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张大少来到鸭子面前的时候,鸭子双腿直哆嗦,满头大汗,眼神里面除了慌张jiù shì 恐惧。

    “你的十大酷刑,不怎么爽啊。”张大少有些失望地摇摇头,“那就让你尝尝我发明的十大酷刑吧。”

    说着,张大少顺手拿过旁边火炉里的另外一根铁棍来,噗的吹了一口气,火星四溅。

    炽热的温度,让鸭子瞬间清醒过来,在那一刻他拔腿就往回跑,想在张大少zhè gè 恶魔眼前逃走。

    “别急着走嘛。”张大少一把把鸭子拉了过来,“让你试试我这第一招,烧红铁棍爆.菊花,现学现卖,希望你喜欢。”

    横腿一扫,鸭子扑通一下子趴倒在地上,张大少一只脚踩在他的腰上,这货无论怎么反抗都无法挣脱。

    慌乱之中,鸭子掏出枪来,还没来得及射击,就被张大少一脚给踢飞了。屋里的那些大汉也冲了过来,片刻间就被张大少收拾完毕。

    绝望之中的鸭子开始没命地大叫一声:“jiù mìng ,jiù mìng 啊!”

    “你叫吧,你jiù shì 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张大少骚骚一笑,反手把铁棍提起来,对准鸭子的菊花就按了上去。

    一股焦糊味顿时传来,鸭子的裤子第一时间被炽热的铁棍灼透了,铁棍,已经贴到鸭子的皮肤上。

    嗤!

    细微的声音传来,但是zhè gè 声音只有张大少才能听到,一般人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到的,因为此时,鸭子身子一颤,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来,“啊!”

    张大少不禁yī zhèn 鄙视,这还没插进去呢,jiù shì 沾上了一点,有必要叫得这么夸张吗,他没有理会鸭子,说道:“以后当你在对别人这样的时候,想想今天的经历。”

    手一用力,嗤一下子把铁棍送了进去。

    “啊!”

    竭斯底里的惨叫声把屋顶都掀翻了,鸭子痛得恨不得立马就死过去,鬼哭狼嚎着求饶:“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

    “真得知道错了?”张大少低头看着鸭子问道。

    “知道了,我发誓我真得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干这种事情了!”鸭子lì kè 哭爹喊娘得大吼大叫起来。

    张大少这才一把把铁棍拔下来扔在一边,来到鸭子头顶上,蹲下来,说道:“起来吧,去告诉大家,我究竟是不是卧底。”

    虽然菊花疼得厉害,但是鸭子此刻哪里敢忤逆张大少的意思,龇牙咧嘴得从地上爬起来,向着张大少好一通点头哈腰,然后才唯唯诺诺地向外走去。

    鸭子方才那壮烈而又霸气的惨叫声早就透过铁门传了出去,清晰无比地被等在外面的众人听到。

    众位老大都是戏谑无比地盯着成虎看,自己的得力手下被修理成这样,成虎一定没脸站在这里了吧。

    不过成虎能够什么都不biǎo xiàn 在脸上,jì xù 镇定自若地站在那里,这份功力,倒是也让大家叹服。

    “呦,叫得还挺惨的。”柴科夫有意无意地瞟着成虎,嘴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嗯,是挺惨的。”成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柴科夫这下子更加有些捉摸不透了,成虎这家伙可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虽说不是那种一骂就跳一点就着的人,但是自己的心腹被折磨成这样了,他竟然一点都不在乎?

    但,看他的眼神不像是假装的啊。柴科夫感到自己好像摸不准头绪了,事情好像没有按照自己预想中的发展。

    没有看到成虎气得脸色铁青,柴科夫似乎是不fú qì ,干脆直接挑明了问道:“成虎,你的人都叫成这样了,怎么你一点都不关心呢。”

    成虎不禁露出一声嗤笑:“还指不定是谁的人叫得呢。”

    柴科夫听到这里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夸张,他相信鸭子,这小子折磨人很有一手,另外还有瘪三和瘪四两xiōng dì 从旁协助,屋里也有那么多人守着,还收拾不了那小子?

    而且刚才在里面鸭子几人把张大少绑了,拿着铁棍等吓唬张大少的声音,外面的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分明jiù shì 对张大少动手“审问”了,这还有错?

    这成虎,恐怕是关心那个人太厉害,不正常了吧。

    吱呀一声,铁门被打开,所有人在同一时间转过头去,只是在那一刻,除了成虎之外,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全都凝滞住了。

    只见张大少意气风发地走在前面,他的身后,鸭子就跟孙子似的战战兢兢得跟着,满身狼狈,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走路大声惊到了前面的大神一样,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怎么会这样?”柴科夫一向深沉老练,此刻却也不禁傻眼,满脸吃惊神色。

    怎么回事这是?这人怎么会没有事情!难道一开始听到的那些声音,都是自己的错觉?柴科夫说什么都无法接受这一幕。

    不光是柴科夫,黑老三阿来等人同样瞪着眼睛盯着张大少,眼神里面乃是掩不住的yì ;。

    “鸭子,你告诉大家,审问的结果是什么。”张大少停下身来,鸭子就像是触电一样也慌忙停下。

    一不小心离得张大少有些近了,又lì kè 往一边走去,离得远远的,这才恐惧无比地看了张大少一眼,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是卧底,他不是卧底。”

    “大声一点嘛,你看柴科夫爷爷那么大年纪,毛都白了,耳朵肯定不好使,这么小声,他听不见的。”张大少来到鸭子身边,伸手拍拍鸭子肩膀,把鸭子吓得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jīng guò 我的审问可以què dìng ,他不是警察,不是卧底!”鸭子咬牙大吼起来。

    “嗯哼。”张大少冲柴科夫耸了耸肩,“柴大爷,这下你应该听清了吧,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

    柴科夫一张老脸当场憋得通红,气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胸口那是一起一伏的,让人看了不禁dān xīn ,zhè gè 老家伙会不会就此气得嗝屁了。

    这家伙一代枭雄,和各方老大斡旋交手,哪个不是对他尊敬有加,即使是对手,在自己面前也得假装笑脸。

    什么时候,他被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子当面羞辱过?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老大的面!柴科夫觉得自己老脸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不过这件事情,能怪谁,还不是自己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愣了半晌,柴科夫方才怒笑一声:“后生可畏啊!”

    又转过头去,对着成虎说道:“成虎,我没想到你手底下有这种能人,今天我认栽,下午咱们分成大会上见!”

    说完再也不敢停留分毫,甚至是连黑老三八明皇几人也都不打个招呼,灰头土脸地扭头就走。

    众位老大深深看了张大少一眼,也相继huí qù 。

    xiōng dì 们,重口味吧,嘎嘎。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