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柳青青感到有些为难,张大少之前曾经专门jiāo dài 过,自己这些天要办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事别去打扰。

    “请你告诉我吧,我真得有很重要的事情。”韩梦怡将柳青青的fǎn yīng 看在眼中,她知道柳青青肯定知道张大少的去处,一把拉住柳青青的手,恳求起来。

    “韩小姐,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柳青青急忙安抚韩梦怡,耐心地为韩梦怡解释起来,“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张天去了什么地方,我真得不知道。”

    “韩小姐,你一定要告诉我,十万火急!”韩梦怡显得更加着急。

    柳青青抵不过韩梦怡的苦苦哀求,也看出来韩梦怡好像是真地有什么急事,最终只好实言相告:“韩小姐,张天去了莽山,他的手机也打不通,你现在是找不到他的,我看你不如先在这里等等吧,说不定张天很快就回来了。”

    韩梦怡一听,不禁露出失望的mó yàng 来,手机打不通,莽山又那么大,到哪里去找张天?

    不过随即,韩梦怡又想起了韩建伟所说的话,李家正zhǔn bèi 着手除掉张大少,自己也是废了好大的劲才溜出来给张大少报信,无论张大少在哪里都一定要找到他,不然的话,张大少就危险了。

    “打扰了,既然这样,那就没事了。”说完这句话,韩梦怡头也不回地转身lí qù ,任凭身后的柳青青叫喊也没有回头。

    “青青,她不会真得去莽山找张天吧?”苏心蓝莫名其妙地看着韩梦怡的背影,不敢相信地问道。

    “不会吧。”柳青青摇了摇头,“莽山那么大,别说是她一个女孩子了,jiù shì 派出一队警察,找一个人也不容易,她不会不知道的。”

    “也是。”苏心蓝点点头,关上了别墅的门。

    只是苏心蓝和柳青青都没有想到,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韩梦怡的决心。

    “张天,我一定要找到你!”韩梦怡眼中闪烁着坚毅无比的光芒,毅然决然地向着莽山出发。

    于是,一望无际的茫茫莽山之中,多了一个背着背包,穿着连衣裙的倔强女孩。

    ……

    张大少在专心致志地炼丹,所有的神识都在小心翼翼地操控着火焰,在九黎壶下面持久而又平稳地燃烧着,丝丝香气,已经飘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九黎壶中的香气,猛然间来了一个大爆发,香得让人都有些受不了。

    张大少猛然睁开了眼睛,喜道:“丹成了!”

    收回火焰,用手一捞,一颗淡紫色泛着淡淡光滑的丹药出现在手中,正是一颗成色十足的破元丹。

    “hā hā哈!有了这颗破元丹,我修为提升,就在眼前!”张大少难掩心中喜色,仰头笑出声来,张口一口将破元丹吞下。

    嗡!

    在那一刹那,张大少身子一震,顿觉一股极为庞大和精纯的灵气在自己体内爆发而出,险些就把自己的经脉冲爆了。

    张大少紧咬牙关,lì kè 默运法诀,引导着这股庞大灵气在自己体内冲击那道壁垒。

    一旦冲破了壁垒,再加以固本培元,自己就能由凝气第一层迈入凝气第二层。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过程,但同时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那股狂暴灵气的每一次冲撞,都像是一把利刃在体内狠狠切割一样。

    不多时,张大少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湿透。

    但张大少一声不吭,只是引导着灵气去冲击壁垒,在jīng guò 了两个小时之后,张大少身子一颤,他感觉到体内的那股壁垒,冲破了!

    轰!

    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以张大少为中心爆发出来,那堵在洞口的大石,瞬间四分五裂。

    “终于冲破了壁垒!”张大少睁开眼睛,面带一丝喜色,jì xù 引导着天地灵气淬炼身体,凝练经脉,固本培元。

    “再用半个小时,我就大功告成了!”张大少暗自想到,最艰难的部分已经完成,剩下的,只是收尾的工作而已。

    人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不假,对于心情愉悦的张大少来说,半小时就像是一眨眼的功夫一样。

    “张天,我终于找到你了!”

    但就在张大少快要收功的时候,shān dòng 外却忽然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来。

    在莽山上辛辛苦苦寻找了三天的韩梦怡,终于找到了张大少的踪迹!

    三天寻找无果,韩梦怡本来快要绝望了,但是却被一声轰响吸引,循声找过来一看,竟然发现了张大少,韩梦怡此时的欣喜是外人无法体会的。

    韩梦怡无法想到的是,张大少此刻却叫苦不迭,他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不能有人打扰半分。jiù shì 方才那一声大叫,就险些让张大少心神两分,功亏一篑。

    “不要过来啊。”张大少此刻心底只有这一个念头。

    韩梦怡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到zhè gè 声音的,她jī dòng 无比地跑进了shān dòng 里面:“张天,李家要杀你,你快逃吧!”

    只是叫了两声,韩梦怡就惊慌地发现,张大少竟然没有回应自己,只是像具尸体一样盘膝坐在地上。

    韩梦怡彻底慌了,几步跑过去,扶住张大少的肩膀一晃:“张天,你怎么了?”

    这一扶,却让张大少这么多天的辛苦全然白费,张大少的一身**登时溃散,当场喷出一大口鲜血来,一头栽倒在地上。

    韩梦怡彻底懵了,被眼前的情况吓傻眼了,两只手捂在胸口上,脸色煞白,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

    “张天,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良久,韩梦怡才慌慌张张地冲到地上,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张大少睁开眼睛看了韩梦怡一眼,眼神之中倒是没有什么责备,只是有些感叹。这小妞千里迢迢来给自己报信,也是一番好心,或许这jiù shì 造化弄人吧。

    “张天,你不要吓我!”韩梦怡心神大慌,再加上害怕紧张,已经开始啜泣起来。

    “等到散功完毕,jiù shì 我身死之时。”张大少下意识地想到,只是却没有说出口来,方才那一下子,已经让张大少遭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反噬,危在旦夕。

    “难道我就这样死去?”张大少心有不甘地想到,呆呆看着眼前韩梦怡带雨梨花的mó yàng ,却微微一笑,伸手给韩梦怡擦去脸上的泪水。

    “能有一个女人为我哭成这样,即使死,应该也值了吧。”在这种时刻,张大少竟然还会闪过这种念头。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