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少对孙大幅点点头,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hā hā!你,你jiù shì 他们的大哥?”汉奸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张大少,半晌发出一声大笑来,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极为荒唐可笑的事情一样。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竟然是荒原的老大,真是太可笑了,这荒原的人,都是傻逼吧。

    汉奸是牛魔王的人不假,但是一直都不在这一带活动,他是在边境那边,专门负责和漠东人做白粉生意的。

    前两天这货才刚刚搭上了一个牛逼人物,谈成了一笔大买卖,要开辟出一条新线路进行运货,于是就被牛魔王调了回来,无论是张大少还是孙大幅,这货都不认识。

    汉奸不会明白,牛魔王让他从荒原出货,可不仅仅单纯的是为了生意。

    当然了,如果汉奸充分认识到张大少的牛逼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嚣张了。

    张大少慢吞吞地一直走到汉奸面前,只扫了汉奸一眼,就知道这货纯碎是个跑腿的家伙,就不再理会这家伙,盯着身后那一群人,道:“你们谁是负责人,出来说话。”

    汉奸一听,一张老脸当时就青了,这小子也太狂了吧,竟然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禁嘿嘿一笑,脸上带着一抹狰狞和和狠辣,道:“大言不惭,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张大少神色淡淡,就像是没听到这句话一样,身边的孙大幅却是脸色一变,对他来说,辱骂张大少是不可原谅的,噌一下子把砍刀抽了出来。

    寒光一闪,直接把汉奸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就去摸枪,但是在这一刻张大少却是伸手拦住了孙大幅,对自己对面的那些人说道:“zhè gè 家伙的话,能代表你们吗?我只和能做主的人说话。”

    汉奸身后的那些人闻言,都抱着膀子嗤笑了起来,这小子脑子真是有病,还真把自己当成一棵葱了,都懒得理会。

    “脑残!”有人嗤笑着骂道,张大少也不放在心上。

    “听着,小子!”汉奸此时皱着眉头,凶神恶煞地用手指着张大少,张大少的态度让他十分不爽,道,“这批货可是牛爷和p哥之间的交易,你的人竟然不知好歹,要收取三十万过路费,真是找死。

    不过他们做小的不懂事,老子也懒得和他们计较,你是他们的大哥,你应该比他们懂事多了吧,怎么办,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汉奸口水四溅地在那里指点江山着,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好像jiù shì 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在操纵别人的生死一样。

    张大少闻言,就回头看了一眼孙大幅:“你真地要收取三十万过路费?”

    孙大幅lì kè 老老实实地答道:“是的张哥,我是按照你的规矩收取的。”

    “大幅,这件事情你做的不好。”张大少皱了皱眉头,毫不留情地对孙大幅进行了极为严厉的批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就不会变通一点吗,你怎么就收了三十万过路费呢。”

    汉奸等人一听,lì kè 得瑟无比地笑了起来,满脸鄙视地看着张大少,心想这小子真是个草包,年纪轻轻的装什么逼,还学人家当老大,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也太没种了吧。

    “hē hē ,小子,算你识相。”汉奸十分满意张大少的态度,赞许地对张大少招了招手,就像是随手召唤一条狗一样,“过来过来,看在你懂事的份上,你亲自给我们每个人点根烟,道个歉,这事……”

    汉奸的话还没说完,就一把被张大少的话给dǎ duàn 了。

    张大少的眼睛还是盯着张大少,用责备的口吻jì xù 教育着孙大幅:“我是说过过路费二十万起,外地的要贵一点,三十万起。这话是没错,但是如果碰到那种装逼的,欠抽的家伙的话,起码得百万起!你怎么能只收三十万呢。”

    张大少这一番话,直接让众人傻眼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子刚才在说什么,在说自己这些人是傻逼!

    尤其是汉奸,嘴巴直接就张大了,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孙大幅的那些个心腹,同样是惊诧无比,喃喃地看着张大少,满脸崇拜的样子。以前都是听孙哥说张哥怎么叼怎么叼,并没有个直观的概念,现在一见,张哥的叼,果然是名不虚传,简直吊炸天了!

    “大幅,记住了吗。”张大少这时候把手抬起来,指着汉奸的鼻子,道,“以后再碰到这种装逼的,什么话也不用说,先狠狠地打一顿,其他的再谈。”

    说完,啪一巴掌就扇在了汉奸的脸上,清脆的掌声响亮无比,把大家都给吓了一大跳。

    扑通,汉奸根本就来不及fǎn yīng ,直接被张大少扇地倒在了地上,翻滚了好几个轱辘之后,一张口,哇的吐出一口带血的口水来。

    这货的右脸,直接肿成了一张屁股,上面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格外刺目。

    现场lì kè 安静了下来,这一幕,真是亮瞎了大家伙的钛合金狗眼,每个人都满头大汗地盯着张大少,这小子,未免也太强悍了些。

    似乎是没有感受到大家的异样目光一样,张大少拍了拍手,仿佛拍去手上的灰尘似的,很显然没把刚才的事情当成一回事,jì xù 教育众人:“看见装逼的,欠抽的,那就得狠狠地打,不打就对不起老天爷,这才是我的风格,大幅以前太低调了。”

    现场根本没有其他的声音,只有张大少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

    孙大幅的那些心腹,此刻真地是对张大少佩服得五体投地,霸气,张哥太霸气了!放眼整个离州,有谁敢说这种话!除了张哥之外,再也找不出来第二个了。

    哐啷!

    枪上膛的声音响起,和汉奸一起的六七个家伙,zhè gè 时候终于回过神来了,齐齐端起手里的家伙,指着张大少,脸上乃是惊怒之色。

    孙大幅见状,也是第一个抄起了家伙,他的心腹们更是不甘落后,一瞬间,两伙人剑拔弩张,火药味浓郁到了极点,眼看着一有不对劲就要干起了。

    “你们最好把枪放下,我最讨厌别人用着玩意指着我了。”张大少脸上闪过一丝不快,抱着膀子,冷冷对面前的那些人说道。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