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出张大少所料,在天刚刚黑的时候,迷醉酒吧来了一辆十分不起眼的面包车,面包车里只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司机,和一个穿着风衣,带着帽子的普通中年人。

    从监控里看到这一幕,孙大幅lì kè 兴奋无比地对身边的心腹说道:“去通知张哥,贵客来了。”

    “老东西,你不是架子很大吗,怎么现在也服软了?”孙大幅站起身来,hā hā一笑,拿起外套走了出去,一直来到大厅,中年人的面前。

    “赵局长,真是稀客啊。”孙大幅热情无比地给了赵局长一个熊抱。

    赵局长眉头皱得就跟一个疙瘩似的,他十分不习惯道上这种粗鲁野蛮的行为方式,不过目前,人在屋檐下,也只好忍了,并没有推开孙大幅。

    本来赵局长jiù shì 一个身份敏感的人,再加上现在跟着李管家混,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亲自找来这种地方的,即便是自己的儿子被人捏在手中。

    可是张大少给赵局长zhǔn bèi 的那份“礼物”,让赵局长心神大动,在加上赵局长收到消息,充分了解了那一场暗杀的情形之后,赵局长无法淡定了。

    放低身段来拜会张大少,势在必行!

    等到孙大幅热情的问候之后,赵局长方才不悦地说道:“孙大幅,今天我是以私人身份过来的,没有什么赵局长。”

    “了解,了解啊赵局长。”孙大幅笑hē hē 地给赵局长带路,“张哥等你多时了,来,这边请。”

    孙大幅带着赵局长来到三楼一座风格古朴典雅的包间,张大少已经在里面等候。给张大少和赵局长各自斟了一杯茶之后,孙大幅躬身退了出去,亲自侯在门外。

    “张天,你究竟想怎么样,直说吧。”赵局长把帽子摘下放在身边,直接了当地问道,一向淡定的他,此刻也有了几分焦急,“不要再伤害我儿子了。”

    毕竟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无所顾忌的家伙。

    张大少也不fèi huà ,抬头看着赵局长,目绽精光,“对于伤害你儿子,我没有什么兴趣,关键还是取决于你的态度。我要赵局长做的,只是和我一起,演一场好戏而已,身为公安局局长,演戏,不正是你的拿手好戏吗?”

    赵局长也顾不得张大少的嘲讽,他完全能够领会到张大少的意思,顿了顿,赵局长开口说道:“我要先见见云东。”

    “可以。”张大少点点头,从门外喊道,“把赵公子带过来。”

    不多时,包间的门被打开,孙大幅亲自抓着赵云东走了进来,也不说话,在后面一脚把赵云东踹倒在地,翻到在赵局长面前。

    “爸,救救我!”赵云东一看是赵局长,lì kè 大喊大叫起来。

    “东儿别怕,有爸爸在,爸爸不会让你出事的。”赵局长老脸开始抽搐起来,看到儿子的狼狈摸样,别提有多心疼了。

    尤其是,在看到赵云东左手小拇指处包扎着的伤口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张大少冷眼看着这一切,冲孙大幅摆了摆手,孙大幅不由分说地将赵云东带了出去。

    “还有一点,我要见李管家一面。”张大少又说道,看见赵局长脸色一变,张大少又补充道,“赵局长别紧张,我的意思是,在暗中观察一下李管家,不会暴露的。”

    闻言赵局长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沉吟片刻,端起面前的茶水喝光,带上自己的帽子:“我会再联系你的,希望你能说话算话。”

    匆匆起身lí qù 。

    shí jì 上,最后那一点才是张大少的真正目的,正如他所说,赵局长只是一个木偶,牵线人李管家才是关键。

    可关键问题是,张大少现在根本查不到李管家在什么地方,就无从谈起要对李管家展开什么行动了。

    而只要见到李管家,在李管家身上做一个神识标记,李管家也就不足为惧了。

    随后张大少将孙大幅叫来,jiāo dài 了他几句,回到自己别墅去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静海市地下世界的局势依旧紧张,孙大幅还是有很多场子接连被警察封了。

    所不同的是,孙大幅以及一些骨干都不再感到dān xīn 或者紧张了,演戏嘛,有什么好紧张的。

    在这期间,四少联系上了孙大幅,想要让孙大幅做个中间人,请张大少吃饭,说是以前得罪了张大少,要给张大少赔罪。

    自从获悉张大少连龙千孙都干掉之后,四少震惊之下决定,不可与张大少为敌!

    张大少回绝了四少,这小子不来招惹自己,他是懒得理会的,开始着手炼制起丹药来。

    将九黎壶以及所有需要的药草和其他必需品装进纳戒里,jiāo dài 大家没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千万不要联系自己,张大少独身一人来到一个荒山,找了个shān dòng ,又用大石将洞口封死,开始了炼丹。

    破元丹和之前lì yòng七步玲珑草炼制的丹药不同,起码级别上就高出好多,难度当然也是成倍增加,张大少这一炼,整整jiù shì 七天七夜的功夫。

    神识一扫,九黎壶当中一颗成型的丹药出现在张大少脑海之中,张大少不禁一喜:“丹坯已成,最多再要三天时间,破元丹就能练成!”

    ……

    “zhè gè 张天,到底干什么去了?”别墅里,苏心蓝两手托着下巴,幽怨地看着对面的柳青青,“整整七天了,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心蓝,安啦。”柳青青却是抬头一笑,表示出十分超然的态度,“他zhè gè 人总是神神秘秘的,不用dān xīn 。”

    “谁dān xīn 他了。”苏心蓝小嘴一撅,不fú qì 地说道。

    柳青青;地摇摇头,取笑道:“死丫头,还嘴硬。”

    “青青,你还说!”

    两人闹作一团。

    叮咚!

    门铃忽然响了,苏心蓝和柳青青都是一愣,齐齐停了下来,抬头看向房门,旋即苏心蓝一喜,急忙去开门:“张天回来了!”

    柳青青却没有动,她不这么认为,那个家伙回来,什么时候按过门铃了。

    风风火火地打开门,苏心蓝的笑脸一下子僵住了,半晌才挤出一个木然的笑容,看着面前那倾世美女:“你怎么来了?”

    zhè gè 倾世美女苏心蓝并不陌生,正是上次和李察一道从燕京过来的,韩家大小姐,韩梦怡。

    韩梦怡此刻身穿一件大红色的连衣裙,却掩不住身上的风尘之色,以及眉宇间的疲累,使得韩梦怡的美,更多了一种让人心疼的感觉。

    “我找张天。”韩梦怡说道。

    “他不在。”苏心蓝有些lěng mò 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对于zhè gè 我见犹怜的美女,她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

    “心蓝,你干什么。”柳青青嗔怪地瞪了一眼苏心蓝,把她拉到一边,对韩梦怡笑道,“张天他确实不在,有事出去了,你先进来吧。”

    “他去了什么地方。”韩梦怡并没有进去的意思,反而是有些焦急地追问,“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