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建伟一直盯着张大少的背影,随着张大少渐渐消失在韩家大院,韩建伟的脸色也变得十分罕见的凝重起来。

    “张天,当你看着我和韩梦怡结婚的时候,你会是什么表情?”刘景晨微不可查的一笑,有一些奸诈的wèi dào 在里面,“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了。”

    一回头,看见韩建伟满脸严肃,刘景晨不禁吓了一跳。韩建伟一代枭雄,什么大风大lang不是等闲视之,像现在这种样子,刘景晨还是第一次见到。

    “韩伯伯,怎么了?”刘景晨惊疑不定地问。

    韩建伟此时收回目光,沉吟片刻,忽然站起身来,郑重其事地对刘景晨招了招手:“你跟我到书房里一趟。”

    被韩建伟搞得满头雾水的,但刘景晨也不好多问什么,怀着一肚子的yí wèn ,老老实实跟着韩建伟进了书房。

    韩建伟没有说话,却是打开电脑,找出来一段视频给刘景晨看。

    刘景晨不明所以,扭过头去仔仔细细看起来,不多时就嘴巴就张得大大的,被视频里那个模糊的身影所震惊,惊声问道:“韩伯伯,这,zhè gè 人是谁,这么利害?”

    他自然知道,视频上的肯定是真人真事,虽然有些难以接受这世界上竟然有这种高手,但韩建伟给自己看得东西,绝对假不了。

    “这是张天。”韩建伟沉声回答。

    “什么,张天!?”刘景晨失声叫喊出来,难掩脸上的震惊神色。他说什么都想不到,那个神一样拥有着诡异身手的人,竟然会是张天。

    “这,这怎么可能。”刘景晨喃喃看着韩建伟,紧接着咽了一口唾沫,这张天,在燕京jiù shì 一个臭名昭著的草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不过韩建伟如此郑重其事地向自己说这件事情,那绝对假不了。

    再想想从张大少回来后自己和他短暂的几次交锋,自己全部都是以惨败告终,刘景晨还是震撼地接受了zhè gè 消息。

    “小刘,你对张天了解多少?”韩建伟又沉声问道。

    刘景晨脸上此刻也是一片郑重,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一直都未曾真正重视的张大少,是怎样一个可怕的对手。

    想了想,刘景晨答道:“他从静海市回来之后,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现在的他,我看不透。”

    “不光是你,我也看不透。”韩建伟也在一边附和,“你知道他在静海市短短一年的时间都做了些什么吗?一年,仅仅一年而已,他就成为了当地hēi dào 霸主,静海的那几大家族,没有一个敢惹他的。”

    刘景晨更是惊讶得合不拢嘴,根本就无法想象,有人竟然能够完成韩建伟所说的一切。如果不是韩建伟亲口所说,刘景晨肯定以为是说xiào huà 呢。

    静海市虽然是个小地方,可再小的地方,也不能一年就成为黑白两道的霸主吧。

    “还有。”刘景晨却是jì xù 面色严肃地看着刘景晨,压低了声音,“李管家曾经带人去静海除掉他,但是无功而返!”

    “不会吧?”刘景晨脱口而出,却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李家既然派李管家出马,那足以说明了除掉张天之决心,可却失败了,那张天究竟有多逆天?

    头一遭,刘景晨有了一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蓦然,刘景晨忘情地抬起头来望着韩建伟,他似乎明白韩建伟为什么把自己带进书房来了。他不禁想起张大少临走之前所说的话,说如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韩梦怡嫁给自己的话。

    当时刘景晨只觉得张大少是被自己气糊涂了,才说的那种发泄怒火的话,可现在一想,刘景晨却真真切切感觉到了那句话里的份量!

    “难怪,难怪韩伯伯会露出那种脸色!”刘景晨小声嘀咕一声,彻彻底底明白了韩建伟的用意。

    同时心里更加吃惊,连韩建伟都会张大少如此忌惮!

    shí jì 上韩建伟原来只是震惊于视频上张大少的身手而已,但却没有过多的关注张大少。在他的yìn xiàng 中,张大少还是那么一个讨人厌的二世祖,只不过能打了一些。

    他真正开始关注张大少,调查张大少,也是从张大少重返燕京开始的。

    在张大少来韩家拜会的时候,韩建伟才惊诧地发现,zhè gè 年轻人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从那时候开始,韩建伟对张大少展开了仔细的调查,调查的结果,让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所以张大少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韩建伟很清楚那意味着什么。

    “小刘,我想,我们需要做点什么了。”bsp;mò 片刻,韩建伟像是下了某种决定,深深盯着刘景晨,说道。

    刘景晨挠挠头皮:“韩伯伯,那小子难道真敢乱来?这里可是燕京!”他还是觉得韩建伟的dān xīn 有些多余。

    燕京可不是静海那个小地方,而且事关刘家还有韩家两个大家族的脸面,张大少即使有天大的本领,也不能怎么办吧。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做点什么,是有必要的。”韩建伟的目光悠悠,里面透着坚决,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不然,我心里总是不踏实。”

    闻言刘景晨别提有多欣喜了,张大少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他是巴不得干掉张大少的,如今难得自己未来老丈人也有zhè gè 想法,那可真是太好了。

    “韩伯伯,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一切都听你的。”刘景晨hē hē 一笑。

    “在你和怡儿大婚之前,zhè gè 人,不应该还在燕京活跃。”韩建伟铿锵有力地说道,“监狱,才是他最好的去处。”

    刘景晨心里更是暗乐,脸上却是什么都没有biǎo xiàn 出来,偷偷瞟了一眼韩建伟,只见韩建伟的眼神深邃无比,这货开始在心里为张大少祈祷起来,姓张的,你这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韩家和刘家联手duì fù 张大少,即便是现在李家已经默许了张大少的存在,也只能是无可奈何。

    更何况,李家好像除了李七爷之外,其他人恐怕还巴不得见到这一幕吧。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