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狙击手案件被天鹰特警队接手,但是说起来,去医院里保护犯人这种任务,一般人都是纷纷逃避的,像刘雨欣这样zhǔ dòng 申请调过去的,倒是不多。

    之前那个郭警员,原来可是侦缉组的组长,说起实力,在整个局里都是无人能及的,只不过不太会做人,得罪了局长,这才从组长降为一个警员,并且是那种打酱油的,任何正经的任务,都不派给他。

    那连环特大抢劫案,警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之下,才又让郭警员披挂上阵的,从zhè gè 角度来看,张大少倒是干了一件好事。

    去医院里保护犯人,说白了,jiù shì 出苦力,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而且一旦出了事情,罪责重大无比,尤其是这次,连天鹰特警队都插手进来了,就更为非同小可。

    大多数警员,都不愿意插手的。刘雨欣趁机申请,自然是手到擒来会议尚在进行当中,张大少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只有两个字:事成。

    张大少嘴角,不禁划过一抹微笑,看来刘雨欣,已经成功调到医院里去了,张大少也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收起手机,坐在会议室里面干耗,一直等到差不多四十分钟之后,枯燥无聊的会议jié shù ,张大少方才不慌不忙去了办公室,吃完中午饭,继而赶往医院而去。

    反正天鹰特警队是第二天中午才到,张大少的时间充足,他不急。

    而那个时候,连环特大抢劫案的新闻,已经传遍,轰动无比。

    不过无论是谁,哪怕是隐藏在暗中的人,也不会怀疑到张大少头上的,因为在案发的时候,张大少一直都在学校里,这是许许多多的人都亲眼目睹的。

    他只在会议期间出去了一趟而已,也jiù shì 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到几十条街之外的地方去作案,并且连作三场,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来到洪江医院,张大少给刘雨欣去了一个电话,很快,刘雨欣就从上面下来了。

    “怎么样了?”张大少问道。

    刘雨欣点了点头,但还是不忘jiāo dài 张大少:“我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好朋友,老家那边的,学过几年功夫,身手很好,所以才请你来帮忙的,待会儿千万别说漏了。”

    顿了顿,又特别严肃地看着张大少,强调道:“你也知道,这种事情毕竟是不合规矩的,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他们的,你千万千万要老实点,低调点,别惹什么麻烦,就算他们言语态度上有什么不尊重的地方,你也一定要忍住啊。”

    “hē hē 。”闻言,张大少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我像是到处惹是生非的人吗。”

    他能够理解刘雨欣的话,刘雨欣堂堂警务人员,和几个同事一起保护一个犯人,到头来刘雨欣却不放心,叫一个外人过来帮忙,她的那几个同事心里能舒服才奇了怪了。

    这不光是不合规矩的,更重要的,是被鄙视了!说明刘雨欣,从心底里认为,他们不如自己的那个朋友!

    等张大少上去之后,会碰到什么样的情景,是可以预见的到的。刘雨欣深深知道张大少的本领,所以才如此小心翼翼地jiāo dài ,万一待会那几个同事真把张大少惹恼的话,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记住你说的话!”刘雨欣又重复了一遍,她心里暗自嘀咕,最能惹是生非的jiù shì 你好不好。

    两人又交流了几句,刘雨欣带着张大少,一直来到三楼,沿着走廊一直向前走去,一直来到311病房门前,上去连扣了三下门,都是间隔两秒钟的时间,这是他们事先约定好的暗号。

    吱呀一声,房门开了,一个大概二十六七岁的青年,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留着精神的平头,出现在张大少面前。

    他先是看了一眼前面的刘雨欣,面带微笑,毕竟,面对像刘雨欣这种警花,只要是个单身的男警员,都会尽力将自己最好的形象展现出来的。

    随即他又瞟到刘雨欣身后的张大少,一张脸lì kè 就拉了下来,面色不快地在张大少身上扫了一眼,在心里冷哼一声:这jiù shì 刘雨欣说的高手?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一身细皮嫩肉的,会不会功夫都是两说!刘雨欣糊涂了吗,怎么叫了一个这种家伙过来!

    对于这种眼神,张大少浑不在意,反而还冲那警檫点了点头,别看这货比张大少大了五六岁,但在张大少眼中,他jiù shì 一个小屁孩。

    张大少,是不会跟一个小屁孩计较什么的。

    无论如何,刘雨欣已经把人带到,就算是再不情愿,平头青年也只好把病房的门给打开了,道:“快进来吧。”

    刘雨欣招呼着张大少闪身进入,平头警檫则是在后面将门轻轻关好。

    病房里面,还有另外一位警察,年纪和平头警檫也差不多,大抵也是二十六七岁年纪,正坐在凳子上,靠着靠背看报纸,见有人进来之后方才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他看向张大少的眼神,同样不怎么友好,肆无忌惮地盯着张大少,来来回回打量个没完,甚至都毫无顾忌地问刘雨欣:“刘雨欣,你请来的朋友,jiù shì 他?”

    话语当中,明显透漏着不相信。

    刘雨欣急忙瞅了张大少一眼,发现张大少神色如常,好像没有听见话里刺一样,这才放下心来,尴尬地笑笑,对张大少介绍:“张天,这两位是我的同事,刘子刚,张家俊。”

    刘子刚,是病房里看报的那个,张家俊,则是去给张大少刘雨欣两人开门的那个。

    而后刘雨欣又指着张大少对他两人说道:“这是张天,jiù shì 我说的那位朋友,你别看他长得有些文静,但是手底下真的不含糊,最起码,我不是他的对手。”

    刘子刚两人看不起张大少,也不知道怎么的,刘雨欣竟然替张大少鸣不平,后面那句话说的有些大声,似乎在为张大少找场子一样。

    刘子刚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却是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丝轻笑,脸上的轻视和不以为意,那是不加掩饰的。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