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ē hē ,张老师,你可真是有福啊,这恐怕是戴老师的初吻呢。”武厉行羡慕嫉妒恨地看着张大少,阴测测地说道。

    话里面的恨意,谁都听得出来。

    张大少抬头看了武厉行一眼,没有说话。

    砰一声大响,包间的门这时候忽然被人给踹开了,一群青年大概有六七个的样子,不由分说呼啦啦涌了进来,本来还算宽敞的包间,一下子就塞满了人。

    包间里的人全都被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

    “张天,你果然在这里!”

    为首的一个留着大中分,看起来很非主流穿着花格子衬衫的家伙,在包间里来来回回打量了众人一番,最后大步走到张大少面前,用手猛地一指张大少,悲愤地叫了起来。

    看他那幽怨的样子,似乎张大少把他玩完了之后又给抛弃了一样。

    “你找我?”张大少抬起头来,面色平静,淡淡问道。

    “我找了你好几天了,你zhè gè 人面兽心的畜生!”衬衫哥瞪着眼睛,他那悲痛的样子让人为之动容,说的话更是让人心惊,只听得他大叫,“你把我妹妹的肚子给搞大了,竟然拍拍屁股走人,把我妹妹一脚给踢开了,可怜我那个妹妹,现在还挺着个大肚皮!”

    哗!

    衬衫哥这一嗓子出来,现场一片哗然,都惊讶无比地盯着张大少,看这人一表人才的样子,原来却是这么一个人,真是人不可貌相!

    戴雪儿更是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地盯着张大少,张大少此刻在她心中的形象是一个让人有些难以接近的人,还有一些神秘,她正在处于对张大少感到好奇的阶段,zhè gè 结果,她真有些接受不过来。

    “你zhè gè 良心被狗吃了的畜生,今天老子就要好好收拾你一顿!替我妹妹出这一口气。”衬衫哥仿佛越说越气,最后实在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了,振臂一挥,对身后的几个跟班大叫起来。

    几个青年就纷纷往前靠去,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呲牙咧嘴的,就像是一群饿狼扑向一只小绵羊一样。

    渠艳红还有其他几个老师,就都慌了,这是要打人啊!这种阵仗,他们这种标准的办公室白领,可没经历过。

    戴雪儿见识过张大少的本事,倒是没有多担忧,只是心里有些堵得慌,这人,怎么是这种人!亏自己还那么关注他。

    “哥几个,别jī dòng ,有话好好说。”武厉行这时候一下子站了起来,拦住了衬衫哥几人,一副为张大少着急的样子,劝道。

    “我靠你谁啊,这是我和张天的事情,和你无关,滚开!”衬衫哥回头,怒视武厉行一眼,没好气地骂道。

    “哥们,我是武厉行,这些都是我的同事,给我个面子,有什么事情坐下来慢慢说好吧。”武厉行为了张大少zhè gè 同事,凛然不惧衬衫哥几人的威胁,不卑不亢,胸脯挺得笔直。

    “你jiù shì 武厉行?”陈胜哥一听,就lì kè 换了一副表情,是那种见到了传说中的牛人的样子,大手一挥,制止了身后的几个跟班,道,“武哥,你别拦着我,这小子玩弄了我妹妹,我非弄死他不行!”

    “这。”武厉行看了看张大少,在极力地为张大少辩解,“会不会是弄错了,他应该不是这种人吧。”

    “我妹妹的肚子都这么大了!”衬衫哥十分夸张地用手比划了一下,满脸愤愤地大叫了起来,“武哥,你怎么会有这种同事,真是败坏了你的一世英名。”

    “你说的都是真的?”武厉行又皱着眉头说道,“这事暂且不说,既然你叫我一声武哥,那就当给武哥一个面子,今天是武哥请客吃饭,你先放一放好吧。”

    衬衫哥又幽怨地瞪了张大少一眼,目光闪动,犹豫了好一会子,才咬了咬牙,说道:“好,武哥,今天就给你个面子,我先放这小子一马,不过他必须要当着我的面给我妹妹道歉!”

    这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把在场的众人都听得目瞪口呆的,前一秒钟才转到办公室里一个老师,后一秒钟就发现他搞大了人家妹妹的肚子,这叫什么事啊!

    张大少则是抱着膀子,一脸嗤笑地看着武厉行一群人在哪里演戏,这群人,可不jiù shì 一群跳梁小丑吗。

    武厉行又lang费了很多口舌和衬衫哥交涉了一番,才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张大少,道:“张老师,既然这样,你就给zhè gè xiōng dì 道个歉吧,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衬衫哥等人闻言,十分配合地目露凶光地瞪着张大少,还把手指头握得啪啪直响,似乎在说,只要你不道歉,我们就打死你!

    张大少不屑的目光在衬衫哥等人身上一扫而过,最后却是用手一指武厉行,冷冷说道:“闭嘴,你zhè gè 傻叉。”

    包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张大了自己的嘴巴,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不可思议地看着张大少。

    武厉行费这么大劲bāng zhù 这人解围,他竟然这么公然辱骂武厉行!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武厉行更是怀疑自己听错了,喃喃盯着张大少,木头一样,衬衫哥等人,也都惊讶万分。

    “你,你骂我?”过了两三秒钟,武厉行方才尖声大叫了起来。

    “你以为找一群傻叉过来演一出戏,戴老师就会对你刮目相看了?”张大少摇头,连连嗤笑,“说你是傻叉,那都是高看了你,你比傻叉差远了。”

    武厉行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通红的,他想不到张大少竟然如此犀利,早就看出来是自己在背后导演这出戏了。

    渠艳红,戴雪儿等人闻言,惊疑无比地看看张大少,又惊疑无比地看看武厉行,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说的是真的。

    “张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武厉行还jì xù 装,跟受了很大委屈似的,“你怎么可以这样!”

    还没说完,张大少就端起面前的酒杯来,胳膊一抬,满满一杯子啤酒啪一下子泼在了武厉行的脸上,由于那力道很大,竟然都发出了啪的一声响。

    酒水一下子把武厉行淋得狗血淋头的,还灌进了嘴里,把武厉行义愤填膺的大叫全打回了肚子里,让他咳咳咳的咳嗽了起来。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