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马家胡同,张大少神识一扫,发现这地方无异于一个龙潭虎穴。

    胡同里家家户户的居民乍一看没有什么不同,可是这一切根本丝毫瞒不过张大少的眼睛。

    张大少一扫之下就发现,李家的大批高手都隐藏在这里,乔装成普通的的居民住在这里。

    “难怪李管家如此有恃无恐,恐怕这老家伙也是巴不得我来送死吧。”张大少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不以为意的笑容来。

    李管家表面看起来面无表情地坐在后座上,可是却一直都通过后视镜在观察张大少的fǎn yīng ,此刻看见张大少竟然露出一丝嗤笑,心里没来由yī zhèn 打鼓:“莫非,这小子看出来了什么?”

    不过很快李管家就否定了zhè gè 念头:“不可能,张天是绝对不可能发现其中的奥秘的。”

    车子开到胡同尽头,来到一个极为普通的院落门前,就在zhè gè 时候黑色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两个刀削一样的汉子跨门走了出来,往车里扫了一眼,顿时脸色一变。

    唰!唰!

    两道寒光闪过,两个汉子已经摸出两把森寒锋利的大刀来。

    “退下!”

    张大少还没有有所fǎn yīng ,李管家却是当先冲两人发出一声低喝,两人又仔仔细细扫了张大少几眼,怀着极为惊疑的眼神,收起钢刀,一左一右走过来,打开车门。

    等车门打开之后,张大少大剌剌地走了下来,并没有多看面前的两个汉子一眼。

    “李管家,这jiù shì 你住的地方?”张大少回头瞅着李管家,hē hē 笑道,“李管家倒真是能吃苦啊。”

    李管家不答,微微向前一伸右手,道:“张天,里面请吧。”

    张大少回过头来,大大方方走进院门之中。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李管家却是抬起右手来,比划了一个手势,那埋伏在四周的狙击手,第一时间收起了狙击枪,静待李管家指示。

    来到正堂屋里,搭眼一看,古朴的家具散发着一种复古和悠远的气息,香炉上的袅袅檀香更是丝丝缕缕不绝,茶几上一盏价值不菲的紫砂壶让人有一种亲近之感。

    看不出来,李管家这么一个锐利如刀的老家伙,还有如此生活情调。

    “什么人,站住!”

    张大少正要抬腿走进去,门口两个虎头鹰眼的家伙忽然猛地横了过来,两个铁塔一样的身躯将门口赌了个严严实实,两道若有若无的杀气,紧紧锁定了张大少。

    “就凭你们也想拦住我?”张大少冷哼一声,出手如电,猛地一下子捏住两个大汉的后脑,就像是提小鸡一样将两个大汉提了起来。

    两个大汉大惊失色,满脸惊骇神色,自己两个可都是李家花了大价钱买来的雇佣兵,在zhè gè 年轻人面前,竟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扑通两声,张大少随手把两个大汉扔了出去,大摇大摆走进堂屋,坐在正中央李管家的御座,那张红杉木的太师椅上。

    “张天,你现在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啊。”对于这一切,李管家似乎并没有动怒,而是感叹似的说道,同样走进堂屋里面。

    方才的动静早就惊动了李家的高手,从几个侧室之内,迅速又冲出来好些严阵以待的人来。

    李管家抬起头来一扫,眼中闪过一道凌厉之光,旋即又隐没了下去,随意地挥挥手,所有人又都退了下去。

    “李管家,既然到了这里,我也不转弯抹角了。”等李管家转过头来,张大少悠悠开口,“李家和我的恩怨,我不想再多说,谁是谁非,相信李管家心里明镜似的。我只是来告诉李管家一句话,该收手了,否则,后果难料。”

    李管家不禁一怔,上上下下多看了张大少一眼,他无法相信,zhè gè 年轻人竟然会狂妄到如此不知好歹的地步,就这样,这人是怎样在静海市混得风生水起的?

    不过李管家也没有多想,在静海这种小地方,天大的lang也不过一滴水,别说张天了,昔日的龙千孙也不过是个屁。凭李管家的身份,还没有放在眼里。

    “张天,你太年轻了。”李管家嘴角露出一个轻蔑和不屑的笑,“你真以为你和赵局长之间的小动作能瞒得了我?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胆大,敢算计我罢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今天,一切都会完结,我没心情和你玩下去了。三爷特别jiāo dài ,一定要在静海市把你除掉,替李察少爷报仇。”

    张大少眼中精光一闪:“李管家,是李家要除掉我,还是李察父子要除掉我?”

    zhè gè 问题,张大少必须要搞清楚。

    “这有区别吗。”李管家轻轻拍了拍手,从正堂的各个偏房之中,lì kè 冲出来一批高手。

    不光如此,胡同里各户人家中早就冲出侯在周围的高手也全都冲了出来,将那小小的堂屋围了个水泄不通。

    虽然李管家不答,但张大少只是深深看着李管家,心里早就有了dá àn 。李家原本是想把自己抓huí qù 重罚,但在李察父子的操纵下,变成了就地击杀。

    “唉,这对父子。”张大少在心里一叹。

    “张天,你带给李家的耻辱,今天就用你的鲜血来偿还!”李管家缓缓站起身来,走到面前的李家大军里面,张大少则是冷眼看着这一切,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等到李管家说完了,张大少方才不紧不慢地接道:“李管家,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hā hā哈。”李管家仰天发出一声大笑来,“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这种时候了还敢说这种大话。”

    “老家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是你。”张大少;地摇摇头,叹道。

    “大胆!”张大少的无礼让在场李家人都是yī zhèn 色变,一个身穿中山装,站在李管家身边的长脸男人蓦地发出一声大喝来,一步踏出,一记朝天脚就向张大少胸口踢去。

    啪!

    一声轻响传来,长脸男人的腿就那么定在了空中,再也无法移动分毫。他的脚腕上,多了一只手掌,一只白皙的手掌,正是张大少的手掌。

    长脸男人瞬间满头大汗,只觉得那只手掌坚不可摧,自己的脚腕随时都有被捏断的可能。

    那是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这种危险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张大少一下子就制住了长脸男人,这让在场众人都是脸色大变,现场的气氛,lì kè 紧张到了极点。

    唰!唰!

    道道刀光划过,所有人都亮出武器来,一时间,刀光剑影摇曳个不停,森冷的气势逼迫人的眼球。

    “呦,还挺看得起我。”张大少淡淡扫了一眼李家大军,笑道,手微微一用力,咔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长脸男人的脚腕,就那么被张大少捏断。

    靠在椅子上随意一脚踢过去,长脸男人的身子一下子飞了起来,狠狠砸进人群之中。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