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开车门的声音接连不断,保镖们各自钻进车里.那威严恐吓张大少的保镖大摇大摆地往唐建强车边走过去,正要打开车门进入,唐建强却是当先说道:“小胡,今天让张先生跟我的车,你到后面的车里去。”

    那叫做小胡的家伙顿时jiù shì 一愣,有些发傻,以前,可都是自己跟的老大的车啊。怎么那小子一来,老大就把自己给踢走了?

    不过这是唐建强的要求,小胡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只是看向张大少的目光就不仅仅是讨厌那么简单了,更有一种愤恨在里面。

    “你有种!”小胡狠狠瞪了一眼张大少,低喝一声,钻进第二辆车里面,一用力,砰,发出极为响亮的关车门的声音来。

    在场的保镖们不由自主都往这里看了看,他们知道,小胡动怒了已经,他在用这种方式发泄自己的怒火,也在向老板唐建强表达自己的不满。

    张大少自然不会理会这些,拉开车门,唐建强却是早把后座左边的座位留出来了,张大少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钻进去,大大方方地坐好,丝毫都不把自己当外人。

    “可以出发了。”唐建强这时候轻声说道,整队车子发动,缓缓行进。

    唐建强这次的目的地乃是沙园市中心的投招标中心,进行西郊那一块地皮的竞标。沙园旧城区改造,是把整片西郊都划在规划范围之内的,其中沦落到无人问津的荒原,jiù shì 隶属于西郊范围。

    不过荒原仅仅只是在行政单位上属于西郊范畴,规划西郊时自然不是把它单独拿出来。大家的目光,主要还是放在西郊主要地带,而不是这块被称为荒原的广大荒地的。

    但对张大少来说,荒原却是重中之重,他无论如何都要把荒原拿下来。

    到沙园市中心是一条柏油马路,十分宽敞,车队在有条不紊地快速前行,唐建强就坐在张大少身边,稍显慵懒姿态地微靠在靠背上,脸上乃是一副毫无表情的样子,没有人知道他在心里到底想着什么。

    行至半途,唐建强忽然扭头对张大少说道:“张老弟,王麻子对这次竞标似乎信心十足,zhè gè 家伙一向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他肯定会使一些非常的手段的,我们都要小心些。”

    张大少没有回答唐建强的话,只是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看来唐建强这次,对竞标一事是志在必得啊。

    他这么对自己说,并不是代表他怕了王麻子,而是用话来点自己,要自己到时候多出lì qì ,拿下了王麻子,荒原那地的红心灵芝也就有着落了。

    这点小心思,自然瞒不过张大少。

    唐建强的这一排路虎车队十分拉风,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很有背景很牛逼人才能搞出来的阵仗,在马路上,这一排车队就像是鹤立鸡群一样,十分惹人注目,高调地前行着。

    但是好景不长,在车队来到一个岔路口的时候,从旁边的支路上忽然冲进来一辆本田越野车,也不知道是不懂交通规则还是喝醉了,竟然直接大剌剌地冲了过来,正正向着第一辆车,也jiù shì 唐建强开的那辆车撞来。

    开车的保镖大惊失色,猛打方向盘,但是也已经迟了。

    轰一声巨响传来,越野车和路虎来了一个激烈的大碰撞,唐建强坐的路虎更是被那大块头的越野车撞得斜斜在地上漂移一段距离,直接撞在路中央的护栏上。

    吱吱吱!

    yī zhèn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后面的三路虎急忙急刹车,险些就撞在一起,简直是乱成一团。

    唐建强的脸色十分难看,不管是王麻子派人使坏也好,还是自己的运气太背,无巧不巧赶上这件交通事故也好,但刚一出发就碰到这种事故,却真地是出师不利了。

    “老大,你没事吧。”前面的两个保镖lì kè 回过头来问道。

    唐建强摆了摆手,皱着眉头说道:“我没事,老崔,去看看怎么回事。”

    驾车的保镖,同时也是那些保镖的头头,老崔,点了点头,一脸凝重地推门出去,身后几辆车里的保镖这时候也全都怒气冲冲地下了车,一时间砰砰砰关车门的声音不断,一个又一个身穿西装身高马大却又暴戾十足的大汉接连冲出,看着声势极为浩大。

    张大少则像是没事人一样,jì xù 神定气闲地坐在车里,丝毫也没有为唐建强分忧解难的觉悟。

    “下车,给老子下车!”老崔当先走到那辆肇事越野车旁边,没好气地拍打着车顶,瞪着眼睛大叫,大有车上的人一出来就狠狠暴打一顿的样子。

    他们本来jiù shì 道上出身,并不是正儿八经的安保公司出来的,脾气也都十分火爆。

    老崔的身后,其他保镖呼啦啦也围了上来,聚在越野车的面前。

    要是一般情况下,这种阵仗早就让越野车里的人怂了,可现在,谁想到越野车里的偏偏也是个不怕事的主,哐啷一下子就把车门推开了,光头,纹身,刀疤脸,同样是一个彪悍的汉子。

    “我靠,怎么着,想打架?”汉子大马金刀地走下车来,扫了一眼周围的那些个保镖,不光没有害怕,反而气焰似乎更加嚣张,道,“以为人多老子就怕了你们了!”

    用手猛地敲了敲车窗,从车里面大喊起来:“哥几个,全都下来!”

    车门呼啦打开,唰唰唰几个人影闪过,另外三四个同样彪悍的大汉们一溜烟地冲了出来,手里还都拿着铁棍砍刀啥的,傲慢无比地盯着面前围着的一众保镖。

    众保镖们一看,脸色当场就变了变,今天这事情不好处理啊,他们当然不怕这几个人,可要是真在马路上就干起来的话,那影响也未免太大了些。

    唐建强一直都在车里观察着外面的情形,不禁愤怒地冷哼一声:“王麻子,真是好手段。”

    他知道这些人肯定都是王麻子安排的,而按照王麻子行事手段的话,接下来警察就会过来了,到时候把两群人全部都带回局子里去,到时候也不用去参加什么竞标了,出来的时候连黄瓜菜都凉了。

    虽然自己上上下下也都打点过了,也有些奇怪王麻子这次似乎底气足了些,同一块地皮上的地头蛇,在zhè gè 节骨眼上还和自己玩这些,他真做好了和自己彻底翻脸的zhǔn bèi ?

    唐建强来不及细细kǎo lǜ 这些,当即给为首的那个保镖打了个电话:“都回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老崔很显然十分不甘,平时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哪有人敢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的?但是自己老大有命令,但却不得不听,只有悻悻地一挥手,对众位保镖吩咐道:“我们走!”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