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少却是根本就不搭理武厉行,就那么大摇大摆地往武厉行面前走去,一直走到武厉行跟前,停了下来。

    武厉行就瞅了张大少一眼,一副手足无措外加惊慌失措的样子,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我想干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张大少对武厉行轻声说道。

    武厉行还没fǎn yīng 过来张大少是什么意思,张大少已经飞起一脚干在了武厉行肚子上。

    武厉行身子一颤,整个人都弯成了一只虾米,五官全部剧烈地扭曲到了一起,两腿不断打着哆嗦,慢慢跪倒在了地上,而后又扑倒了在了地上。

    张大少这一脚,可真是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给踢得移位了,他还没有昏死过去,shí jì 上已经非常牛逼了。

    戴雪儿,渠艳红,还有其他几位老师,一个个瞠目结舌,不可思议地盯着张大少,到现在都还没有fǎn yīng 过来。zhè gè 张天,他究竟是小痞子还是老师啊,老师,哪有动不动就动手打人的。

    一瞬间,所有人都对张大少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畏惧和距离感,跟这种人,还是少接触,少打交道为妙。办公室里有这种同事,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诸位,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潇洒地把武厉行干倒在地,张大少就回头,对大家伙打了一个招呼,同样潇洒地走出了包间,只留给大家一个华丽丽的背影。

    直到张大少的身影完全消失,大家方才回过神来。

    低头看看蜷缩成一团躺在地上的武厉行,渠艳红就忍不住有些dān xīn 地问道:“武老师,你,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武厉行的脸色通红通红,那是憋得,闻言咬了咬牙,又甩了甩头,极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故作轻松地说道:“渠老师,我没事,不jiù shì 被踢了一下吗,我呕……”

    这话还没有说完,武厉行肚子jiù shì yī zhèn 翻江倒海,俯下身子在地上yī zhèn 豪吐,把才刚刚吃到肚子里的那些东西,全部都给呕吐了出来。

    刺鼻的wèi dào ,弥漫开来,戴雪儿等人,就皱了皱眉头,捏住了自己的鼻子。zhè gè 武厉行,纯粹是自作自受,活该。

    “小武,怎么回事?”一个声音传来,那堂堂的朝阳酒店的副总经理,林经理,已经带着四五名保安冲了进来。

    看到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武厉行,lì kè 就冲上来问道。

    “林经理,没事,一点小误会而已。”戴雪儿等人,就lì kè 在一边说道。

    ……

    出了朝阳大酒店,张大少信步走在街道之上,江北市并不大,但是并不影响它的繁华,尤其是在市中心,鳞次栉比,灯红酒绿,比一些现代化的大都市丝毫都不差。

    张大少抬头扫了一眼周边,忽然觉得迎面吹来的风有一些沧桑。自己,真地再也回不去自己的那个世界了吗?

    张大少脑海之中忽然闪过zhè gè 念头,心绪有些复杂。

    虽然地球上没有修真界的残酷拼杀,他可以轻松加愉快地去过每一天,不用dān xīn 仇人追杀上门,也不用dān xīn 自己的什么法宝被人看见了而引来嫉妒……

    可张大少,却并没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迈着jiǎo bù ,张大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走到了哪里,直到一声哭号声将他给惊醒。

    “不要啊,不要砸我的摊子!”

    那声音实在太过凄厉,简直都到了声嘶力竭的程度,那是快被逼到了死路上才有的绝望的声音,张大少就扭头看了一眼,停下了jiǎo bù 。

    在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卖西瓜的摊子被人掀翻在了地上,一个个又大又圆的西瓜都滚到了路上,还有好些西瓜完全爆开了,里面红红的果肉涂满了地上。

    那些西瓜堆里,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趴在里面,手足无措地护着地上的西瓜,泪眼汪汪的,似乎那些西瓜jiù shì 她的命根子一样。

    再一看,张大少就了然了,原来是威武无比的城官叔叔。

    西瓜摊子的边上,四五个身穿制服的城官叔叔正抱着膀子,一脸嚣张的样子,其中一个抬起脚来,对准一个西瓜狠狠干了过去。

    毫无yí wèn 的,那西瓜像是被子弹击中的nǎo dài 一样,直接爆开了。很显然,其他那些爆开的西瓜,都是这些城官叔叔的杰作。

    “不要踩我的西瓜,我求求你们了!”中年妇女哀嚎起来,其神色之悲恸让人为之动容。

    当然了,牛逼哄哄的城官叔叔除外,他们反而是在兴致勃勃地看好戏,在尽情享受着肆意践踏人的快感。

    “是谁让你在这里摆摊的,在这里摆摊要交管理费的知道不!”一个城官戴着眼镜,看起来就跟知识分子一样,谁想到,本质却让**跌眼镜,瞪着眼睛呵斥起来,“你不交管理费,那jiù shì 违法的!身为城市管理者,我们有权没收了你的摊子!”

    “不要啊,我们一家人现在都指着我这点西瓜过活呢!”中年妇女抹了一把眼泪和鼻涕,苦苦哀求起来,“等我卖了钱,我一定交!”

    “我不管这些,总之你现在就得交管理费,你不交,就别想在这里卖东西!”眼镜城官高高在上的说道,又是一脚过去,把一个西瓜踩的稀巴烂。

    张大少这时候就收回了目光,他并没有去管的意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自己又不是罗宾汉,这天下间不平事多了去了,比zhè gè 卖菜大妈悲惨无数倍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难道自己都要一件一件去管?

    摇了摇头,张大少转过身子,迈开了jiǎo bù 。

    “妈!你怎么样了!”

    一个年轻人从人群当中冲了出来,跑过去一把抱住了中年妇女,张大少一听zhè gè 声音,却是停下了jiǎo bù 。

    这冲出来的年轻人他也不是太熟悉,但这人的事情他却不能不管,因为他是这年轻人的班主任。

    那个刚刚从人群当中冲出来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开学第一课就缺勤,还引得社会上的人进入学校,对学校造成恶劣影响的孟良俊。

    “我和你拼了!”孟良俊一看自己母亲被欺负的不成样子了,血气上涌,怒吼了一声就向眼镜城官扑去。

    眼镜城官一个不留神,直接被孟良俊一拳干在了眼上,咔嚓一声,华丽丽地变成国宝了。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