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警官,直接被张大少的态度亮瞎了他的钛合金狗眼,下意识地低头看看扔在自己面前的手铐,呆呆地说不出话来,甚至是nǎo dài 都嗡嗡嗡的yī zhèn 响。

    这小子,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连手铐都敢抢,真是反了你了!”随即,梁警官瞪着眼睛怒喝了一声,自己去拷人家,结果被人家把手铐抢了过去扔在地上,身为一个警檫,没有比这更加丢人的事情了。

    “给我抓起来!”梁警官大手一挥,冲身边的警檫叔叔们叫道,那被张大少握过的手腕现在都还隐隐生疼,虽然在警校练过,可梁警官也不敢单独去duì fù 张大少。

    更何况,梁警官自穿上警服以来,为国为民辛苦操劳,“日”久“操”劳,身子早就被掏得差不多了,吓唬吓唬人还行,真个动手就得认萎了。

    这一声令下,三四个警察全都威武无穷地向张大少围了过去,各个都凶狠的像是一只狼。

    他们尽管不像是梁警官那样切身体会到张大少的牛逼和厉害,可张大少的狂妄态度却仍他们恼怒不已。自古至今,什么时候有人这么不把警檫叔叔们放在眼里?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可忍!

    张大少就皱了皱眉头,肩膀晃了晃。

    那第一个冲过来的警檫只觉得眼前一花,根本就没有fǎn yīng 过来是怎么样一回事,他胸口上忽然就有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压过来,让他整个人直接向后撞了过去,一下子撞在了身后冲来的警察身上。

    lì kè yī zhèn 人仰马翻的,四个警察全都踉跄后退,险些就栽倒在地上。

    他们应该庆幸身上的制服,张大少虽然行事向来无所顾忌,但在这种情况下,殴打警檫叔叔的话,影响未免也太大了些,再说了,这几个人只是西服青年叫来的救兵,和自己并无啥直接的恩怨,也没那个必要。

    所以张大少手下留情了,要不然的话,四个人就会躺在地上懒驴打滚了。

    围观的众人都是看得一愣一愣的,一时间没有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大少方才那一下子动作实在是太快太快了,快得根本没有人看清楚,包括在场的四位警檫叔叔!

    在他们眼中,四个警檫叔叔正牛逼哄哄地过去捉拿张大少,但突然间就像是活见鬼似的齐齐向后弹了huí qù ,全都yī zhèn 惊疑。

    这到底是怎回事?

    身为当事人的警檫叔叔们,也是一脸yí huò ,莫名其妙地看着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警檫,搞什么飞机,真是的,怎么冲着冲着就倒车了。

    他们的第一个念头,也曾怀疑是张大少动手打人,可是瞬间,他们就把zhè gè 念头抛在了脑后。那小子年纪轻轻的,又距离这么远,怎么可能一瞬间就把冲在前面的小j给打飞?

    再说了,难道自己这些人眼睛都是瞎的?他明明站在那里没动!

    就算是真切体会到张大少厉害的梁警官,也不这么认为,这小子jiù shì 劲大了些而已,又不是绝世高手。

    “我靠,小j,你搞毛啊。”梁警官捂着自己的老腰,不满并且带着埋怨地叫了起来。

    只是他们没有人注意到,首当其冲的那个警檫叔叔,头上都渗出了冷汗,别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十分清楚!在那一瞬间,面前的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忽然变得模糊了,然后,自己就飞了起来。

    他知道,是zhè gè 年轻人出手了!他确信这一点,无论是眼前所见还是身上所感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其他情况,除非是大白天的活见鬼了。

    也正是因为那警檫叔叔清楚明白,所以他对张大少也就忌惮地深入内心!咕咚咽了一口唾沫,用带着畏惧的目光看了一眼张大少,他不敢再上前。

    “小j,你小子聋了啊!”梁警官叫了一句,那个小j竟然没有回应,这货心里更加恼怒了,这小子平时挺机灵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不是叫人看咱们威武警檫的xiào huà 吗。

    虽然yí huò ,但眼下,也来不及去想到底小j是怎么了,梁警官一把推开了小j,也懒得再和张大少婆婆妈妈的了,噌一下子把手里的枪给掏了出来,又把手铐扔了过去,道:“自己把自己拷上,快点!”

    张大少扫了一眼梁警官手里的枪,目光平静无比,好像那把枪jiù shì 一只玩具一样,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而后脚尖一挑,地上的手铐嗖一下子飞了起来,张大少一把抓在了手中。

    梁警官见状,不禁得意地抬起了头来,小子,你不是很拽吗,现在还不是得老老实实的,像是得胜的将军一样,叫道:“快点,别婆婆妈妈的。”

    但张大少却并没有把自己给铐起来,而是两只手抓住手铐,轻轻那么一拉。

    啪!

    清脆的声音传来,同时一道火星一闪,所有人就瞪大了眼睛,倒抽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只见那精钢打造的手铐,竟然一下子被张大少给拉断了!

    “我,我靠,这么叼!”

    就连那个西服青年,也忍不住惊骇地大叫了起来。

    张大少对面的那些警檫叔叔们,就更不用多说了,脊背全都凉飕飕的。

    而后张大少手腕一抖,一点寒芒闪过,梁警官顿觉手腕一沉,吃力不住,手中的枪直接就掉在了地上。

    同那把枪一起掉在地上的,则是被张大少拉断的半截手铐。大家一看,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人用手铐,把梁警官的枪给打掉了,顿时更加骇然。

    张大少这才拍了拍手,懒洋洋地说道道:“我最烦有人拿枪指着我了,你最好不要有第二次。”

    嚣张的话语,狂妄的态度,却让梁警官不敢再放肆了,这一刻,他唯一的fǎn yīng jiù shì 手足无措,看看张大少,又看看掉在脚边的枪,甚至都不敢弯腰去捡。

    也是这一刻,梁警官蓦然之间fǎn yīng 过来了,之前小j突然间倒撞回来,肯定是被zhè gè 人给打的。他连手铐都能够用手拉断,莫名其妙地把小j打飞,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下意识回头狠狠瞪了西服青年一眼,梁警官的眼中就带着浓浓的杀气,都是这货给老子惹的祸,妈的他到底是招惹了怎么样的一个怪胎,为了小命着想,老子不管了!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