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又着瞟了一眼柴科夫,成虎越加显得意气风发,道:“柴科夫,你不是一直都想收拾我吗,现在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挑战我,怎么样?”

    柴科夫老脸就很难看,事实摆在眼前,那个叫做张天的家伙jiù shì 一个变态,他已经和天狗沟通完了,天狗坦言,自己对上张大少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必败无疑。

    现在各位老大们都很发愁,他们首先kǎo lǜ 的,已经不是狠狠地打击一下zhè gè 插手珠宝生意的白粉大王了,而是要怎么做才能不引起成虎注意,不被成虎挑战。

    不然的话,自己的一百颗钻石,算是丢了。

    柴科夫深知成虎性格,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不,果然,自己前面刚刚给他个下马威,他lì kè 就来报仇了。

    “成虎,你们已经打完一场了,还是先歇歇吧。”柴科夫嘴唇抽搐了两下,方才艰难无比地说道,这么公然服软,可真是丢脸啊。

    可是同那一百颗钻石相比,丢脸就丢脸吧。

    “柴老板人真是太好了,这么替我们着想,我很感动。”成虎却是jì xù 说道,这老东西又是诬赖张大少是卧底,又在分成大会上处处搞自己,自己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不过。”成虎话锋一转,指指张大少,“你看张天精神抖擞,一点都不累嘛,他可以jì xù 接受挑战的。喂,张天,你打了一场,累不累。”

    “虎哥,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张大少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来,“我打过一场了吗?我怎么不记得啊,我只是热了热身而已嘛。”

    张大少和成虎两人一唱一和,其嚣张的气焰让在场的老大们抽搐不已,岂有此理,真是太嚣张了!

    柴科夫更是紧咬着牙关,低着头,全力忍着憋着,装作没有听见成虎的话,也不去看成虎两人,不然的话,他怕自己忍不住上去亲自干这两个狂徒一顿的。

    尤其是八明皇和四五六郎,险些一头撞死在当场,纳尼,你把我们大倭国第一勇士打得就跟狗似的,才是热身?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喂,柴老板,你别不说话啊,你倒是挑战不挑战,给个信啊。”成虎jiù shì 逮着柴科夫不放。

    “成虎,算我怕了你还不行!”柴科夫老脸火辣辣的,今天丢人可真是丢到姥姥家去了,被人这么压着都不敢接招,“我承认,我的人打不过你的人,我不想输掉钻石,这总可以了吧。”

    成虎和柴科夫那可是老对手了,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但却从来没有一次把柴科夫逼到zhè gè 份上,他别提有多畅快了。这和张天hé zuò ,jiù shì 爽啊。

    “柴老板,这你就多虑了。”不光是成虎,张大少也没dǎ suàn 轻松放过柴科夫,今天不把他那一百颗钻石拿下,决不罢休。

    “你dān xīn 你的人打不过我,这好办。”张大少边说边把自己的一只手放在后背上,“我让他一只手,这样可以了吧。”

    柴科夫老脸又是yī zhèn 抽搐,你刚才干掉四五六郎就跟放屁一样轻松加愉快,这一只手让不让,也没什么分别。

    众位老大们也感觉到脸皮难堪,感觉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似的。

    虽然成虎针对的是柴科夫,但何尝又不是他们?一个干白粉的,如此嚣张地羞辱同行老大,在场的众人,都是yī zhèn 灰头土脸的,传出去,那也相当丢人。

    而且搞完了柴科夫之后,谁知道这家伙还会搞谁?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

    咯咯吱吱。

    柴科夫没有说话,他手底下的天狗却是已经愤怒得要发狂,这也太看不起人了。他抬头看了看柴科夫,只要自己的老板发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和张大少拼了。

    只是柴科夫zhè gè 老东西却是没有任何表示,他在苦苦思考对策,如何才能不挑战成虎,又让待会儿成虎不来挑战自己,看来这,需要发动大家伙的力量了。

    “这样还不行啊。”张大少瞪大了眼睛,似乎是不相信堂堂柴老板竟然那么没种,又把另外一只手背在身后,“我让你两只手,这样总可以了吧?”

    “张天,成虎,你们欺人太甚!”柴科夫猛地一拍木椅上的扶手,爆发出一声怒吼来,一向古井不波的俄罗斯老大,终于被张大少这两个嚣张的人整得忍无可忍了。

    如果这都还可以忍下去的话,那么柴科夫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出来混,还不得被大家伙笑掉了大牙。

    “天狗,你上去和他比划比划,我倒要看看,zhè gè 嚣张的狂徒,是不是真有他说得那么厉害!”铁青着脸,柴科夫冲天狗低吼一声。

    天狗早就等着柴科夫这句话了,闻言二话不说,把西装上衣脱了,领带也拿了下来,只穿里面的白衬衫。duì fù 张大少这种高手,那些东西会成为致命的累赘的。

    “好,柴老板果然是条汉子!”张大少拍手赞道,只是这赞扬却无比刺耳,让两只手才敢出来的汉子,不当也罢。

    成虎也在一边笑了起来:“柴老板果然慷慨,又给我送钻石来了,我在这里先行谢过了。”

    柴科夫气得真是七窍生烟,重重哼了一声,道:“别得意的太早,我就不信张天不用双手也能打赢天狗。”

    “jiù shì ,成虎,你未免也太嚣张了吧。”妙手阿来也脸色不悦地说道,他们这些老大们闷头憋了一肚子气,到现在总算有机会反驳。

    成虎hā hā一笑,对张大少那是充满了信心:“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张大少此刻果真把双手都背在身后,对天狗说道:“出手吧,如果我双手动了一下,就算我输。”

    “大言不惭,看我怎么收拾你!”天狗怒吼一声,被张大少如此轻视,zhè gè 沉稳的高手此刻也不沉稳了。

    深吸一口气,天狗将身心慢慢放平静下来,身子猛地一震,yī zhèn 噼噼啪啪的声音lì kè 传来,那是他身上的各种关节震动所发出的声音,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做到这一点。

    把力量全都提上来,天狗化作一道人影,冲向了张大少,他一上来,也是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

    在场的众位老大们,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期待着天狗能够把张大少给干掉。

    “倒!”

    在天狗来到面前的时候,张大少轻喝,身子一转,一个漂亮的侧踢踢了过去,天狗和之前的四五六郎一样,根本没有躲开,整个人瞬间就被踢飞了。

    在场的老大们齐齐一惊,紧接着就摇摇头,露出一脸;的叹息,果然正如之前所dān xīn 的那样,天狗,同样不是张大少的对手。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