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还没有回话,忽然砰一声大响传来,会议室的门直接被人给撞开了,那守在门外的两个大汉,更是一下子就这么飞了过来,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会议室里的人都被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齐齐扭头看去,两个年轻人正大马金刀地站在门外,而且正把自己的右脚往回收,很显然,方才的两个看门大汉是被这两个人一脚踢飞的。

    “是张天!”

    有人惊叫出声来,会议室里的**部分都是参加过sedo大会的,张大少当时在会场上拉风,众人自然再熟悉不过了,zhè gè 张天,难道又来踢场子?都传张天和牛魔王最近斗得不亦乐乎,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了。

    牛魔王的脸色不禁变了变,张大少的出现,对他的刺激无疑是巨大无比的。混了那么久,这货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频频在一个年轻人手里受挫。

    不过大家的目光只是在张大少面前一扫而过,随后却是落在张大少身边的孙大幅身上,这人又是谁?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

    “张天,你来干什么?”顿了一顿,牛魔王沉声质问,一张老脸十分难看。

    “不干什么,陪我xiōng dì 来转转。”张大少一脸无所谓地说道,同牛魔王的郑重和凝重相比,张大少的轻松淡然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怎么,牛爷不欢迎?”

    说着也不理会牛魔王,和孙大幅大步走了进去。

    jiǎo bù 声传来,zhè gè 时候,六七个孙大幅的保镖呼啦啦冲了进来,看见地上正在爬起来的大汉,又迅速观察了一下形势,lì kè 就锁定了张大少还有孙大幅,二话不说就要围过去。

    “没事了,都退下去吧。”牛魔王这时候却是挥了挥手,喝退了来人。

    两个被踹到地上的大汉最后退了出去,并且再次把会议室的门关好,张大少随便找了一个角落,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抱着膀子,一副什么事情都和自己无关的样子。

    今天的主角,是孙大幅。

    孙大幅大步走到椭圆会议桌的另外一端,和牛魔王遥遥相对的wèi zhì ,拉了一把椅子硬插了进去,两旁的老大一脸惊疑地盯着孙大幅,最终没有多说什么,任由孙大幅挤在那里。

    牛魔王盯了孙大幅片刻,目光闪动不已,显然心里也起了波荡,不过他同样没有认出来孙大幅的真正身份。

    而后扭头,又对张大少低喝:“张天,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在这里大闹一场?”

    “牛爷误会我了。”张大少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道,“我只是想介绍一个xiōng dì 给大家认识。”

    大家的目光再度集中在孙大幅脸上,牛魔王同样皱着眉头,沉声问道:“你是谁?”

    “牛爷不记得我了吗?”孙大幅冷笑了一声,时隔四年,再见到zhè gè 让自己家破人亡的仇人,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冷静下来。

    孙大幅,已经不是当年荒原的那个孙大幅了。

    “我们认识吗?”牛魔王更加惊疑,越发觉得这年轻人自己见过,尤其是那个声音,同样有种熟悉的感觉。

    更为重要的是,这年轻人的眼神之中,有一种浓浓的仇恨,对自己的仇恨。

    “hā hā,看来牛爷还真健忘。”孙大幅嘴角嘲讽地撇了撇,忽然站起身来,一下子摸出一把匕首来,缓缓向着牛魔王走去。

    这一幕,让会议室里的人都是脸色一变,尤其是牛魔王身后的两个保镖,更是动容,就要上去把孙大幅拿下,但牛魔王lì kè 大手一挥制止了他们。

    在这里杀自己,还没有哪个疯子会这么做的,牛魔王身为一方霸主,该有的霸气还是有的,还不至于一见亮家伙就紧张兮兮的。

    手握那个匕首,孙大幅一直来到牛魔王面前,也不说话,收起刀落,嗤一声将那匕首钉在了牛魔王面前的桌子上。

    众人的目光也都盯着那把匕首,只见那匕首上面锈迹斑斑,不知道是从哪里搞来的古董货,而且还有一些发黑发紫风干硬化了的血渍。

    他们感觉到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然而牛魔王盯着面前的匕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心头却是猛震,那把匕首他并不陌生,而且还十分熟悉,那正是自己的心腹之一,郭峰的贴身匕首,深得郭峰喜爱!

    只不过在四年前去铲除孙大炮的时候,那把匕首遗失了,郭峰为此还痛心了好久。

    后来郭峰不惜重金专门订制了好几把,最终没有用着顺手的,对于他那样的杀手来说,没有趁手的武器还不如不用,再加上老对手余孟华也死了,渐渐就不再动手。

    只是想不到,那把郭峰的专用匕首,会在zhè gè 时候,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把把匕首拔出来,牛魔王抬起头来,重重吐出一句话来:“孙大幅,好久不见。”

    孙大幅!?

    这三个字,好像是大石击中胸口一样,彻底把会议室里的众人震惊了,他们说什么也无法相信,zhè gè 青年,竟然会是四年前已经死了的孙大幅!难怪会觉得那么眼熟!

    孙大幅竟然没死,还回来了!zhè gè 消息,同样震撼无比,让人一时间接受不过来。气氛,变得更加压抑了。

    “牛爷,你终于记起来了。”孙大幅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缓不急地开了口,只是zhè gè 时候,他两边的人却无形之中感觉到了压力,忍不住往两边靠了靠。

    “孙大幅,想不到你没有死。”牛魔王很快就将震惊的神情压了下去,脸上带着一抹阴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父亲孙大炮,同样没死,你们父子俩可真是命大啊。”

    “牛爷过奖了。”孙大幅的脸色却是显得更是阴冷,让人觉得被一股寒意笼罩,道,“我今天来,jiù shì 想告诉牛爷一句话,洗干净脖子,等着我来取。”

    说完,孙大幅站起身来,对张大少说道:“张哥,我们走吧。”

    张大少点点头,和孙大幅一起向门口走去。

    “哈,hā hā!”身后牛魔王仰天大叫起来,“孙大幅,想要我nǎo dài 的人有很多很多,只是现在,我的nǎo dài 还好好地呆在我脖子上。四年前你拿不走,现在你同样拿不走。

    孙大幅,四年不见了,你还是没有什么长进,既然当年你侥幸捡得一条命,现在何不jì xù 躲在某个角落里苟且偷生,你今天敢出现在我面前,难道就不怕来得了走不了吗。给我来人!”

    随着牛魔王这一声令下,一群汉子lì kè 破门而入,将张大少和孙大幅两人堵在了门口。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