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老,你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张大少亲自出去将别墅的门打开,笑hē hē 地迎了上去。

    “你呀你。”钟在天伸手指着张大少,连连摇头,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你小子是吃定了我一定会来的,是不是?”

    “我哪敢。”张大少露出一脸无辜的样子来,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谎话,瞅着身边的莫少峰,道,“我是该叫你莫教官,还是叫你5号呢。”

    “张教官说笑了,我现在只是钟老的警卫员,莫教官还有5号,都和我无关。”莫少峰不动声色地说道。

    “你先在这里等着。”钟在天还真是把莫少峰当成了自己的贴身警卫,随口对莫少峰吩咐一声,而后和张大少两人,向着别墅内走去。

    韩梦怡上了茶水,两人分主客坐好,钟在天什么fèi huà 也没有,直接开门见山地道:“张天,你在底下的时间也不短了,是时候上来动动了。你不是池中之物,燕京,才是你一飞冲天的地方。”

    “钟老这话,可让我糊涂了。”张大少哪里不明白钟在天的意思,但还是在装傻,“我在荒原生活得很好,为什么要去燕京?燕京可是有许多人不希望我出现呢。”

    钟在天摇了摇头,苦笑连连,敢这么和自己耍心眼拿架子的,除了张天以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张天,我知道你是怪我lì yòng你来duì fù 3号。”钟在天倒也tòng kuài ,没有遮遮掩掩的,“不过这对你来说也是有好处的,不是吗?这其实是一件互惠互利,hé zuò 共赢的事情啊。”

    “这么说来,我倒是要感谢钟老了。”张大少厚着脸皮说道。

    钟在天的嘴角抽搐了下,长叹一口气,才又接着说道:“张天,之前的事情,算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不过燕京一行的意义,我不说你也知道,我希望你能够抓住这次机会,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这是改变你人生的机会。”

    见钟在天服软,张大少的态度方才变了,他要的,jiù shì 钟在天的道歉。虽然这老货位高权重,其中自己也能够收获一些利益,但这老货,还是把自己当作棋子玩了一把的。

    要不是老货的目的并不邪恶,也是为了自己,张大少早就duì fù 他了,而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道歉了。

    “钟老这是干什么,我可承受不起呀。”张大少的话锋直接转了,贱贱一笑说道,“我也没说不去啊。”

    “……”钟在天说不出话来了,脸都快黑了,这小子,是gù yì 让自己难堪的吧。

    “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快点出发吧,时间已经不多了。”随即钟在天瞟了张大少一眼说道。

    “别急钟老,我是没说过不去,可是我也没说过去啊。”

    “你……张天,你觉得耍我老人家很有意思是吗。”钟在天真地无语了,瞪着老眼低叫起来,要是自己再年轻十岁的话,非得上去干张大少不可。

    “别急钟老,先听我说。”见钟老被自己整得都快急了,张大少急忙摆手,给钟在天解释起来,“其实返回燕京,我早就有zhè gè dǎ suàn ,就算钟老你不说,我也肯定会huí qù 的。”

    钟在天不禁暗自点点头,张大少可是从燕京狼狈逃窜出来的,按照他的性子,是不可能就此憋在心里的,早晚他都会重返燕京的。

    “只不过钟老也知道,燕京形势复杂,凭我现在的实力,还不到huí qù 的时候。既然huí qù ,我就要风风光光地huí qù ,将燕京的事情彻底解决!”

    “张天,那场选拔赛,jiù shì 机会。”钟在天忍不住在这时候差了嘴,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只要你能够在选拔赛上好好biǎo xiàn ,进入前三,燕京就没有人敢动你。我也对你有信心,进入前三或许对别人很难,但是对你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hē hē ,谢谢钟老的抬举。”张大少打了个hā hā,而后话锋一转,道,“只不过,我在离州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办完了这件事,我才能放心地回燕京。”

    “哦,什么事情?”钟在天意味深长地瞅了张大少一眼,里面精光闪闪,他就知道,张大少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肯定会借机宰自己的,这不,果然来了。

    “除掉沙迦。”张大少轻声说道,却不容置喙。

    “你呀你,就知道给我老人家添麻烦。”钟在天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露出一脸头疼的样子,他就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zhè gè 沙迦就交给我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钟老,这样多不好意思了。”张大少得了便宜还卖着乖,不过也对钟在天答应得如此tòng kuài 感到有些yì ;,“沙迦,还是我自己解决吧,毕竟,这是私人恩怨。”

    “张天,实不相瞒,zhè gè 沙迦,早就被军方的人盯上了,要动他,是迟早的事情。”钟在天给张大少透露了一个机密,“竟然敢往天朝输入那么大量的军火,真是找死!那不仅仅是你的私人恩怨,更是军国大事。”

    钟在天这么说,张大少就放心了,那个沙迦,是死定了。

    天朝笃信枪杆子里出政权,对于枪械的管制,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要严厉,沙迦居然把他的黑手深入到天朝来,那还真是找死。

    自己这边也和钟在天打了招呼,相信这老货肯定心里有数的,离州的安全,自己是不用dān xīn 了。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钟老。”张大少忽然想起来在飞机上暗杀自己的空姐,拿出纸笔来,凭借着自己的yìn xiàng ,将那空姐画了出来,“这人是一个杀手,很可怕的杀手,擅使钢针……”

    当下张大少就将在飞机上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钟在天,钟在天听完,一脸的凝重。

    shí jì 上他这次来,也是想问问那件事情的,毕竟,飞机爆炸,乘客无一遇难,全被救下,这可是轰动无比的新闻,只是被军方压下了而已。

    初步调查,张大少jiù shì 坐的那次航班,钟在天当即bsp;bsp;,这事情,肯定和张大少脱不了guān xì ,这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只有张大少才能办得出来。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的真相居然会是张大少描述的那样。

    “钟老,有关zhè gè 人的信息,无论查到了什么,都请你通知我。”张大少郑重其事地说道。

    “放心吧,这件事情交给我了,我会亲自跟进的。”钟在天毫不犹豫地应道。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