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亨通赌场一番大展神威,张大少是彻底折服了齐飞,齐飞出来之后就缠着要拜张大少为师,弄得张大少哭笑不得。

    “zhè gè ,齐飞,不是我不教你,你的基础呢,现在还有些差,等你再练两年我再kǎo lǜ kǎo lǜ 。”

    费尽了口舌,把张大少累得跟孙子似的,方才摆脱了齐飞的纠缠。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信步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路边的霓虹灯有些刺眼,街道两旁林立的各色店铺里放着快节奏的重金属音乐,来回奔驰的车辆在眼前闪烁。

    张大少感到yī zhèn 恍然,看着眼前zhè gè 已经熟悉了世界,此刻却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弹指间,已经一年了。

    张大少不禁有些感叹,抬起头来一看,不禁一愣,红尘酒吧,这不jiù shì 那个酒吧女神,牡丹驻唱的酒吧吗,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

    “难道是我和那个牡丹有缘?”张大少轻轻一笑,走进了酒吧。

    来到吧台,面前一个带着金黄色假发的美女调酒师,正微笑着对自己示意,两边各有一个酒窝,长长的眼睫毛足有一厘米长,有一种夸张的美感。尤其是她穿着一件浅黄色斑马纹t恤,胸前的那一对波涛好像要撑破衣服跑出来一样。

    shí jì 上,zhè gè 美女调酒师为红尘酒吧吸引了大部分的客人,尤其是那些回头客,一多半都是为了zhè gè 美女调酒师。

    “先生,请问您喝点什么?”美女调酒师开口,声音很甜。

    “来杯你最拿手的吧。”张大少信口说道,他来里不是为了喝酒,只是喝一种心情。

    “红粉佳人怎么样?”美女调酒师眨巴了一下眼睛。

    “好。”张大少点点头。

    红粉佳人的基酒是鸡尾酒,调起来其实并不是多复杂,但是美女调酒师的动作却相当花哨,配合着她戴着的白纱手套以及曼妙修长白皙无比的手臂,那是说不出来的抚媚多情,让人看得躁动不已。

    张大少却没有观赏这极具观赏性的调酒,他回头四顾,在寻找牡丹的身影。不多时,她就发现了牡丹。

    牡丹此刻坐在一张高高的凳子上,尽管此刻没有人点歌,但是手里还是死死握着那张琵琶,似乎那琵琶是她唯一重要的伴侣一样。她的表情,依旧是那么淡淡哀怨。

    “先生,您的酒好了。”美女调酒师伸出手来,将一杯精致无比的红粉佳人推到张大少面前,有意无意地眨了一下眼睛。

    张大少拿过高脚杯,轻轻呷了一口,像是一个木头一样,让美女调酒师yī zhèn 郁闷,难道,他没有收到我的信号?

    “先生,您是第一次来?”美女调酒师又开了口,她很清楚自己的长相,或者说是姿色,对男人那是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但是zhè gè 年轻人自从进来之后就没有多看一眼,偶尔的一两个眼神也是像死水一样平静,根本不为所动。

    美女调酒师yì ;的同时也暗暗较劲,不信老娘吸引不了你。

    “吁!”张大少忽然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这让美女调酒师感到十分郁闷。

    接下来,美女调酒师总算明白了张大少的意图,她顺着张大少的目光看去,牡丹正在拿起琵琶调音,刚才有客人点了一首歌。

    “哼,原来是为了那个骚狐狸来的!”美女调酒师很生气,撅了撅嘴走了,不再搭理张大少。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世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歌声哀怨,调子更有一种苍凉和;,唱的是一首经典歌曲《红尘滚滚。》张大少静静聆听,一曲唱完,大声鼓起掌来。

    牡丹听到那响亮的掌声,回头一看,正看见张大少那桀骜不驯的脸,不禁点点头,微微一笑。

    张大少冲她举起酒杯示意,叫来服务员,道:“我点一首《水手》。”

    当牡丹听到张大少点的这首歌时,牡丹深深看了张大少一眼,眼神极为复杂,有麻木,有感动,也有颤动,只有她才知道张大少点这首歌究竟是什么意思。

    歌声响起,牡丹的声音没有丝毫变化,zhè gè 女人心底的阴霾并没有散开。

    张大少放下酒杯,大步lí qù ,他无心多管zhè gè 女人背后的故事,或许,我知道你在这里唱歌,路过的时候来听一听,这就足以了。

    “美女,哥哥和你合唱一首怎么样啊。”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一个酒气熏天的汉子直奔牡丹走去,来到牡丹面前,直往牡丹身上钻。

    牡丹起身,急忙闪躲,汉子却不依不饶,一把搂住牡丹,拉扯着牡丹往麦克风那里走去,另一只手拿出一把钱来,呼啦啦一晃,hā hā笑道:“和哥哥一起唱,少不了你的好处!”

    “放开我!”牡丹蹙眉,终于从汉子怀里挣脱出来,汉子手里的钱掉了一地。

    “给脸不要脸!”

    汉子大怒,过去一巴掌抽在牡丹脸上。

    “怎么回事?”这里的动静惊动了他人,大堂经理迈着小碎步慌忙走来。

    汉子瞅了经理一眼,却没有理会,jì xù 指着牡丹,瞪着眼睛喝道:“妈的,让你跟老子合唱是给你脸,臭娘.们,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把钱捡起来,陪老子唱一首!”

    大堂经理迅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分说对着牡丹厉声喝道:“你是怎么回事?客人的要求,jiù shì 你至高无上的宗旨!lì kè 给这位先生道歉!”

    说完,大堂经理又点头哈腰地给汉子陪着笑脸:“先生,给你造成的不快,我们深表歉意,牡丹不懂事,我会马上让她陪你唱的。”

    汉子哼了一声,道:“麻利的,不把老子伺候舒服了,老子砸了你这酒吧!”

    “牡丹,听到没有!”大堂经理转过身去,怒气冲冲地指着牡丹,“你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赶紧道歉!”

    牡丹紧咬着嘴唇,泪珠直在眼眶里面打转,她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怀着无比的屈辱和不甘,缓缓向汉子走去。

    但是在牡丹走到汉子身边的时候,一抬头,却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正是张大少。

    “跟我走吧。”张大少叹道,最终,他还是无法就那么装做陌生人走了。

    牡丹愣住了,呆呆看着张大少,她的心,微微颤动了一下。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