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仔青年三人听到张大少的话,脸色不禁就变了变,岂有此理,这小子哪来的,怎么如此嚣张。

    另外两个人怒上心头,杀气弥漫,就想把张大少给崩了,但却被牛仔青年一把拦住了。

    牛仔青年深深盯着张大少,目光闪动,握着枪的手也是微微抖动,他心里同样在挣扎,时间紧迫,是不是雷霆杀了张大少把车给抢过来。

    张大少此刻就坐在车里,脸上一片淡然,就好像自己这三个拿着枪的人都不存在一样,甚至是连正眼都不看自己这些人一眼,很显然,这人根本就没有把自己这种阵仗放在眼里。

    并且这年轻人的淡然也不是装的,是真真正正对自己这些人的漠视。

    出现这种情况,说明这年轻人要不jiù shì 傻子要不jiù shì 一个高人,很显然的是,他不是傻子,那么jiù shì 一个高人了,一个自己大哥整天挂在嘴边的那种高人。

    “我们走!”

    牛仔青年最终作出了这样一个决定,大手一挥,决定不再去抢张大少的车,而是抓紧时间进行逃命。

    身后的两**感yì ;,同时脸上也出现迷惑不解的样子来,放眼看去,这一带路段时就只有面前这一辆出租车了,如果不抢的话,难道要凭双腿逃命?那根本就逃不出去!

    还想再说些什么,牛仔青年却是回头,厉声大喝起来:“走,听见了没有!”

    这一幕,可是彻底亮瞎了的哥的狗眼,本来看到张大少口出狂言还以为张大少是个疯子,没想到这几个劫车的更是神经病,竟然被人一句话就给唬住了,手里都拿着家伙,竟然害怕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轻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牛仔青年的决定也多多少少出乎了张大少的意料之外,他同样没有想到,牛仔青年竟然有这种眼光,能够看出来自己的不简单,还有这种果断,当机立断不来抢车。

    这很不容易。

    其实牛仔青年以前也不是这么谨慎的,只不过他的大哥谆谆教导过他,zhè gè 世界上,是有一些高人的,那些高人,不是自己这些人可以抵抗的。

    甚至是,就算手里拿着枪,但是在那些高人面前同样不值一提,反而会因为激怒了那些高人而丧失了小命。

    如果有一天碰见了那种牛逼哄哄不可一世的人,一定要看清楚,那些人有可能是在装逼,但也有可能,是那种高人。

    牛仔青年虽然对自己的大哥绝对恭敬,但是对大哥的话同样半信半疑,高人?真是xiào huà ,这都什么年代了,哪里还有什么高人。

    “唉,不亲眼见识过那种高人,你是无法真正体会的,当有一天你真地碰到了那种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的。”当时自己的大哥曾经摇着头,对自己叹道。

    在这一刻,牛仔青年似乎有些明白了大哥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也有些明白了大哥口中“高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按照大哥的描述的话,眼前的zhè gè 年轻人,毫无yí wèn jiù shì 一个高人。

    方才在车里,这人瞬间就把自己从车里扔出去了,那种身手,可以说比牛仔青年见过的任何高手都要厉害。

    牛仔青年也明白,在这种高手面前,枪的作用并不大,枪,从来都只是下等人的武器。

    这也是牛仔青年当机立断决定撤离的重要原因,这些,却是牛仔青年的另外两个同伴无法理解的了。

    砰!

    就在牛仔青年三人即将撤离的时候,枪响声忽然再度传来。

    这次,目标不是张大少坐着的出租车了,而是牛仔青年三人,牛仔青年在那一刻就地一闪,子弹当一下子打在出租车上,把后面的车玻同样给打碎了。

    子弹jì xù 往前飞过,向着张大少的nǎo dài 擦去,张大少把身子稍微往后靠了靠,子弹贴着张大少的头发飞过,又把另外一扇车窗的玻璃打碎了。

    当然了,在zhè gè 危急万分的时刻,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的。

    “你们几个小瘪三逃不了了!还不赶快投降,爷爷也能让你们死得tòng kuài 一些!”

    嚣张的大笑声传来,从之前牛仔青年冲来的岔路上,另外一辆黑色大奔正在呼啸而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家伙嘴角挂着冷酷的笑容,从容地驾驶,将车开得飞快。

    两边的车窗早就被摇了下来,各有一个人把上身探了出去,疯狂地对牛仔青年等人开了枪。

    牛仔青年等人本来是正要逃走的,但是此刻却根本逃不了了,也顾不得再jì xù 抢张大少的车了,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密集的子弹,钻进车里jiù shì 找死啊,根本就来不及发动车子。

    他们纷纷冲到出租车的另外一边作为掩护,对追来的敌人进行了反击。至于那开出租车的的哥,早就屁股尿流地跑了。

    张大少坐在车上,;地摇了摇头,看来今天这事情,自己无论如何都得被卷进来了,打个出租车而已,怎么就出了这种事情?自己的运气未免也太背了一些。

    大奔在距离出租车不远处停了下来,从里面跳下来四五个人,依托着大奔和牛仔青年撞翻的面包车,和牛仔青年等人展开了激烈的枪战。

    “你们几个小瘪三,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的!”墨镜哥等人嚣张地大笑着,不慌不忙但却十分凌厉地向牛仔青年等人展开了攻击,“与其在那里负隅顽抗,不如自己给自己一枪,免得落到我们手里,还得活受罪!”

    对方几人早就受了伤,跑了一路也是弹尽粮绝,自己却是生力军,弹药充足,要干掉对方,根本不在话下。

    “妈的,牛魔王的狗腿子们,老子早晚得干掉你们!”牛仔青年这边也愤怒地破口大骂。

    牛魔王?张大少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轻笑来,想不到自己在这种情况下都能碰见牛魔王的人,自己和这牛魔王,看来是真地很有缘呐。

    墨镜哥几人一边和牛仔青年唇枪舌战着,一边往牛仔青年这里包抄逼近,他们这里火力本来就猛,人也多,更要命的是,打着打着,牛仔青年等人的子弹已经空了!

    到了最终,墨镜哥已经带着人越过了出租车,来到了牛仔青年等人的面前,四个人四把枪全部指着牛仔青年几人,脸上,乃是得意和嚣张的笑。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