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你能这样想,那最好不过了。”王麻子撇着一张老嘴,用戏谑无比的语气说道,“想不到你还是这样一个深明大义的人。”

    话里的讽刺意味,只要不是傻子或者脑残都能听得出来,众人就有人忍不住嘲笑出声来。

    由于对张大少极度鄙视,嘲笑者并没有刻意压低了声音,而是放肆地大笑起来。尤其是王麻子的几个亲信,更是笑得差点都抽过去了。

    笑声异常刺耳。

    “王老板,你急什么,我话还没有说完。”等到王麻子说完,张大少才不紧不慢jì xù 开了口,对于周围的一片嘲笑,心如止水,道,“我是说规矩得改了,这一点没错,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但却不是你那种改法。”

    众人这才一愣,止住了笑声,盯着张大少,不知道张大少究竟是想怎么个改法。

    “哦,那你要怎么改?”王麻子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问道。

    “很简单。”张大少随意挥了挥手,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们出货的安全我不负责,但是过路费照交,交多少,要看我的心情,不过是二十万元起。”

    张大少现在手头正缺钱呢,正在着手开家诊所赚钱呢,现在有这么一个赚钱的大好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只是这句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众人就都愣住了,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喃喃看着张大少,心里都在想,这小子脑子有病吗?

    “hā hā哈!”

    “哎呦真他妈笑抽我了。”

    足足过了好一会,会场里才爆发出yī zhèn 哄堂大笑来,就连众位老大身后那些专业的不苟言笑的保镖们,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真是太好笑了。

    只有唐建强没有笑,在去市里进行招标一行中,他已经shēn kè 地领略到张大少的高深莫测,他连胡言乱语丸那种逆天的东西都能拿得出来,说出这番话来又有什么稀奇的?

    虽然在唐建强听起来,这话也是荒唐可笑,但从张大少嘴里说出来,唐建强却是极度正视。

    王麻子更是笑得四仰八叉的,一口气倒不过来呛得大声咳嗽了起来,折腾了好半晌才通过气来,指着张大少,难以置信地嗤笑道:“张天,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王老板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张大少抱着膀子,悠然反问。

    王麻子的笑容渐渐凝滞,张大少声音平淡轻松,但是他却从中感到了一丝压力,深深看着张大少的眼睛,再想想张大少来到沙园之后干的那些鸡飞狗跳的事情,他知道,张大少是认真的。

    一想到这,王麻子就觉得更加得意,得罪吧,把所有人都得罪吧!

    不过王麻子这样想,众人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现在,他们还把张大少当成了一个疯子。

    “张天,我手里有一批军火,这两天正dǎ suàn 从荒原出手,不知道得交多少过路费啊。”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正是沙园唯一一个搞军火搞得像模像样的军火贩子,陈金。

    陈金掏出一根白色万宝路,啪一声用黄铜zippo点燃了,悠悠吐了一口烟雾,用那燃烧得通红的烟头一指张大少,懒洋洋地问道。

    “五十万。”张大少想也不想,答道。

    陈金jiù shì 一愣,没想到张大少还真一本正经地这么回答了,当下又猫戏老鼠一样地问道:“为什么要我交五十万?他娘的,老子出一次货才赚几个钱。”

    “我说过了,交多少钱看我的心情。”张大少不咸不淡地应道。

    陈金就浑身抽搐地笑了起来,其他人当然也少不了一番嘲笑,笑罢,陈金猛地把万宝路往地上一扔,横眉一竖,骂道:“小子,你他妈什么东西,你看你那一脸傻逼的吊样,也敢说要老子的钱?滚回家喝奶去吧。信不信把老子惹恼了,老子一枪崩了你!”

    说着,右手抬起,用手指头伸成一把手枪的样子,眯着眼睛,对着张大少的nǎo dài ,满脸戏谑之色。

    会场里的众位老大们也都乐hē hē 地看戏,整天斗来斗去的,忽然间有这么一个现场版的搞笑秀看看,放松一下心情,也挺不错的。

    张大少就扭头,看着陈金,道:“我数到三,lì kè 给我道歉,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呦呵,妈的你还喘上了是不是!”陈金眼睛一瞪,拍案而起,不可思议地看着张大少,心想这小子难道脑子真的有病?破口大骂起来,“你倒是数啊,你数到三让老子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

    “一。”

    “二。”

    “三。”

    张大少才不理会陈金,自顾自地数了三个数。

    “我擦,还真数了啊,哎,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想不到我陈金有生之年还能碰到这种傻逼,死也值了……”陈金在一边难以置信地叫了起来。

    还没叫完,张大少已经从座位上离开,大步走到陈金面前,也不说话,抡起胳膊来,啪一声狠狠扇在了陈金脸上。

    陈金的慷慨陈词一下子就被dǎ duàn ,他那庞大的身躯,竟然一下子就被张大少给扇飞了!

    陈金的那些保镖,根本就没有fǎn yīng 过来。

    而后陈金砰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个跟头,哇的张口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里面还夹杂着自己的一颗大门牙。

    整个会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吃惊无比地盯着张大少,说什么也没有想到,在这种场合下,这人竟然敢出手打陈金的耳光!

    天可怜见,那绝对是他们见过的最最牛逼的耳光了,竟然能把人打得飞了起来,真看不出来那小子年纪轻轻的,竟然有那么大的lì qì 。

    王麻子和唐建强两人同样是大张着嘴巴,即便是他们知道张大少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但也绝对没有想到张大少会如此大胆,如此在众目睽睽之下扇陈金的耳光。

    “小畜生,你找死!”

    地上的陈金跌跌撞撞地爬起,咧着带血的菊花嘴,冲张大少发出一声将要杀人的大叫来,挥舞着拳头就向张大少冲来。

    或许陈金真地是被张大少给干懵了,也不想想,人家能一巴掌把你给干飞了,你这么冲上去不是找虐吗?

    还没走到张大少面前,张大少果断地一脚干了过去,陈金啊的惨叫一声,再度幸福地飞了起来。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