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中张大少给渠艳红打了一个电话,将渠艳红的大越野借了过来,又要了一些毛巾之类的东西,将戴雪儿塞进去,带着李淑芳和雯雯两人,直奔最近的医院而去。

    刚刚上车,张大少就把毛巾向后一扔,对李淑芳两人说道:“戴老师在路上会不断出汗,李淑芳,你负责给戴老师擦汗,千万不让让戴老师受了寒气侵袭,雯雯,你负责帮戴老师推宫行血。”

    “哦。”李淑芳一把接过毛巾,答应了一声,低头一看,果然发现戴雪儿已经香汗淋漓,额头上,脖子上,白皙的胸前,到处都是。

    当下不再犹豫,小心翼翼地给戴雪儿擦汗。

    雯雯却是在一边抬着头问道:“张老师,什么叫做推宫行血啊。”

    张大少这才fǎn yīng 过来,这里不是修真界了,雯雯jiù shì 一个大一的学生,哪能听懂这种话,就用最简洁的语言给雯雯解释了一下,雯雯用心地记住之后,就开始在戴雪儿背上进行推压。

    途中,戴雪儿悠悠醒转过来,睁眼瞅了瞅眼前的环境,发现自己是在车里,不禁开口,晕晕乎乎地问道:“我怎么会在车上?你们又是谁?”

    “戴老师,你醒啦?”李淑芳惊喜地叫道,“我叫李淑芳,韩语二班的,是您的学生啊,张老师现在正送你去医院呢。”

    戴雪儿用手扶了扶自己的前额,将所有的事情一下子都串起来了,自己在教室里忽然昏倒,更悲催的是药瓶竟然空了,在十万火急的时候,张老师对自己展开了急救。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戴雪儿只是觉得虚弱得厉害,但是却再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她感到十分惊讶,看来张老师真地把自己治好了!

    想到这里,不禁抬起头来,喃喃看了张大少一眼。后视镜里,张大少刀削一样的面孔古井不波,明亮的眸子灵动无比,好像是一对会发光的宝石一样。

    戴雪儿心神不禁jiù shì 一荡,这张老师,给自己的感觉是越来越神秘了,但同样也亲近了不少,不再像是原来那样,让人敬而远之了。

    “张老师,真是太谢谢你了,谢谢你救了我。”戴雪儿感激地对张大少说道。

    “没什么,举手之劳。”张大少头也不回地说道,“你现在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只是精气损失得厉害,到医院里调理一段时间,应该不会有事了。”

    很快,几人到了医院,办理完手续之后,医生给戴雪儿诊断了一些,jiù shì 体虚,大量脱水而已,住两天院,打一些点滴就没事了。

    一切安排妥当,张大少冲李淑芳招了招手,道:“你先出去,我和戴老师有一些话要说。”

    张大少的这种态度,李淑芳早就已经麻木了,倒是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撅嘴瞪眼跺脚的,反而是意味深长地盯着张大少,目光十分暧昧地在张大少和戴雪儿两人之间扫来扫去。

    贼头贼脑地说道:“张老师,你可真是过河拆桥啊,这就嫌我们当电灯泡了,哎,雯雯,既然这样,我们走吧。”

    张大少摇了摇头,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猛地一挥手,作出一个要打人的样子来,李淑芳拉着雯雯逃也似地跑了出去。

    回头一瞥,戴雪儿脸上居然有一些红晕,李淑芳的话,张大少当然是无动于衷,可戴雪儿,却难免东想西想了。

    张老师,要对自己说些什么呢?不会是……一想到这里,戴雪儿就羞涩了。

    很明显,戴雪儿完完全全误会了张大少的意思,张大少要独自留下,是有一些事情要问戴雪儿的,戴雪儿的病,实在是太古怪太古怪了。

    最起码,张大少从来没有见过,并且他也能què dìng ,在地球上,根本就没有人会得这种病。

    “戴老师,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得这种怪病的,能给我说说吗?”张大少搬了一张椅子,在距离戴雪儿病床前隔着一些距离坐下,问道。

    原来是要问zhè gè !戴雪儿松了一口气,但不知怎么回事,心里也有些小小的失望,不过这事情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她不轻易愿意提起的。

    想了想,戴雪儿就看着张大少,问:“张老师,你很想知道?”

    张大少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戴老师不愿意说的话,我也不会勉强。”

    戴雪儿没有说话,长长呼了一口气,嘴唇抽搐了一下,很显然,情绪有些jī dòng ,那些往事,她真地不愿意提及。

    “戴老师,你好好休息吧。”张大少见状,就起身告辞。

    “张老师,你不是想听听我的病吗?”戴雪儿却是在背后叫住了张大少,声音都有些发颤,“坐下吧,我告诉你,这些事情,憋在我心里好久了,不说出来,我迟早也会疯的。”

    于是张大少坐下,安静地听戴雪儿讲述那背后的故事。

    戴雪儿曾经有一个完美的家庭,父亲是个个体户老板,母亲原来保险公司的公关经理,后来在家相夫教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可这一切,在四年前,也jiù shì 在戴雪儿十八岁的时候,一去不复返了。

    那年十一长假,戴雪儿在同学的怂恿下,想一起去北五口旅游,可父亲那时候正在忙着一个大单子,母亲也在帮忙,都脱不开身陪她去。

    深知社会险恶的父亲,就不允许戴雪儿独自前往,为此,父女两还大吵了一句,可后来,戴雪儿还是瞒着父母,偷偷地去了。

    谁想到,回来之后,戴雪儿就得了怪病,卧床不起,动弹不得,为了她的病,家里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但都没有任何bàn fǎ 。

    再后来,父亲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一个偏方,红心灵芝能够治自己的病,于是就三番两次深入离州帮自己买红心灵芝,可喜的是,红心灵芝果然有效!

    看着戴雪儿一天一天好转,一家人放佛都看到了希望。

    不过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所有人都认为戴雪儿已经好了的时候,她的身子却一下子垮了!甚至比以前都还要严重!

    父母这下子手足无措了,也无能为力了,为了戴雪儿的病,家里不光没了积蓄,还签了一屁股债。

    于是,山穷水尽的父亲开始借高利贷,抢劫,彻底沦落为社会上的那种混子,到最后更是搞出了人命,被判为无期徒刑。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