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现在土炮似乎明白了,麻子为什么提到zhè gè 年轻人的时候变得就跟孙子似的,满脸的忌惮,这年轻人的的确确有两把刷子!

    自己的那一拳,jiù shì 打在一块砖头上,那砖头也早就被打裂了,但是打在人家的肚子上,人家愣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看人家神定气闲的样子,当拳头落到他肚皮上的时候,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子,似乎自己的那一拳,就像跟他挠痒痒似的。

    这让土炮惊诧的同时,自尊心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连你zhè gè 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老子以后还混个屁啊。

    “我打!”

    土炮再次发出一声怪叫来,使出十二分的lì qì ,重重打出了第二拳。

    “嗷!”

    几乎是和土炮的怪叫声不分先后,一声惨叫声猛然响起,只见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土炮,正在捂着自己的手腕,弓着身子,像个虾米一样,痛苦地呻.吟着。

    土炮的五官,急剧地扭曲在了一起,可见这货痛苦到了什么程度。jiù shì 刚才那一拳,土炮的手,竟然骨折了!

    冷汗,瞬间流满了土炮的额头,土炮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抬起头来偷偷瞟了一眼张大少,又触电似的lì kè 把目光移走,不敢去看张大少的眼睛。

    他的心里现在写满了惊骇,人家站在那里不动让自己打,自己把手都打骨折了,人家硬是屁事都没有。

    麻子那小子太不地道了,竟然还说这小子很能打,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人家这哪是很能打,人家这是超级能打好不好!

    土炮回头忧郁地看了一眼麻子,似乎在zé guài 麻子,为什么不在自己上来大展神威的时候把自己拦住。

    现在好了,自己在这么一樽大神面前动手动脚的,要怎么收场吧。

    这土炮在这里一脸蛋疼,后面一直都在观赏张大少被虐的狼哥就更蛋疼了,土炮这小子今天怎么了,怎么还不动手,在那磨磨唧唧个什么?

    “土炮,赶紧动手啊,你在那生孩子还是咋的,愣着干啥!”狼哥不耐烦地大声催促起来,他就搞不明白了,土炮打一拳在那唧唧歪歪鬼叫个什么。

    其他在周围zhǔn bèi 为土炮拍手喝彩的人也有点摸不着头脑,土炮崇拜李小龙,打人之前喜欢鬼叫,这次怎么连打人之后也鬼叫了?

    随即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恍然大悟,看来,土炮已经超常发挥,李小龙附体了。zhè gè 嚣张的小子,要倒霉了。

    但是片刻之后土炮竟然还是没有动手,反而是有一种局促不安的样子,在那个年轻人面前点头哈腰地站着,就像是顽皮的孩子站在严厉的家长面前一样,老老实实的。

    众人终于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狼哥也失去了最后一丝耐性,在后面大声呵斥一声:“土炮,给我打,再磨磨蹭蹭的,小心回头我收拾你!”

    土炮这可zuǒ yòu 为难了,不敢收拾张大少,又不敢违背狼哥的命令,挠了挠头皮,灵机一动,决定装模作样地假打一下,然后再假装受伤退下来,这不就完了?

    想到这里,土炮不禁兴奋了起来,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当下一跺脚,大吼一声:“我打!”

    还没喊完,张大少忽然飞起一脚踹了过来,正中土炮的胸口,土炮那庞大的身躯,就那么一下子凌空飞起,像是一块大石头一样,向着身后的一群人狠狠砸了过去。

    “我靠,快闪!”

    一片惊呼声响起,众人惊叫着躲开,但是一直养尊处优的狼哥却没有躲开,被土炮狠狠砸中,两人噼里啪啦地倒在地上,翻滚出老远老远。

    直到两人撞在墙上停下来的时候,还是一上一下得摞在一起,好像是一对陈年老基.友一样。

    何丹丹不禁愣住了,蜡黄哥麻子也愣住了,在场的其他小弟们也愣住了,呆呆看着土炮和狼哥相亲相爱地拥抱在一起。自己的老大,就这样被人蹂躏了?无所不能高高在上的狼哥,就这样被人蹂躏了?

    他们一时间接受不过来。

    狼哥躺在地上,更是被摔得晕头转向的,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情jiù shì 一把把土炮推开,啪一声抽了土炮一巴掌,喝道:“眼睛瞎了啊你,连老子都撞!”

    土炮欲哭无泪,在心里哀嚎一声,老大,难道我想撞你吗,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从地上爬起来,狼哥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懊恼无比地大喝一声:“都给我上,狠狠地打!”

    老大被辱,底下的人早就憋着一肚子火气了,狼哥这么一吼,他们骨子里的凶悍气息完全爆发出来,纷纷大呼小叫着冲向了张大少。

    麻子却是吞了一口唾沫,抬头看了张大少一眼,不敢上前,当时这小子把自己几个人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jiù shì 这么一副平淡的样子。

    但是狼哥有命,不上又不行,麻子于是瞬间让自己的双腿生了锈,走得要多慢有多慢,藏在众人最后面,这才跟了上去。

    事实证明麻子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在众人冲上去围住张大少的那一刻,闷哼声就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一个又一个人影也是嗖嗖嗖得飞了起来。

    前前后后连半分钟都没用,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麻子和狼哥之外,全都被张大少干翻在了地上。

    狼哥看着这一幕,不由惊讶地长大了嘴巴,zhè gè 小子,竟然这么能打!一个人,轻而易举地就把自己所有手下给放倒了。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麻子,不由想起之前麻子说的话来,现在恍然,原来麻子说得都是真的。

    张大少拍了拍手,就像是拍去手上的灰尘一样,不慌不忙走到狼哥的面前,轻轻说道:“狼哥,这次就这么算了,别再来惹我,否则我会不客气的。”

    被张大少那平平淡淡的眼神一扫,不知道为什么,狼哥竟然没来由的jiù shì 一个失神,心里也莫名其妙地一颤,似乎这句话就像是圣旨一样,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等到张大少拉着韩梦怡走出了民族酒店的大门,狼哥方才回过神来。想想之前的事情就觉得无比丢人,不禁破口狠狠大骂一声:“臭小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