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小队的人,此刻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他们的心情了,他们现在,差不多已经麻木了。

    尤其是大纲,更有一种一头撞死在墙上的冲动,连堂堂莫教官在张天手中都走不了一招半式,自己之前竟然还叫嚣着要去duì fù 人家,那不是找死吗。

    如果张天要杀自己的话,自己肯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天,你,你竟然这么厉害?”一向自以为已经了解到张大少厉害的苏勇敢,也是瞠目结舌,用手捅了捅张大少,喃喃说道。

    直到现在,苏勇敢才发现,张天要比自己想象中的厉害一万倍,他也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的父亲苏武会对张大少如此看重,甚至是时时刻刻都在盯着zhè gè 人。

    苏勇敢也明白了,为什么父亲仅仅是听完自己的描述之后,就决定要在军区里接见张大少,并且是十分碰巧的在南山军区前来内部交流的时候要见张大少。

    那个时候苏勇敢想不明白,但现在,却知道父亲是gù yì 的,父亲定然是从自己的描述当中敏锐地察觉到张天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才gù yì 安排张天和霍都比试,借以好好观察的。

    想到这里,苏勇敢不禁对父亲的眼光感到敬佩。

    “hā hā,好,好,很好!”yī zhèn 大笑声dǎ duàn 了现场的安静,钟老仰天大笑了起来,一副老怀大慰的样子。

    虽然钟老并没有指明自己说的是张大少还是莫少锋,但是在场的众人,却知道钟老是说的张大少的。

    如果有熟悉钟老的在这里就会露出惊讶的样子来,因为钟老已经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这么笑过了。

    “张天,你很不错。”钟老对张大少说道,丝毫不掩饰对张大少的赞赏之意。

    “hē hē ,钟老过奖了。”张大少说得虽然客套,但仍旧是一脸淡然,他不在乎别的,但是却很在乎钟老之前许下的承诺,“不知道你之前说的cs5矿石的事情……”

    说到这里,张大少gù yì 停顿了一下。

    “hē hē ,你放心,我说过的话向来算数。”钟老没有赖账,但是眼中却闪烁着睿智光芒,“cs5矿石的任务,是由苏勇敢负责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甚至可以让你协助他进行研究。”

    张大少不动声色地听着,眼神没有什么变化,他知道,钟老后面肯定会有“但是”之类的话的。

    果然,顿了一顿之后,钟老话锋lì kè 一转,道:“不过,天上可不会掉馅饼的,张天,你肯定也不会以为我会让你白白参与进来的,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答应了,我就让你做勇敢的副手。”

    “什么条件?”

    “加入我天朝特种部队。”

    “钟老,我对加入特种部队没有什么兴趣的。”张大少毫不犹豫地jù jué 了这一个条件,他知道钟老打得如意算盘,无非jiù shì 看中了自己的身手,想shōu rù 麾下,张大少才不是替别人办事的人。

    虽然张大少想知道矿石的秘密,但还没到了非知道不可的地步。

    有zhè gè 机会可以光明正大的去了解固然是好,但没有也不是什么大事,他还有其他很多手段和方法,只不过没这么省事而已。

    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张大少会jù jué ,钟老又jì xù 循循善诱地进行开导:“张天,你先别忙着jù jué ,听我说完,我是让你加入雪狼小队,并且去做雪狼小队的教官。”

    钟老这句话一说出来,现场lì kè 就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雪狼小队,可是整个天朝最最神秘最最强大的特种部队了,隶属于燕北军区是六特种军团,是公认的天朝实力最强大的一支特种部队。

    可以说每个特种部队的成员,都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够进入雪狼小队。

    而雪狼小队现在的教官,jiù shì 莫少锋,其地位之高,可想而知,想不到钟老竟然对张天如此看重。

    莫少锋听了钟老的话,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似乎把自己的雪狼小队的教官拱手让给一个年轻人,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意见似的。

    “钟老,你说的是真的?”张大少也稍稍感到yī zhèn yì ;,这钟老,对自己有的态度好的有点过了吧,就算自己很能打,也不用这样吧。

    毕竟在zhè gè 年代,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微不足道的,就算再强大,也正是一个人而已。

    “我钟在天一言九鼎!”钟老重重说道,自信地看着张大少,他相信,zhè gè 诱惑,是没有任何人能够jù jué 的。

    但钟在天却不会想到,他失算了,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大风大lang什么都经历过了,一直以来眼光奇准的他,这一次竟然失算了。

    “谢谢钟老的厚爱了,我对什么雪狼小队的教官也没有兴趣。”张大少开口淡淡一笑,潇洒地又一次jù jué 了钟在天。

    张大少的态度,可真亮瞎了大家伙的钛合金狗眼,大家伙真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了。

    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自己这些人削尖了nǎo dài 想要加入雪狼小队人家都不要,zhè gè 倒好,白白让他去做雪狼小队的教官,他还不愿意,众人真有一巴掌拍死张大少的冲动。

    “你不愿意?”钟在天十分yì ;地看着张大少,“你知道雪狼小队的教官,是什么意义吗?”

    “不知道。”张大少耸了耸肩,“也不想知道。”

    “……”钟在天就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他完全可以看得出来,张大少不是故作样子,他说的都是心里话,雪狼小队总教官,看起来不足以打动这人。

    钟在天就感到为难了,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太阳穴,头一次有种头大的感觉,看着张大少,固执地问道:“你要怎么样才肯做雪狼的总教官呢?”

    张大少见钟在天是真地很想让自己加入雪狼小队,稍微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对钟在天说道:“如果是只挂一个雪狼教官的名字,但是却不用办事,也不用接受任何人包括你的束缚,这样我或许可以kǎo lǜ 。”

    “噗!”

    苏勇敢直接一口口水直接喷了出来,险些一头在倒在地上,现场的烈焰小队成员也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张天这话,说的未免也太无耻了些,真是开玩笑,除非是钟老脑子有病,否则怎么可能答应。

    但让苏勇敢没有想到的是,钟在天竟然慎重kǎo lǜ 了张大少的zhè gè tí yì 。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