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善,你怎么样!”张奇斌大吃一惊,急忙跑出去把儿子扶起来,一眼看见儿子那狼狈不堪鼻青脸肿的样子,登时目眦欲裂。

    “我的腿!啊,疼死我了!”张玉善整个人躺在地上,满头大汗,发出凄厉的嚎叫来,“爸,我的腿断了!”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的对被dǎ duàn 了呢。

    在场的警察在一边看得都是脸皮发颤,青筋乱跳,这人也太嚣张了些吧。

    “开枪!给我lì kè 开枪!”张奇斌震怒,当即振臂怒吼起来,一张脸看起来狰狞无比,“lì kè 给我打死zhè gè 畜生!”

    “开枪!”

    小队长当即大喊,在场的警察全都握紧了手中的枪。

    张大少这时候猛地转过身来,扫视警察叔叔们一眼,厉声喝道:“我看谁敢乱来!”

    那些警察们,果真就停下手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小队长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怎么个情况,自己的这些手下怎么不听自己的命令了。

    “王队,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人开枪?”张奇斌气得跟什么似的,急赤白脸地走过来,怒气冲冲地喝问。

    “这,我也不知道啊!”小队长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好端端的,自己的手下就不听命令了呢。

    “你们听见了吗,给我开枪!”小队长又发出一声暴喝来,但是让他郁闷外加惊恐的情况发生了,还是没有人理会他。

    “你很想打死我是吗?”小队长正吼叫着,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一回头,看见一脸英俊的张大少就在自己身边,当即吓了一大跳。

    哐啷!

    子弹上膛,小队长就往张大少nǎo dài 上面指去。

    他倒不是想一枪崩了张大少,毕竟杀人这种事情jiù shì 个坑,你再有理,只要不是在刑场上枪毙,都会很麻烦。由下面的人去做就好了。

    尤其是像现在这种情况,他更加忌惮,jiù shì 想把枪顶在张大少nǎo dài 上,让张大少嚣张不起来。

    谁想到他的胳膊还没有刚抬起来,自己就结结实实挨了一个大嘴巴子。

    啪!

    张大少当先一巴掌抽了过来,以小队长的身手来说,根本就没有fǎn yīng 过来,一下子就被抽出血来了。

    “你这种东西,也配穿这身警服?”张大少义正言辞地哼道。

    小队长直接被张大少给抽懵了,自己是谁?自己可是西城公安分局第五大队的队长,他竟敢抽自己嘴巴子!

    “你找死!”小队长再一次举起手里的枪,这一次,小队长眼睛里面全失杀机。

    啪!

    又是一个嘴巴子把小队长打得转了个一个圈,他还没稳定下来,张大少已经走了过来,一脚把这家伙踹倒,无情的大脚,一脚向小队长肚子踹过去。

    惨叫声传来,小队长的丹田,直接被张大少踢爆了,他在警校的一身功夫,全没用了。

    “啊,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小队长在地上惨叫起来,巨大的疼痛已经让他的五官都扭曲起来。

    不过相比张玉善来说他可有骨气多了,并没有lì kè 屈服,再次艰难的拿起枪来,又朝张大少举起了胳膊。

    “如果你不想再挨一脚的话,就开枪试试,我保证会把你打成一个废人。”张大少声音平静而且lěng mò ,让小队长冷不防打了一个寒颤,再也没有和张大少干的勇气了。

    能如此lěng mò 毫无表情地说出打残废人这种话,这种人,不是他小队长能够惹得起的。

    张奇斌一直都心惊肉跳得看着张大少把小队长干倒在地,心里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年轻人,也狂妄的没边了吧。

    不过震惊过后,张奇斌却是冷笑了起来:“好,好一个狂徒!我看你今天怎么收场!”

    说着,张奇斌拿起手机,拨通了公安局副局长的电话。

    至于那些警察为什么不听小队长的话,这些张奇斌已经无暇追究,只要等到副局长来了,zhè gè 狂徒就会完蛋!

    张奇斌现在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jiù shì 等!等着公安副局长的到来。

    “爸,一定要整死他!”

    狼狈不堪的张玉善听到自己是给副局长打电话,眼中闪过怨毒无比的光芒,狠狠说道。

    “放心吧小善,爸爸是不会放过他的。”张奇斌lì kè 来到儿子身边,慈爱地看着儿子。

    “老东西,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张大少却是不慌不忙地说道,“你是整不死我的。”

    说着,张大少也拿起手机来,拨通了便宜老爹李七爷的手机,道:“爸,我遇到了一些麻烦。”

    “哦,什么麻烦啊。”李七爷竟然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以前自己的儿子倒是经常这么给自己打电话求饶,不过这熟悉的一幕,貌似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jiù shì 把西城区管委会主任他儿子给打了,还把一个警察队长也给打了。”张大少不痛不痒地说道。

    一边的张玉善和张奇斌听了这句话,两人都是脸皮yī zhèn 抽搐,这还不是大事,那究竟什么才是大事。

    这位爷,到底是什么身份?

    “什么。”李七爷一愣,“你闯祸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大了啊,行了,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张奇斌这才开始上上下下打量起来张大少来,此时他才想到一个问题,这年轻人既然狂妄成这样了,会不会是什么大人物?

    “你是谁?”张奇斌问道。

    “你不觉得现在才问有些晚了吗。”张大少有些鄙夷地说道。

    “哼!”张奇斌冷哼一声,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张大少穿得不咋的,不像是大家子弟。

    而且牡丹那娘.们就一个卖唱的,能认识什么大人物?

    很快,又一辆警车呼啸而至,留着处级干部头的公安局沈副局长姗姗来迟,他刚一下车,看到现场的情形,lì kè 就皱了皱眉头:“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老沈!”

    张奇斌一看,当即兴奋地叫了一声。

    “老张,到底怎么回事?”沈副局长大步走到张奇斌面前,看到站在张奇斌面前一身狼狈的张玉善,不禁吓了一跳,好家伙,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在行凶伤人,还意图杀人灭口!”张奇斌愤懑地说道,指了指自己的儿子,还有正在跌跌撞撞向这里走来的小队长,“你看看,你看看,那狂徒嚣张到了什么程度!”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