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前台付了帐,当然,张大少是牛逼哄哄的用一摞现金结的帐,直接亮瞎了在场众人的狗眼。

    大家都在bsp;bsp;,zhè gè 陌生的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在沙园如此招摇。你再有钱,也不用这样吧,出门买件衣服都揣十几万几十万的现金在身上。

    对于众人的心思,张大少自然没有心情去猜,把衣服丢给疯子,两**摇大摆地走了。

    “两个小逼,你们,你们死定了!”一声怨毒无比的声音忽然响起。

    那被疯子干昏的王根生这时候悠悠醒来,在服装店里扫视一周,寻找到了张大少两人的身影,用手指着两人,咬牙切齿地发出一声低吼来。

    从小到大,王根生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打过,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毒打!如果不把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收拾一顿的话,那自己以后就没脸沙园呆下去了。

    闻言,张大少和疯子两人齐齐转过头来,两人四道凌厉无比的目光打了过来,王根深顿觉心里一颤,一口气憋了huí qù ,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他这时候才fǎn yīng 过来,貌似面前的这两位都是无法无天的主,要是再不老实的话,肯定还会再被暴打一顿的。

    直到张大少和疯子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服装店里,王根生才满脸杀气地破口大骂起来,赤红着双目,面目极为可怖:“妈的,两个小逼,老子一定要弄死你们!”

    火爆女子什么时候曾见过王根生这么吓人的样子,就像是要吃人的怪兽一样,心里就有些畏惧,下意识小心翼翼地问道:“根,根生,你没事吧。”

    火爆女子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王根生的一腔怒火全都发泄到她头上去了,一甩手狠狠抽了火爆女子一耳光,骂道:“都是你zhè gè 贱货!”

    火爆女子被这一巴掌抽得一下子扑倒在墙上,好在墙上都挂满了衣服,倒是没有碰伤。

    脸颊登时肿得老高,却是哆哆嗦嗦地再也不敢说一句话,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全部都是泪水,委屈而又畏惧地看着王根生。

    看见火爆女子可怜兮兮的mó yàng ,王根生狠狠瞪了她一眼,没再jì xù 拿火爆女子出气,而是lì kè 拿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

    不多时,两辆长安面包车呼啸而至,速度奇快无比,在大街上引起阵阵惊呼声来。

    但是在沙园,很显然基本上没有人不认识这两辆面包车是谁的,那些正想破口大骂的人们,一看见是这两辆车之后,lì kè 乖乖闭紧了嘴巴。

    面包车在服装店门口停下来,砰砰砰几声响,车门打开,从里面lì kè 冲出来七八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每一个大汉手里都拿着家伙,气势汹汹地向服装店里涌来。

    服装店里的人都是噤若寒蝉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生哥,你没事吧。”一个手里拿着砍刀,赤裸着双臂,双臂上面都纹着骷髅头的家伙风风火火地走在最前面,直奔王根生而来,“人呢,老子砍死他!”

    “那小子还没走远。”王根生瞪着眼睛,满脸都是怒气,大步走到街上,问了一下张大少两人的去向,回头对紧紧跟在自己旁边的骷髅哥说道,“苍蝇,开车,带人追过去!”

    “妈了个巴子的,敢跟生哥横,活腻歪了简直!”骷髅哥苍蝇眼睛一横,爆发出yī zhèn 惊人的王八之气,怒吼了一声,然后振臂一挥,高呼,“xiōng dì 们,上车,跟着我!”

    拉开车门,请王根生进去之后,苍蝇也钻进车里,狠狠一踩油门,风驰电掣地追过去了。

    “生哥,那两个小子什么来头?”车上,苍蝇一边驾车一边皱着眉头问道,在沙园,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殴打王根生了!

    看王根生身上的痕迹,很显然对方根本就没有一点留手,更何况还是在服装店里那种公众场合。就算是和老大一直对抗的唐建强,也没有zhè gè 胆子吧。

    “我怎么知道是谁!”王根生没好气地说道,“我根本就没见过他们!”

    张大少王根生自然是没见过的,shí jì 上疯子王根生倒是见过两面,只不过疯子现在洗完澡剪完头发之后,王根生根本就没认出来罢了。

    更重要的,他还不知道他老子在荒山野岭里上捡到的那个高手已经反出去了,还以为疯子正跟着自己老子到处干人呢。

    “生哥,你没见过他们?”苍蝇心中一动,不禁又仔仔细细问道,他敏锐地感觉到,事情好像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说苍蝇,你他妈的怎么回事!”王根生不乐意了,对着苍蝇jiù shì 唾沫星子乱溅的一通训斥,“你唧唧歪歪个毛啊,我管那两个小子什么来路,敢打我,我一定要弄死他们!”

    苍蝇就没再说话,他们都是王麻子手底下混的,当然要听王根生的话。

    “jiù shì 他们!快,追上去!”此刻王根生忽然发出一声惊喜地大叫来,指着前面两个正在施施然行路的年轻人。

    苍蝇当即眼睛微微一睁,拿起手机来对后面的面包车说道:“鸡尾仔,目标是前面那两个路灯旁边的家伙,我从前面拦截住他们的去路,你们在后面包抄!”

    “明白了苍蝇哥!”

    苍蝇当即一加油门,一下子绕到张大少两人面前,然后一个急转弯,狠狠地一踩刹车,车子就那么横在张大少两人面前,截住了两人去路。

    与此同时另外一声急刹车声也传来,鸡尾仔也把车停在后面,和自己遥相呼应,将张大少困在了中间。

    苍蝇当先提着砍刀,气势汹汹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其他人同样如此,提着家伙向张大少他们逼近,那边鸡尾仔也压了过来,七八个人,瞬间将张大少围了起来。

    王根生最后一个下车,却是大剌剌一直走到最前面,嘴角闪过狰狞的笑容,对张大少恶狠狠地道:“小逼,敢打我,我现在就让你们死!”

    紧接着就对苍蝇等**叫起来:“给我打,往死里打!”

    苍蝇等闻言,lì kè 向张大少两人冲了过来。

    张大少面色平静地扫了周围这些人一眼,有些蛋疼地摇了摇头,道:“疯子,这些人就交给你练练手吧。”

    疯子直接了当地说道:“师父,这些人太弱了,我没有兴趣。”

    “那也不行。”张大少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都说了你得听我的话,你不去,难道要让我zhè gè 师父去?”

    疯子这才一脸;地向着苍蝇走去。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