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è gè ,先生,他们,他们也是这里的贵客。”服务员急得抓耳挠腮的,有些语无伦次地辩解起来,她心里暗暗后悔,早知道,就不拿张大少的一万块钱了。

    一万块钱固然是个不小的诱惑,可如果因此而得罪了四楼里的贵客的话,那也是得不偿失的。

    “贵客?”青年的脸色有些发红,也不知道是酒气被逼到脸上还是怒气上涌激的,吹胡子瞪眼地冲服务员一顿好骂,“你的意思是,他们和老子是一样的了?”

    “不,先生,我不是zhè gè 意思。”服务员双手连连摇摆。

    “还敢跟老子顶嘴!”青年吐了一口唾沫,一甩手,啪的一巴掌抽在服务员脸上,而后转身,猛地一指张大少两人,冲服务员吼道,“赶快把这两个土包子带走,这里不是他们该来的地方!”

    那一巴掌下来,服务员的脸上lì kè 出现一个大红印子,火辣辣的疼,泪珠就在眼眶里面打转,但她不敢有所怠慢,急忙跑到张大少面前,眼中带着焦急和为难:“先生,你看……”

    服务员的话还没有说完,张大少就大手一挥,一把dǎ duàn 她的话,而后将服务员轻轻推到一边,懒洋洋往前走了一步,来到青年面前,冷冷地吐出一句话:“滚开,别挡道!”

    这句话,让服务员大吃一惊,真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大哥,你在干什么啊到底,这简直jiù shì 在找死啊。你知道四楼的贵客一般都是什么身份吗,竟敢这么出口骂人。

    好吧你找死就找死吧,可你别牵扯上我啊。服务员真是快要哭了。

    “小子,你,你刚才说什么!”青年怔了一怔,有些惊讶地瞅着张大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zhè gè 毛都没长齐的土包子,敢对自己出言不敬?

    “我说,傻逼,赶紧滚开,别在这里恶心人了。”张大少又一字一顿,大声的,清晰无比地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说的意思。

    服务员身子晃了两下,被张大少刺激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完了完了,这下可完蛋了!

    青年的fǎn yīng ,并不比服务员好上多少,这货整个人直接就呆了,足足过了两三秒钟之后方才回过神来,暴跳如雷地冲张大少大吼起来:“小b,你敢这么跟老子说话,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他面前的张大少,就那么淡定无比地站着,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等到青年嗷嗷叫吼完之后,方才回头,对疯子不紧不慢地说道:“疯子,把他扔到一边去。”

    “好大的口气!”青年不禁怒笑起来,抬头嘿嘿不止,“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老子现在就站在这里,看你怎么把我扔出去!”

    话还没有说完,疯子就绕过张大少,大步向着青年走来,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zhè gè 时候,青年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心头也蓦然升起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貌似眼前这两个土包子,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他们眼神之中的那股子漠然,可不是装出来的。

    还没有有所fǎn yīng ,疯子已经来到面前,二话不说,一只手提着青年的衣领,微微一用力,嗖一下子,青年那庞大的身躯就出现在半空之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来。

    砰一声,狠狠撞在墙上之后,青年方才弹掉在地上。

    嘶!服务员当场倒抽一口凉气,紧张的一颗心差点就从嗓子眼里吐出来,眼睛瞪得大大的,茫然而又慌乱地站在当场,这下,可真是闯了大祸了。

    “哎呦。”青年在地上呻吟一声,翻滚两下,浑身上下的骨头架子都快散了,废了好大的劲才从地上跌跌撞撞地爬起来。

    这一摔,是彻底把青年给摔醒了,这货一张脸通红通红的,似乎要吃人似的,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打过自己。

    “妈的,小笔,你好大的胆子!”青年咬牙切齿地指着张大少,怨毒无比地骂道。

    “啪!”张大少安安静静等到青年骂完,方才伸手一巴掌斜斜抽了过去,直接干在青年的左脸颊上。

    张大少这一巴掌的力道,根本不是青年这身板能够禁受得住的,才刚刚和墙壁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立马又来了第二个亲密接触,并且这一次,激情得嘴角都往外溢血了。

    青年的nǎo dài 嗡嗡的有点发蒙,使劲甩甩头,下意识用手一摸自己嘴角,有些发烫,有些殷红,赫然乃是鲜血!

    自己被干出血来了!青年的熊眼都快要瞪出来了,眼睛里面全部都是血丝,疯狂地大叫起来:“臭小子,你等着,你死定了!”

    嘴里虽然大叫着,但青年对张大少的忌惮,却是用语言无法描述出来的,哪怕在张大少面前再多站一刻,这货心里都感觉到yī zhèn 发毛。

    没bàn fǎ ,张大少jiù shì 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啊,说动手打人就动手打人,一点都不含糊,一点都不顾忌。

    青年丝毫不怀疑,自己再在这里雄起的话,肯定会接着挨巴掌的。

    所以骂完那句话,青年lì kè 逃也似的走了,手脚那个麻利,好像yī zhèn 风似的。

    “你们,你们知道他是谁吗!”服务员已经完全痴傻了,动也不动一下,面色无神地盯着张大少,机械一样地问道,“打了他,你们死定了啊!”

    “我不关心他是谁,只要他在我面前装逼,我就虐他没商量。”张大少却是随意地拍了拍手,一脸轻松地说道,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服务员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zhè gè 家伙,难道脑子有病?竟然说这种让人笑掉大牙的话。

    “行了,没你什么事了,把包厢给我们打开,你就可以走了。”张大少瞅了瞅服务员的惊慌样子,不禁说道。

    服务员lì kè 就快步向403走去,想jìn kuài 把门打开之后,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但是偏偏,已经迟了。

    “魏少,jiù shì 那小子!”

    才刚刚回到404,青年又风风火火地杀出来了,只不过这次并不是他一个人,而是气势汹汹的六七个人,每一个都是和他一样的公子哥。

    服务员瞟了一眼,险些就抽过去,这404里的贵客们,她全部都不陌生,都是江北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呐。

    尤其是最前面那一个,身份更加了不得,竟然是魏少!

    这下,真地彻底完蛋了。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