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道寒芒一闪而过,熊先生两把锋利无比的短刀,犹如撕破天空的闪电一样,转瞬之间就来到张大少面前,夹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势,狠狠向着张大少劈来。

    这两刀,可是熊先生的几大绝招之一,通过前面短暂的交手,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绝对实力根本不能和张大少相比,除了拼命之外,别无他法。

    叮!叮!

    下一刻,熊先生的两把短刀却是骤然定在空中,一动不动,张大少两手一伸,竟然是各用两根手指头,将短刀死死夹住了。

    “什么!”

    熊先生心中大震,无论怎么发力都无法再移动短刀分毫,张大少那毫不起眼的两只手,瞬间变成了两块万丈巨石,无法逾越过去。

    “你,你……”熊先生的话还没说完就戛然而止,因为他的嘴巴,瞬间就张大了。

    只见张大少两手分别一用力,自己的那两把短刀,各自迸射出一道火光来,硬生生地就被张大少给掰断了。

    而且看张大少轻松自若的样子,似乎和掰断两块豆腐差不多似的。

    熊先生心里的震惊那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那两把短刀,可是用融合了x7矿石的精钢打造而成,其硬度简直堪比金刚石!竟然被人用一双手,不,是用两根手指,就那么给掰断了。

    更为夸张的是,张大少两根手指并不是夹在刀腹的部位,而是夹着刀尖,将短刀断为两节的,这其中的难度,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上头究竟要自己干掉怎么样一个怪胎啊。熊先生的心里,开始变得没底起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这货呆呆瞪着眼睛,喃喃问道。

    “你来杀我,还不知道我是谁?”张大少说道,随手将手里的两截短刀扔在地上,飞起一脚,直接干在熊先生的胸口上。

    熊先生心神处在巨大的震惊之中,根本都没有fǎn yīng 过来,直接被张大少一脚踢翻在地。

    手里的刀,同样双双落地。

    “为什么要杀我,谁派你来的。”张大少不动如钟地站在原地,和周围一颗颗盎然挺立的树木一样,锐利挺拔。

    熊先生不答,紧紧咬着嘴唇,死死盯着张大少,放佛是一只山穷水尽的动物,在面对捕食自己的动物一样,倏的从地上弹起,顺便摸起地上的短刀,再次向张大少杀来。

    同上一招一样,熊先生根本就没有出招的余地,双刀距离张大少隔着老远就被张大少一拳打飞。

    这一拳,张大少没有再客气,纵然他有些欣赏熊先生,可也不耐烦一招一招的和这货对干,再说了,这货是敌人,张大少没有再进行留手。

    噗!

    熊先生踉跄后退好远,最后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来,但是停也不停一下,好似未觉,眼中乃是一片决绝之色,又一次向张大少冲来。

    张大少大手一挥,单手从熊先生眼花缭乱的攻击之中窜了进去,啪的一声掐住了熊先生的脖子,而后身子顺势一转,猛地一下将熊先生按在旁边的树上。

    熊先生像是被铁链锁住一样,再也动不了了。

    “说,谁让你来杀我的。”张大少盯着熊先生的眼睛,魔瞳术发动,沉声问道。

    这熊先生和之前的杀手不一样,他是一个硬骨头,张大少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即使是把熊先生给杀了,他也不会透露出自己的老底的,因此,张大少干脆不再费事,直接使用魔瞳术。

    身子微不可查的一颤,熊先生的眼睛lì kè 变得那么一浑浊,机械一样地开口回答道:“是3号派我来杀你的。”

    3号!张大少精神yī zhèn 振奋,果然是3号,想不到这家伙这么快就要对自己动手了,看来自己这些日子干的那些事情,肯定有不少都落入了3号的眼中。

    “3号是谁?”张大少紧接着又问。

    “他是我的负责人。”熊先生lì kè 答道,没有丝毫犹豫。

    “3号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

    “我不知道。”

    想了想,张大少又问:“你是死神组织里的人吗。”

    熊先生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会蛊术?”

    “死神里的人绝大部分都会使用蛊虫,但是也有极少的一部分人不会使用蛊虫的,这些人,是死神专门用来duì fù 特殊目标的。”

    特殊目标?说的可不jiù shì 自己吗,张大少又将有关死神的一切信息都问了一遍,让他失望但又在预料之中的是,熊先生并没有提供多少有用的信息。

    “有关3号的一切,全部告诉我。”

    熊先生所陈述的内容,大致上和黄飞鸿差不多,不过有一点,因为熊先生并不会使用蛊虫,所以3号就不能用蛊虫用来进行传讯,他和熊先生之间,是通过植入体内的一个微型定位器进行联络的。

    于此同时,熊先生脑中也有一枚芯片,用来接收3号发来的信息。

    那个定位器上有自爆装置,一旦有任何异常的话,定位器会自动检测到,在0.5秒之内爆炸,将熊先生炸得粉身碎骨。

    张大少不禁眼前一亮,有了zhè gè 定位器,自己就能有bàn fǎ 进行反追踪,从而què dìng 3号究竟在那里,那么找到3号,也就有了可能性。

    “内植的定位器?”张大少神识一扫,lì kè 在熊先生肚子上左下角的地方,发现了一块拇指盖大小,黑色的金属小片,不用说,正是那个定位器。

    “熊先生,我知道你是为3号办事的,不过你的心里,一定十分痛恨3号吧。”张大少这时候解除了魔瞳术,低头漫不经心瞟了一眼熊先生,说道。

    熊先生huī fù 了清醒,第一句话听到的jiù shì 自己为3号办事的话,不禁惊声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无法不惊,有关3号的事情,可是绝对保密的,就连自己至亲至近之人都不知道,这人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也痛恨3号,有句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jiù shì 朋友,我想,我们或许可以hé zuò 一下,共同duì fù 3号。”张大少不紧不慢地说道。

    熊先生闻言lì kè jiù shì yī zhèn 一动,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jiù shì 摆脱3号的束缚,张大少这种高深莫测的人也要duì fù 张大少,他下意识还是很gāo xìng的。

    但随即,他又lì kè 露出愁苦之色来,3号,哪是那么容易duì fù 的。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