张天,你胆子不小,竟然敢公然说这种话。”赵局长沉声说道,夹杂着一丝怒气,“你这是不把我zhè gè 公安局局长放在眼里吗?”

    “是。”张大少斩钉截铁地答道。

    “你!”赵局长登时气结,说不出话来,一把年纪了还气得脸色通红,这张天,实在是太张狂,太kě è 了。

    “赵局长,还是那句话,你儿子欠我一条命。”张大少一把将桌子上的契约书收起来,站起身来,“想给你儿子赎命的话,就拿出诚意来。”

    说完再也不理会赵局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包间。

    “张天,你这是在找死!”赵局长一张脸上青黄不接,脸色来来回回变了数次,最终全被杀气所笼罩,当即拨了一个电话,“给我做了他,lì kè !”

    “……”电话那边并没有人回答,只是直接把电话挂死,但是赵局长却知道,那个嚣张的张天,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出了全聚德没多久,张大少就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并没有放在心上。

    “赵局长,你还是做出了zhè gè 决定啊。”随即张大少又叹道,“看来,我也需要表示一些什么了。”

    一辆出租车向自己开过来,张大少随手一招,出租车lì kè 在自己面前停下。里面一个带着墨镜的的哥看起来有些凶悍。

    张大少没有什么犹豫,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去迷醉酒吧。”

    的哥没有应答,只是一声不响地开车,张大少则是靠在靠背上,眯着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

    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张大少的情形,的哥眼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来。

    在出租车开进一片荒僻的公路上时,的哥忽然手一翻,一把短小精悍的狭长匕首被他拿出来,大手一挥,奇快无比地向座位后面张大少的脖子划去。

    “死吧!”的哥脸上乃是嗜血的兴奋表情,他很享受这种刀刃划破喉咙的感觉。

    就在匕首快要划中张大少的时候,闭目养神的张大少忽然把头一低,嘴一张,直接把那森森的匕首咬住了!

    的哥脸色一变,忽然发现匕首像是被什么铁钳子夹住一样,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不过的哥乃是受过精良训练的杀手,虽惊不乱,一试无果lì kè 身子一翻,拿出一把安装了消声器的五四大黑星,对着张大少的眉心射去。

    “噗!”

    张大少这时候睁开了眼睛,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来,一张嘴,竟然把匕首吐了出来,划过一道寒光,就像是暗器一样。

    的哥脸色大变,但闪躲不及,自己的手腕,直接被匕首刺穿,他的手指头已经扣上了扳机却无力开枪,五四大黑星哐啷一声掉在车上。

    “怎么可能?”的哥脑海之中闪过这么一句话来,还没来得及喊叫出声,张大少一胳膊扫了过来,的哥头一偏,华丽丽地这么昏过去了。

    张大少再度向后躺在靠背上,zuǒ yòu 看了一眼,七八个身着西服,手拿消音手枪的大汉已经将这两出租车团团包围了起来。

    “赵局长,那么现在,就让你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吧。”张大少拿出手机来,自言自语,“不敲打你一下,你就不知道hé zuò 。”

    边说边拨了一个号,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张大少随口吩咐:“大幅,把赵云东的一根手指头切下来,给赵局长送过去。”

    挂了电话,又给赵局长拨了一个号:“赵局长,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却没想到你是一个不识好歹的人。”

    嗤!

    嗤!

    嗤!

    枪声同时响起,只是却没有一枪打中张大少,他已经鬼魅一样地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大手一挥,lì kè 就有一名大汉扫飞。

    “这是你逼我的。”赵局长显然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脸色显得有些狰狞,狠声说道。

    “你会后悔的。”张大少又随手放倒两个大汉,声音平静依旧,听不出来有什么变化,“因为你已经惹得我不gāo xìng了。”

    “你有命活过今天再说吧。”赵局长冷哼。

    “没人有能够杀得了我。”张大少不屑地说道,真以为派几个顶级杀手过来就能摆平自己,真是可笑,“我给你zhǔn bèi 了一个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挂了电话,将最后一个枪手打昏,头也不回地走了。

    来到迷醉酒吧里,屁股还没有坐热,赵局长就又打来了电话,张大少一看,嗤笑一声,直接把手机挂死,将赵局长的号码拉黑。

    “大幅,去安排一下。”张大少将孙大幅叫了过来,“zhǔn bèi 迎接赵大局长的来访。”

    “张哥,你说赵局长会登门拜访?”孙大幅一怔,就算是送去了赵云东的一根手指,也不至于会这样吧。

    如果孙大幅知道暗杀事件的话,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去安排吧,赵局长是个聪明人,一定会来的。”张大少自信满满地说道。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