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杯酒,可是亮瞎了大家伙的钛合金狗眼,就算是见识过了张大少强悍的戴雪儿,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里面都能塞一只煮熟的鸡蛋了,她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渠艳红等人了。

    zhè gè 张天,也未免太过彪悍了。

    武厉行用手在脸上狠狠抹了两下,而后又拉起自己的衣角擦拭,将渗进自己眼睛里面的酒水擦干净,而后猛地一拍桌子,一指张大少,怒吼了一句:“妈的,给我打,给我狠狠地打!”

    在zhè gè 时候,熊熊怒火在武厉行心头燃烧,已经将他的理智所淹没,什么风度绅士之类的他再也顾不上了,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念头,那jiù shì 狠狠地收拾一顿张大少。

    不把zhè gè 家伙打得他爹妈都认不出来,难泄自己心头之恨!

    “武哥?”衬衫哥却并没有lì kè 就动手,反而是回头看着武厉行叫了一句,如果自己动手干起的话,那岂不是一下子就露馅了?

    但武厉行此刻哪里还顾得上zhè gè ,瞪着眼睛咆哮起来:“还愣着干什么,耳朵聋了啊,给我狠狠地打,往死里打!”

    衬衫哥等人再不犹豫,纷纷从桌子两边绕过去,向着张大少围过去。

    包间里,lì kè 变得紧张无比,谁也没有想到,普普通通的一个饭局而已,竟然会演变成这种剑拔弩张的场面。

    现在大家jiù shì 再傻也fǎn yīng 过来了,什么张大少搞大了人家妹妹的肚子,这根本jiù shì 子虚乌有的事情,是武厉行用来贬低张老师的。

    这人平时jiù shì 喜欢炫耀和吹嘘自己,总是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想不到心肠竟然这么邪恶,这时候总算是认清了他的真面目。

    戴雪儿更是在心里感到庆幸,幸亏自己一直都坚决无比的jù jué 这人。

    “等一下!”戴雪儿这时候站了起来,大叫一声,衬衫哥等人就不禁停下了jiǎo bù ,将目光投向了武厉行,zhè gè 女人,可是武哥的目标。

    “武老师,你冷静一下,事情没必要弄成这样吧。”戴雪儿咬着自己的嘴唇,面露焦急的神色看着武厉行,在苦口婆心地对武厉行进行劝诫。

    “冷静?”武厉行就冷笑了起来,zhè gè 贱女人,自己被张天泼了一脸的酒水,她竟然叫自己冷静?真以为自己平时追求她就把自己当成一根葱了,自己只是想f.u.c.k她而已!

    “戴雪儿,这事情和你无关,和你们大家也无关。”武厉行狞笑着,指着戴雪儿渠艳红等人,双目都有些赤红,叫道,“今天谁也别劝我,我非得弄死这小子不行!”

    “你què dìng 要这么做?”张大少散漫地抬起头来,漫不经心地问道。

    “怎么,你怕了?”武厉行眼中闪过阴狠的光芒来,此刻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模狗样的老师了,而是一个比小痞子还痞子的恶棍,“怕也没用,给我打!”

    衬衫哥等人无情向张大少冲了过去,包间里,响起yī zhèn 惊呼声来,众人纷纷避退,似乎那个饭桌jiù shì 一个地狱一样,忙不迭地四散跑去。

    看到这一幕,武厉行残酷地笑了,他jiù shì 要好好欣赏张大少被蹂躏的样子。

    但是下一刻,武厉行嘴角的菊花笑容瞬间凝滞,只见张大少坐在椅子上随脚一踢,就好像是坐的时间久了腿发麻在活动关节一样,却一下子踢在了最前面的衬衫哥身上。

    jiù shì 那一脚,衬衫哥就像是被发射出去的炮弹一样,竟然整个人都飞了出去,一下子飞起来将近两米高的距离,嗖一下子向着武厉行砸来。

    才刚刚下意识地急忙往下一缩头,武厉行就感觉到一团黑影盖了过来,然后是yī zhèn 劲风扑面,紧接着扑通一声嘈杂的大响声传来,衬衫哥一下子撞在了包间的墙上,又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整个包间,都似乎随着震颤了一下,时间,似乎停滞在这一秒钟。

    衬衫哥的几个跟班们,就傻愣愣站在张大少面前,吃吃望着张大少,全部都傻眼了。各自都还保持着要打人的姿势,但是却全都愣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他们此刻,心头巨震。

    这,这还是人吗,一脚把人都给踢飞了!

    他们大大小小的架也打了无数次了,但无论哪一次,也没见过这种变态的家伙。面对张大少这么一个怪胎,他们哪里还敢放肆,全都止步不前。

    武厉行这货直起了身子,就咕咚吞了一口唾沫,下意识回头瞅了瞅一脸痛苦躺在地上扭曲的衬衫哥,额头上lì kè 唰一下子流满了冷汗,我没看错吧,这可不是在拍电影。

    “你们,还想动手?”张大少这时候端起一杯酒来,轻轻呷了一口,而后放下了杯子,对着围在自己面前的那几个青年悠悠问道。

    “没有没有!”

    那几个青年都吓了一大跳,连连摆手,争先恐后地说道,真是xiào huà ,还动手,除非是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不想动手的话就别站在这里,都给我滚!”张大少又冷冷说道,声音虽然不大不洪亮,但却让面前的几个青年,没来由地感到身子一寒,从脊背里升起了一股子凉气。

    瞬间,他们腿软了,什么也不管了,调头就跑,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衬衫哥这时候也跌跌撞撞从地上爬了起来,疼得他是呲牙咧嘴的,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好像是骨头架子都散了一样,心里更加骇然。

    “武哥,我妈等我回家吃饭,我先huí qù 了啊!”对武厉行匆匆叫了一声,衬衫哥也忙不迭地跑了。

    武厉行看看大开着的包间门,又看看包间里悠哉游哉坐在座位上的张大少和此刻正在盯着自己的众人,怔怔地站着,就很尴尬,一张脸都无规律地抽搐了起来,不知道怎么是好。

    搞什么,自己叫来一伙子人去jiāo xùn 张天,却被人家一脚就给吓得屁股尿流的,这也太丢人了。

    zhè gè 时候,张大少却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向着武厉行走来,就把武厉行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惊叫了一声:“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

    面对一个一脚把人都给踢飞的强悍人物,武厉行能不感到慌张吗。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