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根叔的话,张大少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没有接下去,倒是根叔却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想探究一下张大少究竟为什么心里有底,意味深长地瞅着张大少,又接着说道:“张天,这我可就听不懂了,为什么帮你jiù shì 在帮我?”

    “因为敌人的敌人,jiù shì 朋友。”张大少目光深邃,目视前方,悠悠吐出这几个字来。

    根叔再看张大少的眼神,就变了变,想不到zhè gè 年轻人,竟然真地能看透自己的心思。

    张大少和根叔两人之间没头没尾的对话,听得刘雨欣那是云里雾里,一愣一愣的,完全不知道两人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只是听两人的口风,在心里不断嘀咕,难道根叔和张天,他们两个还有共同的敌人?jiù shì 张天想要反追踪的那个?

    刘雨欣瞎猜一番,其结果,却是正确的。根叔之所以要bāng zhù 张大少,其中的一个原因,正是因为他本人也想duì fù 3号!他和3号之间,无论是从个人还是从大局的角度来说,都是对立的。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怪胎过来duì fù 3号,他怎么能够错过这次机会?

    “hē hē 。”根叔闻言,轻轻一笑,没有回答,却是将保姆叫了出来,让保姆zhǔn bèi 一些饭菜。

    不多时,酒菜全都上来了,根叔再也绝口不提什么反追踪的事情,张大少也是好像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一样,和根叔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皮,天南海北,古今中外,聊得似乎很投机的样子。

    但没有一句,是正事。

    等到酒足饭饱,保姆将桌子收拾干净之后没多久,张大少开始起身告辞:“根叔,谢谢你的招待,时候不早了,就不打扰你了。”

    根叔笑hē hē 地起身和张大少告辞,并没有挽留,但是却亲自将张大少几人给送到门口,道:“张天,以后无聊的时候,可以来我这里做客嘛,我随时欢迎。”

    “谢谢根叔盛情,我以后一定会来叨扰的。”张大少大大方方地应道,和根叔起身告辞。

    只是在他转身的瞬间,却是回头,向根叔房间里的某个方向,有意无意间瞟了一眼。这一眼,平平常常,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当下几人下了山,来到车前,刘雨欣才忍不住啧啧说道:“张天,根叔这里我来过那么多次了,还从来没见过有哪一次根叔亲自相送的,你的面子倒是不小嘛。”

    “还好啦。”张大少谦虚地笑道。

    刘雨欣则是撇了撇嘴,知道你厉害,得瑟个什么,猛然间想起来什么事情,脸色变得一片凝重,看着张大少一本正经地问道:“根叔,他应该是答应你了吧。”

    自从根叔和张大少打完哑谜之后,两人就没再提有关反追踪的事情,就算是对张大少和根叔都有一些了解的刘雨欣,也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究竟是不是达成了共识。

    看样子,根叔并没有jù jué ,可也不像是答应啊?

    “根叔从一开始就已经答应了。”张大少却是自信满满地笑笑,当即摸出手机来,给熊先生打了一个电话,让熊先生即刻启程,约定一个地点,两人碰面,然后带他来根叔这里。

    挂了电话,三人钻进车里,向着约定地点而去。

    ……

    山顶上,白色房子里,窗边,根叔将窗帘拉开了一道缝,遥遥望着山脚下像是一只小甲壳虫那么大小的汽车缓缓开动,眼神里面光芒闪动,喃喃说了一句:“张天,是个有意思的家伙,我老人家,竟然也不能完全看透他。”

    说着摇头轻轻一叹,道:“长江后lang推前lang,前lang死在沙滩上,看来,我老了啊。”

    回身缓缓坐在沙发上,拿起面前热气腾腾的极品龙井,丝丝缕缕的热气弥漫开来,在自己面前形成了一层雾气,那点点滴滴的香气,就这么飘散在kōng qì 中,根叔很喜欢这种感觉。

    眯着眼睛,轻轻呷了一口,根叔长长吸了一口气,让那香气在自己喉咙以及肺部来回萦绕,好久,才享受无比的发出一声长叹:“好茶。”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爱喝龙井。”另外一个人影,缓缓从侧室里面走出来,旁若无人地在根叔对面坐下,平声说道。

    那间侧室,赫然是之前张大少临走时回头看了一眼的方向。

    如果张大少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人影,赫然正是钟在天这老货。

    “人啊,总有一些常年改不掉的东西。”根叔和钟在天显然是熟人,连抬头看都没有看对方,再次将茶杯端起,随口答道。

    “hē hē ,是啊,有些东西是自己不想改变,有些东西,却是想改也改不了的。”钟在天似乎是在感叹,又似乎是在说些什么。

    对面的根叔还在眯着眼睛,沉浸在龙井的袅袅茶香之中,良久,方才抬起头来,一脸郑重的样子,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只有在谈论十分重要,并且自己没有把握的时候,根叔才会露出这种表情。

    “你真地决定,临时将人选换成张天?”根叔问道。

    “人你已经见了,你是怎么想的?”

    “老钟,你的眼光一向毒辣,这张天,的确不是一般的年轻人。方才我和他打了一番交道,他和那几个老家会一样难duì fù ,真是难以想象,这小子年纪轻轻,怎么会如此老成的。可以预见得到,这小子他日定非池中之物。”

    根叔想了想,方才概括性地答道,“只不过,这件事情非同小可,guān xì 重大,在zhè gè 节骨眼上将人选给换了,恐怕很多人都会暴跳如雷的。如果宝押对了还好说,可一旦是你看走眼了,那你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

    “做什么事情都是有风险的,我们活了一辈子了,风险经历得还少吗?命都不知道丢了多少次了,风险又算得了什么。”钟在天的脸上,乃是一片坚毅神色,“我们这些老家伙,只要一心为国尽忠,其他的,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你有多大把握。”

    “实不相瞒,我也不知道。”钟在天故作轻松地说道,但是根叔很清楚,钟在天心里的压力有多大,“我观察张天很久了,他最大的一个特点jiù shì ,你永远无法知道他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多少手段,每当我以为把他的老底摸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总会给我新的惊喜。

    而且话又说回来,从他biǎo xiàn 出的方方面面来看,他都比原来的人选要出色得多。这次他和3号之间的争斗,就当作是一个考验吧。”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