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怡,以后如果有人再来的话,一定要jīng guò 我的同意之后才能开门,即使是你认识的人。”

    让疯子将翻盖皮鞋扔出去之后,张大少一本正经地jiāo dài 韩梦怡。

    他其实也知道韩梦怡开门是为了自己着想,毕竟自己现在是住在沙园的,如果有人登门都闭门不见的话,影响也太不好了些。

    不过眼下,却不是kǎo lǜ 这些的时候了。

    韩梦怡方才也被翻盖皮鞋掏枪的那一幕给吓了一大跳,今天如果不是张天在这里的话,事情恐怕就要遭了。

    只是她却不知道,如果不是张天在这里的话,翻盖皮鞋是进不了门的。张大少之所以让翻盖皮鞋进来,shí jì 上也是想给韩梦怡提个醒,以后千万不要随便给人开门。

    “我知道了,张天。”韩梦怡点了点头,应道。

    张大少这才放下心来。

    疯子此刻也坐到张大少对面来,jì xù 埋头吃他的早餐。本来疯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和张大少同坐到一桌上的,最后在张大少和韩梦怡两人的yin威之下,总算才屈服了。

    “铃铃铃……”

    就在zhè gè 时候,手机响起,张大少一看上面的号码,是一个陌生号码,心中顿时jiù shì 一动。

    自己在沙园,除了唐建强以外可是没有什么朋友的,当然了,唐建强这种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能说是什么朋友,另外jiù shì 陈金还有其他一些帮派头头的号码了。

    但眼下,除了这些人以外,竟然还有人找上自己,就不得不让张大少注意了。尤其最近张大少可谓是屡屡树敌,陌生号码,很有可能意味着来者不善呐。

    毕竟,像上次余孟华那种偷偷摸摸来治病的人,总归是少数吧。

    打开了接听键,对面就响起一个男子雄浑无比的声音来:“张天?”

    一听zhè gè 声音,张大少顿时就肯定了自己内心的bsp;bsp;,对方的呼吸声极为平稳,而且一呼一吸之间衔接得悄无声息,每一拍都极为悠长,很明显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高手,一个类似于石猛那样的高手。

    “果然找上门来了!”张大少眼中精光一闪,上次他假装不敌暂时逼走了那个戴口罩的中年人,看来收到了成效。

    “你是谁?”张大少不答反问,但是也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你果然没事!”对方明显jiù shì yī zhèn 惊讶,虽然他早就预料到很有可能会是zhè gè 结果,但是当真地亲耳确认的时候,仍旧是忍不住感到吃惊。

    随即,对方lì kè 冷哼了一声,声音当中带着一丝恼怒,似乎自己的威信被人挑衅了一样,声音不善地又道:“你是有两把刷子,我师弟亲自出马都没能干掉你,不过如果这样你就认为自己天下无敌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张大少才懒地听对方在这里大放厥词,颇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如果你再这样fèi huà 的话,老子就把电话挂了,老子可没时间在这里和你磨叽。”

    “真是岂有此理,小子,你别不知好歹!”对方一听张大少的话,就像是被炮仗点燃了一样,lì kè 跳脚大吼了起来。

    “嘟嘟嘟……”

    张大少直接把手机按死,随手扔在了桌子上。

    还没过十秒钟,手机又响了起来,张大少低头一看,还是原来那个号码,想了想,又拿了起来,随手按了接听键,不等对方开口,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希望这一次你不要再说fèi huà 。”

    “臭小子,你敢挂我电话!”

    “嘟嘟嘟……”

    张大少又把手机按死了,还没把手机放下,手机就铃铃铃的响个不停,这下张大少不想再搭理对方了,直接来了一个釜底抽薪的bàn fǎ ,把拿码号给拉黑了。

    zhè gè 世界,清静了下来。

    放下碗筷,张大少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和韩梦怡打了个招呼,自己要jì xù 去荒原“工作”。只是在临走的时候,又不忘私下里jiāo dài 了一下疯子,要特别小心一些,警惕一些。

    出了门,张大少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却不是往荒原的方向行去,而是往另外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他感应到的自己的神识标记的地方。

    他现在的目的,jiù shì 要会一会对方,事情到现在已经很明显了,对方没有dǎ suàn 和自己善罢甘休。既然这样的话,自己不如zhǔ dòng 出击,将麻烦扼杀在摇篮之中。

    刚刚上了车,张大少的手机第n次响起,是另外一个陌生号码,随手点开接听键,还是之前那个家伙,看来是拨了n+1次都没有拨通,最终换了一部手机。

    “小子,你有种!”听筒里传来对方咬牙切齿的声音,即使是隔着十几或者几十公里的距离,张大少也能感觉到对方的怒火,那种恨不得把张大少吃了的怒火,“你以后小心点,我会亲自去找你的。”

    张大少没有回答,直接把手机按死了,只是嘴角却露出一个不屑的轻笑来,你还想来亲自找我?恐怕没有机会了,今天老子就先过去把你们给端了!

    根据神识标记的方向,张大少指引着出租车司机一路前行,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就出了荒原来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荒废的公路,废弃的厂房,显得十分颓败。

    司机就有些打鼓,缓缓把车停下,回头一脸警惕地问张大少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张大少笑笑,付了钱,下车。

    距离自己标记的地方已经只有一二公里的距离了,到了这里,张大少正好也需要独自前行的,司机忙不迭地想要离开,也恰恰遂了张大少的意愿。

    剩下的一公里路程说长不长,但也要花费一些时间,但对于张大少来说,却并不是那么费事,接连几个遁术之后,那间废弃的造纸厂已经出现在他眼帘之中。

    自己的神识标记,就在里面。

    造纸厂外面,因为很久很久都没有人烟,所以路两边的杂草生长得极为茂盛,都达到了张大少的胸口部位,张大少在草丛当中横行,无声无息的,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察觉得到。

    造纸厂正门口的保安室里面,两三个保安正围在一起打牌,张大少都快要来到门口了,他们都还没有察觉。

    说是保安,那只是因为他们坐在了保安室里,shí jì 上,这几个保安刀疤纹身啥的样样不缺,一看jiù shì 那种在社会上混的人渣。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