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少这时候已经懒得再和崔大勇打了,随便又是一脚把崔大勇干飞,懒洋洋地一指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道:“你们一起上吧。”

    石猛,梁小天等人的脸色就不禁变了变,虽然知道张大少很牛逼很牛逼,但是这样被人轻视,是没有人能够心平气和地面对的。

    那个三十多岁的青年本来被张大少强悍所深深震住,此刻却是怒笑出了声来:“大言不惭,臭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啪!

    这话才刚刚说完,青年就觉得眼前忽然一花,心中yī zhèn 大惊,还没来得及有所fǎn yīng ,自己的胸口已经中了一下,然后他就觉得自己身子一轻,整个人就凌空飞了起来。

    砰!

    和崔大勇一样,他也一下子撞在墙上,差点就把一身的骨头架子给装散了。

    “妈的,一起上!”

    青年从地上爬起身来,lì kè 赤红着眼睛大吼起来,石猛还有梁小天也是不再犹豫,双双从池子里窜出来,将浑身的力量调动到极致,向着张大少逼去。

    崔大勇见状,脸上露出疯狂和嗜血的表情来,狞笑一声:“小子,死吧!”

    也向张大少冲了过去,zhè gè 时候他已经没有什么再和张大少争胜的念头了,恰恰相反,他现在最想做的,正是一哄而上将张大少zhè gè 变态给干掉,那么以后,自己还是天下无敌的。

    崔大勇坚信,像张大少这种变态,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出现了。因为他十分清楚,自己有这一身本领是经历过了怎么样的痛苦过程。

    崔大勇也坚信,张大少即便是再变态,也不可能以一敌四,这小子完了!

    嗖!

    当崔大勇等人冲到张大少面前的时候,却发现张大少整个人都变得模糊了起来,自己根本就看不清楚他到底在哪里,更别说是看清楚张大少的出手路数了,这完全都是因为张大少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所致。

    崔大勇和石猛等人脸色再变,他们现在才发现,自己再一次低估了张大少的实力。zhè gè 年轻人,远远要比自己想象中的可怕多了。

    “糟糕!”

    nǎo dài 里刚刚闪过zhè gè 念头,lì kè 就有一个人影被张大少打得飞了出去,紧接着zhè gè 人影之后jiù shì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仅仅是几个眨眼的功夫,所有冲向张大少的人,全部都被张大少打飞了。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惊恐无比,震撼无比地盯着张大少。他们无法相信,zhè gè 世界上会有人强到这种地步!

    就连孔先生,也没有这么强吧!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咕咚咽了一口口水,崔大勇有些艰难地问道。

    “我是张天。”张大少信步走到崔大勇面前,蹲下了身子,附身和崔大勇说道。

    崔大勇此刻,已经断了一条腿,再加上精神上的巨大崩溃,整个人就匍匐着趴在地上,也忘记了起身。

    “你们又是什么人?”张大少又一脸郑重地问道。

    崔大勇却是紧紧咬着嘴唇,不肯回答张大少的问题,他的眼神之中,有怨毒,还有深深的忌惮和恐惧。不仅仅是对张大少的忌惮,同样还有对那塑造了他们的背后人的忌惮。

    “这里面的东西又是什么?”张大少随后又指着池子里的那些黑色液体,问道。

    “不知道。”这下崔大勇倒是开了口,“它叫塑身液,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

    崔大勇这说的倒是实话,他只知道呆在里面吸收里面的东西可以使自己变强,其他的一些,他还真不清楚。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恐怕崔大勇真地知道里面的液体是怎么一回事的话,估计也不会愿意再在里面呆着了,那就相当于慢性自杀。

    “谁是背后主使人。”张大少又问。

    zhè gè 问题明显让崔大勇变得更加紧张,拳头瞬间就握了起来,牙关紧咬,内心显然处在巨大的挣扎之中。他是万万不敢说出来背后主使人的半点消息的,但是张大少带个他的压力,却也十分巨大。

    “孔先生,对吧。”张大少云淡风轻地吐出这一句话来,却好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直接让崔大勇和石猛等人脸色大变,甚至是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们说什么也想象不到,张天竟然会知道孔先生的存在!再想想孔先生的手段,他们真地害怕了。

    “去死吧!”崔大勇蓦然发出一声大吼来,一挥手对着张大少洒出一把黑粉来,正是那最后的杀手锏,蛊虫。只不过崔大勇连任何防护措施都没做就这么撒了出来,看样子真是拼了。

    崔大勇从池子里出来没多久就和张大少干起了架来,连衣服裤子都没穿,蛊虫自然也不会带在身上。

    只不过在打斗的过程当中,这货被张大少干翻在地,无巧不巧就躺在自己自己扔在地上的衣裤旁边,这才把蛊虫给摸了出来。

    梁小天是另外一个有蛊虫的家伙,见状,他lì kè 起身,冲到自己的衣服面前去摸蛊虫,想一股脑地把蛊虫干在张大少身上。

    只是当他刚刚拿到蛊虫的时候,却是一下子就愣住了。

    只见那已经被黑粉淹没的张大少,忽然之间大手一挥,就像是一个无形的吸尘器忽然间出现把所有黑粉吸掉了一样,那漫天蛊虫,就那么在那一挥之下,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见!

    崔大勇整个人都傻了,喃喃看着张大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怎么可能?那些蛊怎么一下子都没有了!

    想想之前梁小天说这小子不怕蛊虫的时候自己还冷嘲热讽,现在看来,梁小天说的全部都是实话啊。

    “省省吧,这玩意对我没用。”张大少面无表情地说道,手一翻,一把黑色粉末直接倒在了崔大勇面前,正是他用吸字诀吸入掌中的那些蛊虫。

    “你,你,你……”崔大勇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张大少,结结巴巴地一连说了好几个你字,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告诉我,一切。”张大少又道。

    崔大勇的身子颤了颤,浑身上下都颤抖不止,就像是一个站在野狼面前的孩子,对张大少的恐惧,完完全全压倒了对孔先生的恐惧,没有再刻意隐瞒什么,将一切事情全部告诉了张大少。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